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七十章女领导毛病多
  这个时候的火车软卧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那都是处级领导干部,华侨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能买到车票的。┡eΩΩ1xiaoshuo

  按照李红军的级别做个普通卧铺就顶天的,现在能做软卧回都,应该是部队的长看他伤势严重,特批的。

  这辆火车一共就一个软卧车厢,就这样也没有满员,沈云芳和李红军上来的时候,这个门洞里就他们两人。

  正好两个人一人一个下铺,沈云芳看没人,把门洞的门拉上,形成了一个密闭的小空间,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一瓶温开水,伺候着李红军喝了。

  现在火车都是烧煤的,想要喝热水只能是等火车开动之后,乘务员烧开了才能去接,最少还要半个小时之后,沈云芳不想等,正好这里还很隐蔽,她就动用了一下空间。

  “要不要上厕所?”沈云芳自己把剩下的水喝光,然后杯子直接就放回到了空间里。

  “不用,我睡一会儿。”李红军劳累了一天,现在是真的有些支持不住了。

  “行,你睡吧,我收拾收拾。”沈云芳从包里拽出一条毛巾被,盖到李红军身上,让他赶紧睡觉。

  “你也别忙活了,累了一天了,也睡一会儿啊。”李红军迷糊前交代了一句。

  “嗯,知道了,一会儿我也躺着,你就别管了,睡吧。”沈云芳又掏出一条床单,给自己的铺位铺好,结果身后就没声了,她回头一看,李红军已经睡着了。

  沈云芳摇了摇头,把自己铺位收拾好,又开始收拾她带来的黑包,把暂时用不到的都扔到空间里去了,然后拿出一个小盆和一条毛巾来,准备等一会儿有开水了,她就去打点,等李红军醒了就给他擦擦身,让他能舒服一点。

  她这真忙活呢,身后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沈云芳一惊,还好,东西什么的她已经从空间里拿完了,要是自己正好在这大变特变的,让人看到可不就是大事了。

  沈云芳拍了拍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回头看了一眼,心里明白不怪来人,但是还是小心眼的不太喜欢这个同门洞的旅客。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短,一头的小卷,算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型了,她拉开门就看到有个女人正蹲在过当上翻兜子呢,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沈云芳,又看了看旁边铺位上睡觉的李红军。

  沈云芳看自己挡害了,赶紧的站起来坐到了自己的铺位上,然后用脚把地上的黑兜子踢到了自己的铺位下,准备等人安顿好了在继续收拾。

  那个小卷女人看她让位了,踩着小皮鞋走了进来。

  “你好,你也是这个车厢的啊,是七上还是八上啊。”沈云芳觉得啥也不说很尴尬,所以就没话找话的说了两句,算是先对人示好吧,不过她说话声音故意压小了,李红军还在睡觉。

  “嗯。”

  沈云芳得到的回答就这么一个鼻音,瞬间她就明白了,人家没看上她,不惜的跟她说话呢,正好,她也没那闲情和人哈拉,大家谁也别理谁最好。

  沈云芳直接拖鞋往自己床铺上一靠,从枕头下掏出一本书来,看了起来。

  小卷女人把她的包放到了七号也就是沈云芳的床铺上面,她再次低头就看到了李红军露在外面的胳膊,上面的纱布说明了李红军是一个病号。

  她嫌弃的用手掩鼻,好像李红军是个什么病毒一样。几乎是立马的,她又拿起自己的包出了门洞。

  沈云芳伸头看了看,没理她,这样不友好的人,不在这个车厢更好。

  不过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过道上哒哒哒的脚步声,这次进来的还是那个小卷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乘务员。

  “同志,你看看,和这种有病的人住在一个车厢里,谁知道会不会有危害啊,我希望能给我调一下铺。”她说着的时候指着李红军,让乘务员看,证明自己所说非虚。

  沈云芳皱眉,这人太没有礼貌了,“我说这位同志,你没看到这里有病号吗,能不能请你小声一点说话。”自己家男人可是累了一天了,这刚睡了多点时间啊,要是让她这尖嗓子吵醒了可就不好了。

  乘务员也知道这里有个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要去都,所以很会办事的和沈云芳点了一下头,就把身后的女人拉出车厢,并拉上门,她们在外面讨论去了。

  不知道两个人在外面说了什么,最后那个小卷女人又气呼呼的拉开车厢的小门进来了。把包扔到上铺去之后,好像又想起来什么一样,一溜烟的又跑走了。

  “乘务员,你在过来一下。”这女人到了过道上就开始喊。

  “这位同志,你小声一点,这样会打扰到别的乘客休息的。”乘务员对这样素质的乘客有些不满。

  “不是,我是想问你要新床单和毛巾被。”小卷女人也是自持身份的人,被乘务员提醒了有些微微的尴尬,她也知道能买软卧票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在这里最好不要得罪人。

  “什么新床单和毛巾被啊?我们都是新换的床单,但是火车上条件简陋,没有毛巾被提供。”乘务员给她造的一头雾水。

  “你别骗我啊,你看看我下铺的这两个人不是都有床单和毛巾被吗,都是一样的乘客,你怎么能区别对待呢,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可是要找你们领导反映反映情况了。”这就直接威胁上了。

  乘务员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于是探头进去看了看小卷女人说的床单和毛巾被。

  沈云芳早就听到门外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这个时候看到乘务员往她这里看,她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自己带的。”

  乘务员看到了她身下的床单和身上盖的毛巾被明白了,转回头就对着小卷女人说道:“这位同志,你不管要向谁反应情况,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我们这节软卧车厢的所有床铺的床单和被罩都是新换的,至于你说的毛巾被,那是乘客自己带的,我是真的没有办法给你提供。”

  过了一会儿,小卷女人讪讪的走进了车厢,然后就装作忙碌掩饰她的尴尬。

  她把包里面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又是水杯又是饭盒的,就连洗漱的牙缸什么的,都放到了小桌子上,基本上就把小桌子给摆满了。然后她包塞到了上面的行李架上,脱了鞋准备上床休息。

  不过要踩脚蹬的时候,她突然眼珠一转,冲着下铺的沈云芳堆上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