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零九章我们摔倒了
  这批家具搬回家属区的时候,再次引起了一次轰动。这次来看热闹的人更多,毕竟这么多家具,那是整整拉了一大车的。

  李红军在下面指挥,好几个小士兵帮着往楼上抬,沈云芳在楼上告诉小士兵怎么摆。楼下大客车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军嫂。

  “这家具好是好,咋没上漆呢,这大头都花了,还差这一嘚瑟了。”现在可不流行原木家具。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听说这是人家李团长的小媳妇提议要的,说是什么来着?”这个是只有一知半解的。

  “油漆有味不喜欢。”这是知情人。

  “这李团长家可真是有钱。”这是个羡慕的声音。

  “那可不,前几天刚看他们家搬回来了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这才隔几天啊,又打了这么多的家具。”

  “我听曲姐说,李团长家还有台彩色电视呢。”

  “哎呀,这可不得了了,这李团长家是地主咋地,咋这么有钱呢。”

  “哎,别瞎说,要是地主成分,咋能来当兵啊,早几年早拉出去批斗了。”

  “那他家咋那么有钱?”

  确实,都是当兵的,他们这些人刚刚勉强吃饱饭,就算是宽裕的人家也才做几件漂亮衣服穿穿,人家李团长家咋就这么能耐呢,这可是啥都有了,估计比师长家都阔绰。

  看着小士兵把最后一个椅子放好后,沈云芳笑着就把人送了出去。

  “小沈,你家这么让你一弄,可是真漂亮。”说话的是沈云芳家对门的嫂子陈招娣,男人和李红军并不是一个团的,不过这两口子为人都不错,沈云芳和她接触过几次之后,和她也算熟悉了,今天家里有事,陈嫂子就主动过来帮忙了。

  当然,沈云芳来这一个月,处得来的除了对门的陈嫂子之外,还有几个谈得来的军嫂,不过大多数是农村的,城里的基本上都有工作,和沈云芳这成天白天出来晃悠的人还真的没什么交际。

  “漂亮啥啊,就是看着整齐了一些。”沈云芳谦虚的说,“陈嫂子,你家是不是有缝纫机啊,能不能借我用用,我想做点桌布和沙发罩什么的。”

  “行啊,不过你会做吗?”陈嫂子有些怀疑打看着她,听说她是从农村出来的,那自己做点针线活啥的应该是会,但是听说她还是个大学生,学习那么好,估计肯定是很用功的,这样的话,会不会针线活还真不好说。

  沈云芳有些尴尬,她对针线活还真的不太在行,不过要说不会做吧,也会点,就是做的不是那么精细。

  陈嫂子一看她那样就知道是咋回事了,“呵呵,让你这个大学生拿针线还真的难为你了,行了,你想做什么,怎么个做法跟嫂子说,嫂子帮你做。”

  “那可是太好了。”沈云芳真是高兴,她还寻思这缝纫机好不好学呢,现在不用担心了。

  正好李红军也上来了,沈云芳跟他交代一声,让他在家看孩子,她拿着好几块花布就去了对门陈嫂子家。

  “做啥样的,你说吧。”陈嫂子把缝纫机支好了之后,就问沈云芳想做啥。

  沈云芳觉得自己说可能说不清楚,所以拿了一叠纸,把自己要铺在桌子上的桌布样式和窗帘样式都画了出来。

  “嫂子,能看懂不,你先给我做这两样吧。”沈云芳把手里的图纸往陈嫂子面前送了送。

  “都画的那么清楚了,咋能还看不懂。”陈嫂子被沈云芳露的这手震惊到了,“小沈啊,你画的可真好,这也是学校里教的?”她就看小沈拿着笔在那刷刷几笔就画出来了,那么简单,可是看起来却跟真的一样,她这心里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没有,这是我自己乱画的。”学农业的,和画画真的联系不上啊。

  “哎呀,你这乱画的都比别人强多了。”陈嫂子接过沈云芳递过来的一块花布,又要说不出话来了,“啥?小沈啊,你拿这么好的花布铺桌子上?这太白瞎了吧。”

  沈云芳拿出来的是一块白底小蓝花的斜纹棉布,在现在人眼里,这布就是留着做衬衫都是块好布料的。

  “不白瞎,即使好看我才放到明面上铺着呢,这样赏心悦目的,我看着都能多吃一碗饭。”

  陈嫂子撇了撇嘴,“要是我就更不能铺了,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我家那三个淘小子,一人多吃一碗,我家这日子就没发过了。”

  沈云芳听了哈哈大笑,可不是吗,要是多吃碗饭,对别人家确实是负担啊。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半个小时不到,就把沈云芳要的桌布和窗帘给做了出来。沈云芳把东西拿回家试了试,效果很不错,她又让李红军照着桌子的大小剪了一块厚厚的塑料布放到了上面,这桌子把整个厨房都显得亮堂了不少。

  她又去卧室里把窗帘挂了起来,整个卧室都显得更加温馨。

  “媳妇,你先别管那些,先把咱们的床给铺好啊,我都把床板擦了好几遍了。”李红军对于自己家这一看就非常结实的大床非常满意,就等着晚上和媳妇试试它是不是和看上去的那样结实。

  “嗯,行,马上就铺。”沈云芳还没理解他的意思,傻傻的就开了柜子把被褥什么的都掏了出来,一层层的往床上铺。

  褥子是早就在首都的时候做好的,大小是按照一米八大小做的,一个褥子她用了十二斤棉花,可想而知它的厚度了。

  然后她有拿出来一个漂亮的小粉花床单扑了上去,同色系的枕头往床头衣摆,然后就是一床双人被,也罩上了和床单一样花色的被罩,两边还稍微耷拉了一点,看上去这个大床比别人家新结婚的新床都漂亮。

  李红军也喜欢,不过他是想象到自己媳妇光着身子躺在这些小粉花里的样子,心痒难耐。

  “媳妇,咱俩的床真好看,来你躺在着,我在看看。”李红军说干就干,澳门赌博网站:顺手就把自己媳妇按在刚铺好的大床上。

  “哎,你这人没个正溜,干什么呢?”沈云芳被他压在床上,没好气的骂道。

  “我就是想这个花可真好看,要是把你摆在上面,肯定更好看,媳妇,媳妇,来,我帮你脱衣服。”李红军没皮没脸的凑了过来,伸手就想把媳妇脱光。

  “你别,小心”沈云芳本来想说你还没关门呢,结果她提醒的话还没说出来呢,卧室的门就被两个孩子推开了。

  “爸爸,你在干什么,压着妈妈干嘛?”胖胖不明所以的问道。

  “没有,妈妈铺床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爸爸想扶妈妈起来,结果也没站稳,也摔倒了。”李红军把头闷在被子上,心里无限哀嚎,但是嘴里还得一本正经的解释。

  “哦,爸爸可太不小心了,要是把妈妈压坏了怎么办。”胖胖很不认同的批评着。

  “对啊,妈妈,你快起来,快给满满也铺床好吗,满满要上床上玩。”满满对于和哥哥的小床是爱的不行,但是床上没有被子,躺着太疼了,这才来找妈妈。

  “好的,宝贝,妈妈现在就给你和哥哥铺床去好吗。”沈云芳一脸淡定的从某人的身下钻出来,决定白天和李红军这人离远点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