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三十二章农业小课堂
  “李哥,你有啥意见不?”沈云芳心里有了计划,但是还是多嘴的问了一句。

  “呵呵,我听红军说你是农大毕业的大学生,你咋还问我呢。”李大宝咧开嘴笑道。

  “哎呀,你别听他瞎说,我这大学生也只是纸上谈兵,和种地的老庄稼把式比,我可还是差得远呢,李哥你就说说你觉得咱们应该种啥好,咱们商量商量呗。”

  “那行,我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我有啥就说啥了。现在这个时候了,地里很多作物都种不了了,要是我我就种点豆子,那东西好种还肥田,来年在这地里再种啥都能有好收成。”李大宝侃侃而谈。

  “嗯,我觉得行,在老家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中黄豆,不过那个东西就是收成不好,一亩也就能收上来百十来斤的。”郑浩这些年在家也是务农,对种地也挺在行的。

  “你家那地是啥地啊,跟咱这的地可没法比,你看看这满地黑黝黝的,一看就带劲。”张伟忠插了句话。

  “那到是。”郑浩也没生气,他们几个晚上聊天的时候也说道过这个事,这边的地确实是肥沃,比他们老家那地都强,他们没事还猜呢,这样的地种麦子或者是种水稻,那肯定得年年丰收。

  “李哥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也想着把今年能整出来的地都种上黄豆,别管最后能收获多少,能肥地不浪费就行。”沈云芳说道。“我看你们这片地已经翻一遍了,这几天抽空再给深翻一遍,然后每组抽两三个人开始背垄,等我把种子拿过来,咱们就开始种。”

  “行,正好这太阳大,前几天捡出来的草根什么的都已经晒干了,等下午的时候,咱们把这些干草扑到地里烧了,然后在深翻一遍地,把草木灰翻到地下去,这样也能当肥料用。”赵学兵也是个种田小能手,分分钟就把最有利的情况给分析出来了。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下午的时候,这些人一起把旁边已经晒干了的草洒在地里,弄出一片隔离带后,就划了火柴把草给点着了。

  留两个人看着火,剩下的人继续去干活。

  既然已经决定趁着这个时候播种黄豆,下午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在开动拖拉机,而是所有人都下地捡草根。耙子不够用,他们就轮换着用,没轮到的就坐在地里一点一点的往出拽草根。

  第二天早上,沈云芳就把黄豆种给拿来了。

  这些黄豆都是她在首都的时候,通过叶大叔收来的,后来她自己没事就把里面干瘪的都挑了出来,剩下饱满的都特殊处理过。

  她也不知道有用没用,反正她是浪费了一粒生命精华,兑了一盆子的水,把这些豆种泡了好几个小时。希望能提高产量吧。

  当然拿盆子泡完豆子的水她没有浪费,到晚上的时候,让李红军用桶拎到自家菜地里浇园子了。

  等陈静他们整出几亩田地之后,就开始了点种。

  他们几个人很多在家都是务农的,抓了一把豆种看了看就直点头,确实是好种子,各大饱满,一个个圆溜溜的看着就喜人,一看就是选出来的优质种子。

  在进行种植之前,沈云芳还特意给几个人进行了专项培训,从种子的选取、处理和播种方式都简单的说了一遍。

  “在播种前,选择优良的种子是比较重要的,种子的质量好坏直接影响着大豆的苗齐、苗壮、苗全良种也是要进行相对的处理的,要在侵泡后进行阴干,在采用含防虫、杀菌、还有微量元素或者膜性好的种衣剂进行包衣播种的时候,我想着要实施一下‘垄三’栽培法,‘垄三’你们知道吗?来我给你们简单讲讲,就是”

  在沈云芳这里觉得自己只是简单了说了一些比较基础的知识,可是听在他们一群大老爷们耳里,那无疑就是天书啊,所以他们的反应都是一愣一愣的。

  沈云芳在讲了一会儿后,也反应过来,这些糙汉子好像没听懂自己说的这些啊。

  咋办好呢?

  “我看我光说好像不太好,要不我给大家打个样,你们看我做一遍,然后按照我做的来行不?”沈云芳不确定的问了问。

  大家这回都有反应了,一直点头,他们真的听不懂,虽然觉得嫂子(云芳)这是瞎折腾,谁在家还没种过大豆咋地,但是人家是老板,人家是大学生,他们这些打工仔咋地也得让老板满意不是。

  于是那天下午,沈云芳亲自下田,给大家说了一下啥叫“垄三”栽培法,后来看大多数人还是有听没有懂,也就不费劲了,直接就开始演示。

  “看到没有,垄与垄之间不能太远了,就这么大的距离,这块地就这样了,以后你们背垄的时候注意一下垄与垄之间的距离刨坑后,每个坑里面点两三粒种子,不用放太多,放多了也是浪费,然后每个坑与每个坑之间也要隔十八到二十厘米左右,量不出来啊,那就用自己的手比划,一捺长就差不多了。”沈云芳边讲边比划,看刘致远张开他那蒲扇一般的大掌,有些挫败的说道,“你那手太大了,还是不用张开的好,直接把手放上去,一个手掌长就差不多了。”她第一次觉得上课这么累的。

  她决定暂时就交这些人怎么播种,至于田间管理这些事情,等到时候她在继续教就好了。

  教完之后,就让大家就在这一亩地的不同垄间进行实操练习,这样近距离她也能看着点,有不会的或者是做错的,她也能及时纠正。

  好在大家都是种地的,就算是听不大懂嫂子(云芳)的那些大道理,但是种地还不是那么回事,只要掌握好坑与坑之间的距离就行了呗。

  于是一下午的实践教学到最后还是很有效果的。

  这一亩地播完种后,沈云芳就让大家散开了,还是按照组去整改垄宽,然后播种。

  因为她跟他们说了,播种这个也是有奖金的,每完成一亩地的播种,就能领到一元钱的奖金,这个是和开荒的那个钱不冲突的,也就是说,把这地开出来后,在种上大豆,这组人就能拿到两元钱的奖金。

  虽然大家都说好了不能要嫂子(云芳)那么多工钱,但是这样好像有根胡萝卜在前面掉着,这些力争上游的前兵蛋子还是甩开了膀子干,都想争取那个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