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七十二章广撒网
  “算了,你不愿意收就这样吧,我对付对付就行了。Δ┡eΔ wwㄟom”小卷女人说的好像挺委屈一样。

  “那行,大姐你要是还有啥事你就说啊。”沈云芳始终都保持着微笑。

  小卷女人没说别的了,把自己在小桌子上的东西摞了摞,空出地方把饭盒放了下来,她轻轻掀开铝制饭盒,一阵饭香飘了出来,她用余光看着沈云芳的反应。

  这就是她的目的,她看不起人,虽然软卧里面基本上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旅客,但是她怎么看下面夫妻俩都不是啥有权势的人,所以才特意把饭菜打回来吃,想看看她啥反应。

  如果他们露出羡慕或者是忍耐的样子,就能证明这两个人是在这滥竽充数的。其实人家是不是滥竽充数跟她真的关系不大,她也就是想在沈云芳身上找点优越感而已。她想看到沈云芳对她露出羡慕的眼神,想看到沈云芳嫉妒她的表情,想看到沈云芳对她露出讨好的笑容。

  不过她的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沈云芳坐在靠过道这边,低头认真的看书,或者时不时的看一下对面李红军的情况,总之她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小卷女人还以为沈云芳是装的呢,听到自己吃饭的声音,他们还不得馋的流哈拉子啊。所以她就很高兴的吃了起来,中间为了表达这饭菜好吃,她还故意吧嗒一下嘴。

  沈云芳听了嘴角直抽,领导干部不都是讲究形象的吗,咋还不如老百姓讲究呢。

  还有她打的到底是啥菜啊,葱味这么浓,整个车厢里都是这个味道了。

  沈云芳有些受不了的穿鞋下地。

  小卷女人还以为自己计划成功了呢,饭也不吃了,等着沈云芳张嘴。

  结果沈云芳下了地后,弯身把李红军的毛巾被拉了起来,盖住了他的身子,“这车厢里味道太大了,我开开门放放味,你盖上点别被风吹到了。”

  “没事。”李红军觉得自己恢复的不错,吹点风没事。

  “这可大意不得,你现在的身体要是在伤风了可不得了。”还是小心为上。

  沈云芳把被给李红军盖好后,回身就把车厢的门拉开,这样里外窗户都开了,空气形成对流,味道很快就被风吹走了。

  小卷女人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看了看那对夫妻,又看了看自己饭盒里的饭菜,突然之间就没有了胃口。草草的几筷子扒拉完饭菜之后,就拿着饭盒出去刷去了。

  不一会儿火车停了,一位头有些花白的男人拎着包走到了沈云芳她们所在的车厢里,沈云芳一看就知道应该是李红军上铺的旅客。

  “大爷,您能睡上铺吗?要是不行,咱俩就换换,你睡我的下铺。”人家头都白了,沈云芳觉得作为中华儿女,她应当挥一些咱的优良传统,尊老爱幼。

  白头男人回头笑了笑,说道:“同志,谢谢你了,不过不用,我还没那么老,你也别管我叫大爷,我不高兴,叫我大叔就行。”

  沈云芳噗嗤一声笑了,这人还挺幽默的,“哎,那行,大叔您这腿脚可是够轻便的。”

  白头男人把包往行李架上一放,脱了鞋,几下子就爬到了上铺。

  “别看我白头多,我这是少白头,我今年才五十,腿脚好着呢。”白头大叔不服老的说道。

  小卷女人这个时候端着饭盒也回来了,因为车厢的门没有关,所以离老远她就听到沈云芳主动要和人换铺位的事,她的鼻子都要气歪了,这不是欺负人吗,她求着要换铺位那个女人就不换,这来了别人,人家还没说要换呢,那个女人就主动要换,澳门赌博网站:怎么的来人官职比她大呗。

  小卷女人气呼呼的进了包厢,把自己的饭盒往小桌子上一扔,出咣当一声响,以此表示她心里的不愤。

  沈云芳拿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这人真的是领导吗,就这脾气,能爬到今年没让人整下去,这能说她傻人有傻福了。

  小卷女人瞪了沈云芳和对面床铺上的老头一眼,这才气鼓鼓的爬山床铺躺着去了。

  白大叔等小卷女人翻过身面朝里了,这才跟沈云芳挤眉弄眼的,问她这人咋回事。

  沈云芳就也是无辜的摇了摇头,自己也不知道啊,这人我不熟啊。

  白大叔嘿嘿一笑,也就不在猜测了,而是和沈云芳及李红军聊了起来。

  这个白大叔就姓白,叫白国庆,是z省农业厅厅长,这次是到各个省市考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情况,原本他也不是一个人,结果中途出了点问题,他的手下都提前回去了,就留他自己最后走。

  沈云芳对于现在全国推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很感兴趣,看书了解是一回事,真正看到的经历过的又是另一回事。

  白大叔很是能说,从集体经济坚持公有化,坚持统一经营、统一核算说道如何将畜牧业养殖业和副业生产任务承包等等。

  沈云芳两口子听的津津有味,也看出来这个白大叔绝对不是草包,绝对是一个能干实事的领导。

  沈云芳心里想着怪不得z省后世在农业上展那么迅呢,有这样的一个了解农业、热爱农业的好领导给开了个好头,老百姓不愁日子过不好。

  “白叔你走了这么多个省,也看了不少,一定是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了吧。”沈云芳试探的问道。

  “呵呵,其实我们z省的包产到户早在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了,我这次出去只是想看看别的省份还有没有别的好的经验,这个事情不小,关系到每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咱们不能闭门造车,得学习学习别人家的好经验。”老白同志是个好同志好领导,他真是一门心思为了老百姓着想。

  “白叔你说的太对了。”沈云芳真心的对他举了举大拇指。“那以后z省除了农民可以承包土地之外,别人可不可以也去承包土地呢?”

  “哦,听小沈的意思,你也想承包土地种地?”白厅长一脸审视。

  “对啊,我就是读农业的,我想着不能读死书、死读书,就想把我所学的应用到实践当中去。”沈云芳一点都没隐瞒自己的小心思,她就是想找块好地方开一个农场,自己以后就做个农场主。

  “有志气,像你这种女孩子很少会有这样的想法。”白厅长很是中肯的说道,现在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大学生就没有人会想毕业之后还回到农村去种地的。

  “哈哈,我也就是先打听一下,我爱人是军人,我现在上学,等毕业了之后肯定是要随军的,所以现在我属于是广撒网,到最后到哪去还得看他。”沈云芳也很实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