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百零八章收拾
  这几个城里的军嫂跟沈云芳打听了不少首都的事情,到最后也弄不清她们这次来是显示优越感来了,还是求人来了。

  沈云芳可不管这些,反正本着的原则就是不能吃亏,你要是拿话挤兑我,那我也说几句刺激刺激你,你要是好言好语的,我也对你热情招待。

  方燕和张萍后来还算是好,只有那个曲繁花,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和那些大娘大妈接触多了,也学到了那些不好的习气,总想在言语上踩沈云芳这个农村出身的团长夫人几脚。而且还很不要脸的问了好几次沈云芳能不能弄来电视票,要是能弄来,就帮着弄几张。

  听好了,她一张嘴就是让沈云芳给弄几张,这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沈云芳当然不能搭她那个茬,凭啥人家瞧不起自己,自己还要给她卖命啊,美不死你。

  沈云芳客气的和大家聊了十多分钟,就说有事把几个人请走了。

  她五感灵敏,刚刚关上家门就听到外面曲繁花抱怨的声音,“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农村人,做事就是差劲,还一点都不讲究,咱们好心好意来看她,她居然连点水果糕点什么都没给咱们端,还没说几句话呢就把咱们撵出来了,啥有事啊,当咱们都听不出来她那是撵人呢。”

  “行了,别说了,还在人家门口呢,让人家听到多不好。”这是方燕的声音。

  “听到就听到,能咋地我,不就是她男人比我男人官大吗,那能咋样,还不是泥腿子。”曲繁花的声音越来越小。

  半个小时后李红军领着两个玩疯了的孩子回家了。

  沈云芳絮絮叨叨的把刚刚发生的事跟自己家李红军说了。最后得到李红军的最新指示,“别管那些老娘们,一个个的不学好,就仗着那个城里人的身份作威作福,给自己男人拖后腿,我看他们娶了这样的媳妇,他们男人以后也没啥大出息了。”这是把错都记到了他们男人头上了。自己媳妇刚来,她们就来找麻烦,可不就是看不起自己,看自己好欺负吗,那就以后走着瞧。

  沈云芳满意了,自己受委屈了,自己家男人就得站出来给自己做主,要不还要他干啥。

  过后,在开学之前,李红军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去拜访了上级,还有其他几个团的团长,沈云芳跟着去就是做夫人外交的,不过她也发现了,这男人官职做大了,自然而然的媳妇这素质也上去了,这几个团长夫人,虽然都不是很热情,也有两个比较高傲,但是却都自持身份,没有对沈云芳冷言冷语。沈云芳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又不打算深交成为莫逆,就这样淡淡的就很好。

  李红军带着媳妇孩子在军区里溜达了一圈之后,就任其发展了。

  沈云芳看这边没事了,就天天的带着孩子出去逛街,顺便去了z省农业大学报道,就等着开学之后给她分课就好。

  过了几天,李红军找的几个小士兵用了一天时间,就把他们家从里到外的给粉刷了一遍,这个时候没有别的涂料,就是白石灰,刷了之后,确实挺白的,但是不能碰,一碰就蹭一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就这条件,就是想花钱也找不到好涂料啊。

  那天沈云芳在家里给这几个小战士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澳门赌博网站:人家给自己家干活,免费的,自己要是不表示表示还真是过意不去。当然在小战士临走之前,她也是给每个小战士塞了一个红包的,但是这几个小战士都脸红红的把红包扔下就跑了,说啥都不要,说是要了就违反纪律了。

  李红军回来后,沈云芳就跟他把这事说了,总觉得让人家来干活,一点钱不给她这心里总觉得是欠了别人,这样不好。

  李红军听了想了想,部队确实有这个规定,不过私下里关系处的好,给人买点礼物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这下沈云芳有了方向,过后拉着自己俩孩子又开始出去逛了,给人家选礼物也是个大工程啊。

  后来沈云芳确实给那五个小战士都买了点礼物,不是很值钱,但是却都很实用,送礼也是门艺术,得送到人心坎上去。

  之后,李红军趁着休息的时间,去县里百货商店把冰箱和洗衣机拉了回来,从楼下往上扛的时候,让很多人都看到了,知道是冰箱和洗衣机之后,很多人是羡慕嫉妒恨啊,让他们家又出了一把名。

  沈云芳可没管那些,电器到了家后,她指挥李红军摆好位置,就插电试运行,确定好使了这才安心。

  第二天她就去了杨师傅那里,过去之后,自己家打的所有家具都已经有了雏形,正放在院子里。

  沈云芳一个一个的看,然后不得不赞叹杨师傅的手艺非常好,所有家具都没用到一个铆钉,她上去试了试,所有家具都很是结实。

  “怎么样,样式没错吧。”杨师傅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

  “嗯,没错,都挺好的。”沈云芳打开四开门的大立柜看了看,里面的隔断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思设计的,就是中间的那根挂衣服的棍都是樟木做的,真是太贴心了。

  “那行,你要是没问题,我就让我儿子开始上漆了。”杨师傅笑着说道。

  他这些天虽然是辛苦,但是却高兴着,就这些家具,他每做完一样就摆出来一样在院子里,这半个月以来,已经有好几个人来打听价格了,都看好了这些样式的家具,可以想象到,以后他家的生意肯定不会差了。

  沈云芳看了看这些还是原木色的家具,杨师傅给她拿的上好的松木打的家具,这个可是好木料,要是上色了,可是白瞎了,再说油漆的味道对人身体也不好,还不如就这么原色原味的呢,后世也很流行这种裸色的家具。

  “杨师傅,这些家具不用上漆,就这种颜色就行。”

  “啥,不上漆,就这个木头色就行?”杨师傅惊讶了。

  “对,我不喜欢油漆味,而且这种原色很不错,摆在家里很特别的,就这样吧,你就帮我把家具都磨的光滑点就行。”沈云芳交代着。

  杨师傅不是很能理解她的想法,但是人家是雇主,是老大,人家咋说他就咋做,“行,你要是不上色,那我就给你打打磨。”

  他是说干就干,叫来儿子和一个学徒工,拿起粗砂纸就开始打磨了起来。打磨也是有讲究的,先是要用粗砂纸打磨一遍,然后再用细砂纸打磨,之后要是还不平,就要抹一层腻子继续打磨。

  沈云芳就在边上看着,就没让他们用腻子找平,直接用细砂纸打磨完就算完事。但是后来听杨师傅建议,最后还是在家具上刷了一层亮油,这是为了保护家具的。沈云芳闻了闻亮油,没什么味道,就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