|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三十五章发工资的效果
  工资发下去了,效果非常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农场那边根本就不用沈云芳去跟着看,这些李红军的战友哦,现在应该说是沈云芳的工人都自动自发的批命干活,根本不用人督促。

  刚来的时候这些大老爷们都觉得是来帮战友的忙,虽然说是说给高工资,但是他们心里可都是打着不要的主意的,但是一个月后,他们到底是拿了嫂子给的信封,里面那老些钱让他们觉得内疚、惭愧、感激,但是同时不得不承认,他们心里还有着一丝丝欣喜、兴奋的感觉。

  毕竟都是大老爷们,除了那一两个特殊的,剩下的人在老家都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呢,他们在心里不可避免的想,要是在嫂子这里好好干几年,是不是家里的条件就能改善了呢,是不是家里的房子就能翻修了呢,是不是孩子就能有钱上学了呢,是不是媳妇就能穿上件花衣裳了呢,是不是老娘就能舍得多吃口肉了呢

  很多很多设想在他们脑子里划过,虽然大家在明面上没说,但是心里却都下定决定,在这给嫂子好好干。

  沈云芳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个月工资发的,还有这样的好处呢。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她作为老板是喜闻乐见的。

  开荒还在继续,而她还在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眼瞅着要到七月份了,现在这个时候z省这种天气能种植的作物不多了,她计划着明年还想把猪养起来,手里没有粮食,她拿啥养猪啊,所以为了明年的计划,她还得在努把力。

  这天晚上,沈云芳两口子带着孩子过来了一趟,顺便和大家说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什么?现在种苞米,是不是晚了点。”大家听嫂子说下一步计划是想种苞米,都有些意外。

  他们都是种地的,澳门赌博网站:在老家的时候,苞米可都是四月到五月播种的,就是晚苞米差不多六月初也都播种了,现在眼瞅着就要进七月份了,这个时候种他们觉得不是时候啊。

  “确实有些晚,不过我找了这方面比较专业的同事咨询了一下,这个时候种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可能要麻烦点,种子得先侵泡,然后”沈云芳可没说谎,她真的去学校咨询过擅长这方面的老师,只是那些老师好像还在为上次她没选他们而气恼,对她的咨询很是不耐烦,直接扔给了她一本专业书籍就算完事。这让沈云芳很是无语,当同事当成她这样的也没谁了。

  “得得,嫂子,你别说了,你说咋办就咋办,你说咋种就咋种行不。”张宏文的耐性是最差的,看嫂子好像又要开始教学了,他赶紧的插话让她打住,好家伙,这要是让嫂子上起课来,每个一两个小时那是没完啊。

  好几个人都暗暗的擦了一把虚汗。

  “那行,种子啥的,我在单位已经处理过了,等明天我就给大家拿过来,咱们就开种。”沈云芳拍板决定。

  随后的半个月里,沈云芳拿了玉米种子,让大家可着劲的种,到了七月中旬才宣布停止,一共种了将近八十亩的苞米。

  当然为了能够保证玉米的出芽率和成长速度,她还花钱通过学校买了些地膜回来,扣了八十亩,远远一看白花花一片也非常的壮观了。

  七月中旬以后,沈云芳将几个人分成了两拨,第一组把地开出来后,和沈云芳学,一起在地里开始扦插金银花。

  沈云芳准备来年开春的时候就要重点整治山上,而现在育苗的金银花就是明年要用的。

  她拿来的金银花枝条都是她在首都试验田里种植所得,一直让她偷摸存到了空间里,这个时候拿出来正好用上。

  而当时种金银花也没到一亩地,一共手里有的枝条也没多少,根本不够山上种的,所以沈云芳在育苗的时候采取了两种方法。

  第一种肯定是扦插了,这个不难。

  “把枝条截成20到30厘米的长度,看着我,就这么长,一个小臂长短,然后摘去下面的叶子,把底下露出来,这样就算是弄好了。然后看着我,把枝条插进土里,在上面露出一小半就好,隔一段距离插一棵”

  大家为了尽早的不用上课,很快的就学会了扦插金银花的方法。

  第二种方法就是种子繁殖,种子的处理沈云芳自己就弄完了,这个时候就是把已经处理好的种子拿过来让大家按照方法播种就行。

  剩下的两组人满含同情的看着第一组,然后手脚利落的把嫂子拿过来的西瓜和香瓜种子种到了地里,他们可是怕慢了嫂子在过来亲自做指导的。

  在这中间,还林河上游的水库开闸放了一次水,作为这条河流周边的企业和村庄都被通知到了,就是怕到时候上游放水还有人在河里,那就危险了。当然这样的情况总会发生,因此而丧命的也不在少数。

  农场里全体员工在听到这一消息之后,都异常的兴奋,苗山更是跃跃欲试,准备下了工就去河里抓鱼去。

  沈云芳两辈子也没有看过水库放水,到是听人说过,有的水库放水后,河里的鱼多的事,一抓就是一条,所以她也很想见识这样的情景。

  当然她是个好妈妈,自己想看的估计孩子们也应该喜欢,所以回家了之后,就在饭桌上把这件事情说了。

  可想而知胖胖和满满有多么兴奋。

  “哦,太好了,明天可以玩水去喽!”两个孩子当即就开始蹦跳起来。

  “行了,别闹了,赶紧的吃饭,下午我送你们去上学的时候和老师请个假。”李红军招呼着孩子好好吃饭,眼里却都是笑意。

  “不过先说好了啊,这个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说起,要是这事传出去了,那你们两个明天就乖乖的都给我去上学去,谁也别想去玩了。”沈云芳还是要给孩子们提出些要求的,咱自己不学好没事,但是要是因为自己家孩子的炫耀带动一帮孩子都不去上学,都要跑去河边抓鱼的话那可就不好。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胖胖像模像样的,站在桌子边给妈妈敬了个军礼。

  沈云芳看了看自己家儿子,问儿子他爹,“这是你教的?”

  还没等孩子他爹搭话那,胖胖自己就招认了,“不是我爸教的,我们班同学都会敬礼,我跟他们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