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二十六章不拿豆包当干粮(给海底捞雪的加更六)
  沈云芳坐着公交车去了学校上课,虽然这几周她都很忙,不过她都尽量的不请假,今天是周二,她就上午有两节课,等上完课她就能去找白厅长问问,有没有信誉比较好的工程队。

  市政府这几年可没少搞基础建设,手里应该有几个成型的工程队的。

  到了学校,沈云芳先是去了办公室,因为是大学老师,也不坐班,所以她进办公室的机会真的不多,和办公室里面的老师也都是点头之交而已。

  不过今天进了办公室之后,沈云芳却觉得有些不一样,办公室里的老师基本上都到齐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都默不作声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埋头苦干。

  哦,当然这是沈云芳自己的感观,别人具体在干什么,她还真的不知道。

  她进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往她这看了看,然后大部分老师看是她也就看了一眼,然后就低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有几个老师平时跟她说过几句话的也都是点了点头就完事。

  沈云芳很好奇这些人都是怎么了,不过看这些人的样子也都没有和她八卦的心思,她也就安奈住自己的八卦之心。

  把包包放到自己的办公桌里面,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参考书就准备去上课了。

  “沈老师,今天早上十点咱们系里面要开会,主任让我通知你一声。”在出门之前,澳门赌博网站:沈云芳听到一个老师说话了。

  “好的,我上完课就回来参加会议。”沈云芳很淡然的回应了那个老师,然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等她上完课后回到办公室,屋里的人还是很全的,她在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了一下,心里思考着今天这出是为了哪般时,就有人来通知要开会了。

  然后她也就知道了,大家都这么严阵以待是为了什么。原来农大有了几个到首都农大交流学习的机会,学习时间为半年,出去转一圈之后,回来肯定是能更进一步的,所以所有老师都对这次机会看的很重,但是僧多肉少,他们系只分到了一个名额,这就需要从往年这些老师的工作量和业绩来分出一二三了,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民主投票,所以今天开这个会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召集所有老师进行投票。

  沈云芳这样刚刚分来的年轻老师肯定是没有机会的,但是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就没有人跟她套套近乎,要她手里的一票呢,咱好歹也是正式职工好不,也是有投票权的,咋都不把她这豆包当干粮呢。

  最后沈云芳想了很久,还是把自己的这一票投给了系主任,本来同办公室的同事她都不是很熟悉,投给谁都不好,再说大家都对她这态度,她也不能上杆子是吧。投给了系主任,别管系主任能不能去,自己就是表达一个态度,一切跟着领导走。

  投完票后,后面的事情沈云芳就没有参与了,和领导打了声招呼,她就回办公室拎着自己的包包走人了。

  “白厅长,我又来了,又要给您添麻烦了。”沈云芳顺利的走进了市政府大院,在一楼白厅长的办公室成功的见到了要找的人。

  “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沈啊,快进来,快进来。”白厅长一看来的是沈云芳也是热情的站起来迎接。

  “您在忙着吗,我来会不会打扰到您啊?”沈云芳听话的走进了办公室,但是嘴里还客气着。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为你们排忧解难就是我的工作,怎么的,是来问那批进口的机械的是吧,别着急,已经有了眉目,上面说了,差不多一个月后就能运到咱们z省了。”白厅长还以为她是来问在国外定的那批收割机什么的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白厅长我今天来找您还有点别的事。”沈云芳坐在了他的对面。

  “哦,什么事?你说说。”白厅长一听她还有别的事也没敢当即就答应下来,接触这些次他也看明白了,这个沈云芳一点都不简单啊。

  “是这么回事,我想尽快把我的农场开办起来,毕竟这承包费什么的算起来每年都不少钱呢”

  “是开农场的手续没有办下来吗,这个没有问题,我去打个招呼应该就可以了。”白厅长听了当下就答应要帮忙。

  “不是的,那些手续有领导们给我开绿灯,我早就已经办下来了,现在我想着的是要把荒地开垦出来,这不过两天我雇的人就会过来开工了,但是你也知道,那边就是一片荒地,我总不能让工人晚上都露宿荒野吧,所以就想尽快找人在那边选块地方把员工的宿舍盖起来,可是你也知道,我刚来z省没多长时间,这么邻跟前就让找能盖房子的施工队我还真的没有抓头,就想着来求白厅长在帮帮忙,有没有资质比较好、信用比较高的工程队给介绍介绍。”沈云芳简单的说了一下。

  “嗯,这个你还真问对人了,去年给西城区那边搞建设的那个工程队的老板我还真认识,那个老板人很不错,干活也实在,你等等啊,我这还有他的电话呢,要不这样,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跟你详细的谈一谈。”白厅长觉得这真不是啥难事,马上走到自己办公桌边,翻找起电话来。

  “那就太谢谢您了。”能马上见到人沈云芳当然是高兴的。

  于是白厅长就打了个电话,和那边简单的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那边答应马上过来。

  半个小时后,白厅长的办公室里又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经过白厅长的介绍,这人就是个包工头,叫张斌,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汉子,算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比较敢想敢干,第一批从农村走出来的人。

  沈云芳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中午了,“白厅长都到这个点了,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吃口便饭吧,咱们边吃边说,您看怎么样?”话是对着白厅长说的,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在询问张斌。

  “哈哈,还是小沈想的周到,走我这个地头蛇请你们两个去吃一顿午饭。”白厅长也不是拘泥的人,笑呵呵的就说要他请客。

  剩下两人当然不能让领导掏钱请吃饭,只是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都很顺从的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