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九十二章人多了事就多了
  人来多了,那么原来的分配方案就不太合适了,沈云芳两口子和马立国两口子碰头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采取按劳分配的方法结算工资。 一看书 ·1k anshu·

  因为这不是沈云芳自己的生意,所以没有办法让来的这些人都参一股进去,所以他们现在卖货,那就只能是给工钱。

  沈云芳提出,卖货就以家为单位,每天拿货多少斤都要记录,回来后交相应的货款,然后每斤鱼给卖货的人五分钱提成,这样卖得越多挣的越多。

  开始王丹还有些不高兴,卖一斤鱼才给五分钱的工钱,那一天才能挣几块钱啊。不过她不高兴也就不高兴了一天,第二天就高高兴兴的推着鱼出去卖去了。

  因为他们的货种类比较全,价格也不贵,严格的说起来,比副食公司的鱼卖的还便宜点呢。再有就是现在是年前,大家都要买年货,而且现在这个天气,就是多买点早买点也没事,扔到凉台上就能冻住,所以他们的鱼虾卖的很好。

  王丹第一天出摊,不是喊着让人来卖,而是她把三轮车推进某个楼区,就被老娘们一窝蜂的给围住了,然后就是你要一条,我要两条的,把一车的海鲜都给瓜分了,还有没买到的人,现跟她订货,她和李红星两个下午又推了一车海鱼过去也都卖完了。

  一天算下来,别看她每斤挣的少,但是架不住量多啊,这一天,她就赚了十多块,把她乐得都要蹦高高了,心里一个劲的给自己点赞,来二弟妹这里就来对了。

  要知道这十多块钱她就是干挣的,在这边吃住都在二弟那里,一分钱不用花的。 要看书 w ww·1kanshu·

  王丹这人虽然有些市侩,但是她也是个心思活泛的人,第一天他们两口子一起推车去卖鱼,第二天她就改变了策略。

  先是两口子推一车鱼虾找了个市场,卸了货之后,她蹲守卖货,让李红星回家再去装一车,等他回来之后,她就让男人在这守着摊子,她自己推着三轮车扎到楼区里,这活还就她能干,因为她嘴皮子厉害,脸皮还厚,遇到啥人都能说上几句话,所以她出去跑。这一天下来,两口子两个地方卖鱼,挣两份钱。晚上一算账,好家伙,挣了将近三十多块。

  其他几家人还真的就没有王丹这本事,也学着她的方法,一个人出去跑,一个人摆摊,到最后一天也都是挣二十多块钱。

  王丹为自己能拔得头筹而沾沾自喜。

  家里这边,沈云芳是不出去跑的,没课了就在四合院这边蹲守,给大家过秤记录,晚上收钱算账发工资,最主要的就是等着大鱼上钩。

  果然没几天,就有一些单位的后勤人员或者是采购部找到四合院这边了。当然这几个人里面大多数都是首都周边城镇的人,首都本地的还真没几个。估计大单位都有自己的门路弄这些福利。

  沈云芳热情招待,商谈价格,回头就让马立国立马去纸壳厂定箱子,要让自己的商品上档次卖个好价钱,那就必须把包装弄好了。

  在阳历年过去李红军走了之后,第一车皮将近六十吨的海鱼都销售一空,还有好几个单位等着他们的海鱼呢。

  八二年的一月五号,沈云芳又接到了三车皮的海货。

  忙忙碌碌的装箱运走,收钱点货,到十五号几家人从老家带着孩子过来的时候,一共四车皮的海货,卖的就剩下不到一车皮了,当然他们两家投入的本钱在第一车皮海货卖出去之后已经赚回来了。

  人员都到齐了之后,沈云芳又给大家重新进行了分工,然后各就各位,开始按照往年的套路开始卖货。

  今年等人到齐了之后,沈云芳和马立国给李大姐和大栓开了个会,四个人碰了下头,把今年如何合作和分钱的事情说了一下。

  海货和鞭炮的生意肯定就是沈云芳和马立国两家的了,李大姐和大栓都插不上脚,春联生意还像去年一样,李大姐和大栓的本钱沈云芳直接从他们去年留下的钱里面扣了,然后最后的利润四家分。

  商量好了之后,沈云芳特意嘱咐两个人,这事他们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要出去说,毕竟今年不只是他们四家,还有别人在,要是让别人知道这事,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明面上就沈云芳和马立国两个老板,剩下的人都是打工的,这样就不会起纷争。李大姐和大栓纷纷点头同意,表示一定闭紧嘴巴,闷头发大财。

  最后马立国还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就是去年留下的钱,都给他们每家在首都买了套房子,都是楼房,现在也都过完户了,他们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看看。然后研究一下这房子要干什么,是空着还是收拾收拾租出去都由他们自己决定。

  这些都说明白之后,沈云芳就放松了下来,每天就给大家拿拿货,记记账,然后就跟着王大娘一起在家看孩子做饭。

  因为前两年的铺垫,所以今年的对联和鞭炮生意主要是走批发路线,沈云芳在家就是等着人家来批发的。

  在年前十天左右,每家留了女人在城里摆摊,剩下的男人都推着车一起去赶集卖货去了。因为吸取了去年沈云芳差点被劫的经验,今年大家去乡下赶集都是成帮结伙的,这样就是有人眼红也不敢打主意。

  对于这样成帮结伙一起卖货的形式王丹这个大嫂曾经提出过抗议,这样大帮哄的卖了鱼算谁的?要是所有去的人平分,那她家不就吃亏了?要知道这些天看了笔记本上的记录,王丹两口子每天卖的货是最多的,怪不得她不干了,觉得吃亏了。

  对于这个事情,沈云芳最开始的时候还真没当回事,毕竟几家人前几次合作的都很愉快,大家也都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主要是之前也不是这个提成制度,大家都是老板,所以也没人偷懒,也没人提出不公什么的。但是现在不都是老板了,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问题出现了,就要想办法解决。

  沈云芳和马立国研究了一下,决定,出去赶集的人没法按提成来给钱,那就直接按天给工钱,每人一天十块,卖的超出一千斤之后,一斤给五分钱提成,这些提成所有去赶集的人平分。

  王丹两口子要是觉得这样还不公平的话,可以不参与的,他们两口子完全可以还像原来一样在城里这边摆摊卖货的。

  王丹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吃亏呢,她算了算,然后就让自己家男人跟着去赶集了,她自己则要了一辆三轮车继续走街串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