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七十一章见到啥极品人物我都不怵
  “这位小同志,你看我这么大岁数的上下的也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烦你跟我串一下铺位?”小卷女人堆着笑容跟沈云芳商量着。e小说ww w 1xiaoshuo

  沈云芳听了到真是抬头看了看她,“大姐,真是不好意思,要是平时,你要是这么说,我跟你换换铺位也没啥,但是我爱人现在受伤,起身都是我在旁边伺候,我住上铺实在是不太方便,所以只能不好意思了。”沈云芳态度也很好,人家跟她客客气气的,那她也满脸的笑容。

  小卷女人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知道自己的目的达不到了,干脆也不笑了,直接就撂脸子,把着把手踩着脚蹬蹭蹭蹭的就上上铺去了。

  “现在的小年轻啊,一点都没有素质。”她嘟嘟囔囔的,说话声不大,却让沈云芳能听到。

  沈云芳笑出声来,“大姐,我看你这腿脚比我还利索啊,是不是练过啊。”

  小娟女人在上面听了,可不认为自己是被夸了,可是她也自持领导身份,不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样扯脖子跟人喊啊。

  “我又不是耍猴的。”语气有些不好。

  “大姐,你可不能这么比,耍猴的哪能跟你这身手比啊。”沈云芳就当没听到上面的不高兴,还是笑呵呵的说道。

  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去的唠了几句半生不熟的磕,然后车厢里就陷入了沉默。

  上面的小卷女人气的脸色都变了,但是却不好和下面的沈云芳翻脸,毕竟沈云芳真没说啥不好听的话,而且说话的语气特别好,让她想挑刺都挑不出来。

  不过她也看出来了,下面的沈云芳绝对不是软柿子,她现在被堵的干脆闭上嘴了,说不过你我不说话顶天了。

  下面的沈云芳就是这个目的,上铺的女人一来就挑这挑那的,为了接下来两天两宿的消停,她只能是先出手把这人制服了才行。

  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李红军醒了。

  他一动,沈云芳就现了,“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的?”

  “没事,哪都挺好的,没不舒服的。”李红军对于媳妇的关心很受用。

  “没事就行,来我扶你起来喝点水上个厕所。”沈云芳已经穿好拖鞋,从小桌子的边上把自己的水杯拿了过来。

  小桌子上让上铺的女人摆的满满的,她的东西自然就被挤到了边上。

  李红军就着媳妇的手坐了起来,喝了两口水润润嗓子,“行,你扶我去趟厕所吧。”

  沈云芳帮着李红军转动身体,把腿放了下来,然后把准备好的拖鞋给他套上,接着站在他的一册,双臂一使力,几乎是把李红军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当然这个情况也就当事人知道,其他人看到的就是沈云芳一下子就把李红军被扶了起来。

  李红军对于自己媳妇力气大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比她的力气还大,那就谁也别嫌弃谁了。

  沈云芳看他人站稳了,就扶着他慢慢的往厕所那边走去。

  从厕所出来之后,两个人又都洗了洗手,也没直接回到车厢里躺着,而是在过道上来回走了几个来回。

  “还行吗?”沈云芳有些担心李红军的身体,不过总躺在床上也累,就是养病也要适当的做做运动。

  “没事,在走两圈。”李红军觉得自己已经恢复的不错了,也确实恢复的不错,有媳妇时不时生命精华的供给,他这身伤明显就比正常人好的快。

  两个人在走道上来回溜达了二十分钟左右,这才回到自己的车厢。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晚饭?”

  “先不吃,还不饿呢。”李红军摇头,吃完饭上的火车,上了火车之后就躺着睡觉了,肚子里的食还没怎么消化呢。

  沈云芳也不饿,“行,那一会儿咱们饿了再吃。”

  沈云芳伺候着他又躺了下来,给了他一本书让他自己看。

  上面小卷女人听他们说不饿的时候,鼻子里哼了一声,之后看他们又躺下了,她就从上铺下来,从小桌子上拿起自己的饭盒,转身走人了。

  “怎么回事?”李红军看出走出去的女人有些情绪。

  “没啥,就是领导呗,架子大。”沈云芳就把刚刚和小卷女人之间的事情说了一下。

  李红军听了皱起了眉,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这样不着四六的人呢。

  “你皱啥眉,一共咱就在车上待两天,她要是不找事,咱就当她不存在呗。”沈云芳不以为意,“别说,我这见天的跟你娘斗智斗勇也是有好处的,现在见到啥极品人物我都不怵,而且觉得对付他们游刃有余呢。”沈云芳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李红军被憋屈的没声了,这话不好接啊。

  两个人在屋里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呢,他们这个车厢的门就被打开了。小卷女人端着饭盒走了进来。

  “大姐,你吃饭可够快的了。”沈云芳挺吃惊的,这里离餐车有些远,来回的这个女人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吃饭的度可够快的。

  “我还没吃呢。”小卷女人暗暗白了她一眼。“车厢里人太多,我不太喜欢和人挤。”这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晚饭没在餐车上解决,而是端回来吃。

  沈云芳了解的点了点头,人家是领导,有点架子或者是特殊癖好什么的都是可以理解的。

  “小同志,能麻烦你让个位置让我在下面吃个饭吗,我这样的去上铺吃饭不太方便。”小卷女人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饭盒,示意自己想坐在小桌子边吃饭。

  这个要求沈云芳觉得还是很合理的,“行啊,大姐,你等一下,我收拾收拾。”沈云芳把书放下,坐起来开始收拾床铺。

  也没什么收拾的,就是把毛巾被叠好放到一边,然后把自己睡的床单卷起来一边,“行了,大姐你坐吧,别客气。”

  小卷女人看到沈云芳把床单都收起来了,这是嫌弃自己,不让自己坐她的床单啊,“小同志你家是哪的啊,没看出来你这么利索啊。你能把你的水杯收收吗,给我倒出个放饭盒的地方呗。”

  沈云芳看了看小桌子,上面也就在边上的一个水杯是自己的,剩下十分之九都是她的东西,这样还让自己收啊,这不是明摆这要欺负人吗。

  “桌子上就这个杯子是我的,你要是觉得档害的话,就把它往前面挪挪吧,我不介意的。”沈云芳笑呵呵的说道。

  小卷女人没想到自己都这么说了,她居然让她往前挪,前面都是自己的东西,杯子往前挪了,那不是代表自己的东西要给让地方吗,那和让自己收拾东西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