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七十三章你要是能等就行
  小卷女人虽然面朝里躺着,但是耳朵却是竖着听的贼认真,听沈云芳说她男人是当兵的,不屑的撇了撇嘴,一个臭当兵的有啥牛的。 一看书 w ww·1 kanshu·

  可是有人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我刚刚就看不来你男人肯定是当兵的,就是躺着都能感觉出和普通人不一样。”白厅长笑呵呵的探头出来看李红军,“哎,小伙子,你在哪当兵啊。”

  两个男人就这么聊了起来,随后当白厅长知道李红军这是战场上负重伤下来准备转院去首都治疗的时候肃然起敬。

  说着说着,眼看着就要晚上八点了,窗户外面已经黑了下来。

  广播里通知,一个小时候将关灯,让还没有洗漱的旅客抓紧时间。

  沈云芳赶紧的从自己的黑兜子里(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把保温桶拿了出来,准备伺候李红军吃饭。

  “你们还没吃饭呢啊?”白厅长还以为他们已经吃过了呢。

  “我们上车的时候刚吃完午餐,上来就睡觉,也不饿,现在啊,也刚有点感觉。”李红军很愿意和这个白厅长聊天,也觉得这个人很不错,所以话也就比平时多了点。

  沈云芳动手把小桌子收拾了一下,也就是直接摞一摞,把自己的保温桶放了上去,然后拧开,饺子味道就飘了出来。

  “呦,你们这伙食不错了,饺子。”白厅长像老小孩一样,还探头往保温桶里看了看。

  “白叔要是不嫌弃就一起吃点吧。壹 看书 w ww·1kanshu·”沈云芳客气的让一让,一般人都不能吃别人的东西,特别是人家那么大的领**,啥没吃过啊,哪可能看上他们这三瓜两枣的。

  “不用,不用,我也是上车前刚吃过,岁数大了,晚上睡觉前要是吃多了就得积食,难受。”白厅长摆了摆手,“你们不用管我,澳门赌博网站:赶紧的吃吧,一会儿就熄灯了。”

  沈云芳也不在客气了,把李红军扶起来之后,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来。

  白厅长可能也是觉得人家小两口吃东西,他在上面看着有些不自在,就下来穿上鞋,去洗漱了。

  沈云芳看对面上铺的女人面对着里面好像睡着了一样,她就从空间里拿出一碗汤来,两个人分着喝了。

  她也不怕上铺的女人是装睡,反正只要不让人看见就可以了,听到了没事,可以不承认吗。

  李红军惯着媳妇,对于她这种不安全的行为虽然很不认同,但是看媳妇喝的很开心,也只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帮媳妇放哨了,嗯,当然嘴上不能闲着。

  沈云芳把汤喝完了就把碗放回了空间里,然后两个人继续吃饺子。

  他们俩都是能吃的,一小桶饺子根本不够他们吃的,沈云芳就边吃边往保温桶里添。等白厅长洗漱回来的时候,他们保温桶里还剩下半桶饺子呢。

  白厅长闻着饺子里的肉味,决定还是去厕所蹲一会儿吧。

  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小两口终于是吃完了饭,沈云芳正在收拾保温桶。

  “洗漱间现在正好人少,你们赶紧的去吧。”白厅长脱了鞋爬到了上铺。

  “哎,那太好了,我们家李红军可是不能被挤到。”沈云芳说着把李红军扶起来,然后拿着洗漱用品两个人就去洗漱了。

  等熄灯了之后,白厅长还是性质很高,和李红军两口子天南地北的说了好长时间,几个人都很有社会经验,聊谈的时候都是避着一些敏感话题的,到是聊的很投机。

  第二天,沈云芳上铺的小卷女人也不自觉的加入了他们聊天的行列,毕竟装睡也不能装两天啊,那躺在床上不得发霉啊。

  在聊天中得知,小卷女人姓袁,叫袁丽书,是首都电力局的一个主任,这次是回老家探亲的。

  通过聊天,沈云芳发现这个袁大姐是属于处在时尚前端的女人,自己工作好,难免就有些自得,也是平时被手底下的人惯的,有些找不着北了,看人总喜欢仰着下巴。

  但是要说这人是坏人还真是说不上,当然也可能是沈云芳和她接触少,看不到本质,不过沈云芳到不像开始一样挤兑袁丽书了,而袁丽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脾气和性情都收敛了很多,和大家聊天的时候也热情了很多。到是让这几个目的地都是首都的人在剩下的一天半中相处融洽。

  剩下的一天半,袁主任和白厅长都是去餐车上吃饭的,沈云芳跟他们一起去餐车,但是打了饭她就回来吃,因为李红军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去餐车上吃。

  当然虽然去打了饭菜,但是小两口具体关上门吃了什么,也只有他们两口子知道。

  到最后一天,火车中午十一点多到站。

  沈云芳从早上起来就开始收拾东西,她上铺的袁主任也是这样,毕竟她把她包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拿了出来,不早收拾不行啊。

  袁丽书看了看自己的包,又看了看沈云芳的包,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声的和沈云芳问道:“小沈啊,我跟你说个事。”

  “袁主任你说。”自从知道了袁丽书的名字和职位之后,她就不再叫人家大姐了,那是老百姓的叫法,跟领**还是要带职位才够正式。

  “呵呵,我听说你家是农村的,白厅长也说了,现在农村的地都是自己的了,粮食打的也多,我就想问问,你家有没有多余的粮食啊,要是有能卖给我点不,我不白要,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不差钱,要是你缺什么票啊的,我也能帮你弄点。”袁丽书家里人比较多,她和男人的口粮每个月都会分给婆家和娘家一点,所以她家的粮食总是捉襟见肘,她有的时候也会去黑市上冒险,但是她又心疼那贵了好几倍的钱,现在见到这个小沈好像也不是那么难说话,就想能不能让她给自己弄点粮食啊,老农民不就有这点用处吗。

  车厢里的人听了她的话之后都是一愣,沈云芳和李红军对了一下眼睛,她就笑了笑,“袁主任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你找错人了,我原来是农村的,也种地,可是现在我考大学了,户口早就是城里的了,根本没有地种了。不过我大学学的是农业,你要是能等,等我毕业了之后,我肯定得响应国家号召去种点地,到那时候袁主任要买粮的话,我肯定给你送到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