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六十六章好好谈谈(二)
  “从咱们结婚开始,你家这一出出的就没有断过,我说结婚分家你家不同意,行,我忍了。e Ω小说┡1xiaoshuo可是我刚嫁进你家几天,你娘就在你大嫂的撺掇下非要分家,对于我这个儿媳妇人家问都不问。行,我忍了。分家就分家,我巴不得呢。可是你家这个家是怎么分的?我和你咱们两个居然净身出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年你当兵的津贴也都是按月给你娘寄的,这些钱都哪去了,都花在谁身上了,为什么到最后李家分家的时候,没有你这个往家寄钱的二儿子的事呢?而且最后说道养老的时候,你大哥管粮,你小弟管养,你管掏钱,听起来挺公平的,可是经不住深究吧。”沈云芳喘了一大口气。

  这些事她不说是不说,但是却憋在她心里好长时间了,是个女人就不可能那么豁达,是个女人就不可能一点都不计较这些。

  “你爹娘一年的口粮有三百斤够了吧,咱就算全吃的是面粉,三百斤面粉多少钱?五十块钱顶天了吧。你弟弟负责养老,那都是多少年之后的事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就是什么都不用付出。就是以后老头老太太真的有病有灾了,你爹娘也不会让你弟弟一个人出钱的,肯定是你们三兄弟一起出,而且还是咱家出大头,我都能想象到。咱们家现在要付出的就是一百块钱,这么多的养老钱,我还真的没听说过谁家有呢,你们老李家这是独一份了。行,只要能过消停日子,我认了。我从来都不觉得缺钱是个事,只要咱们俩好好的,咋还不能挣钱回来花啊。”

  “后来咱们搬回盖家屯之后,你娘带着你妹妹为了给你弟弟要钱又来卡吃我,她们借着帮我秋收的名头住下了,结果还得让我挺着个大肚子伺候吃喝,就这样还不算,最后居然张嘴就要三百块,那个理所应当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你们老李家的印钞机一样。”

  “当时我虽然不高兴,但是最后还是斟酌着给了娘五十块。我觉得我这个当嫂子的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大栓嫂子过后还说我,这钱不应该给,你弟弟分家的时候就分的跟着你爹娘,那这钱就应该是你爹娘出,没理由让我出钱。我还记得当时都是轻轻带过这个话题,强扯出笑容,表示不计较这些。可是我真的不计较吗?我计较,我怎么可能不计较,可是我还是那么做了,我为的是什么啊?”沈云芳说道激动处声音不自觉的就高了起来。

  李红军忍着身体的疼痛,伸出自己的右手抓住了媳妇有些颤抖的小手,紧紧的握住,是他对不起她。

  沈云芳感觉到了李红军的情绪,感觉到了他的愧疚,突然剩下的话她又不想说了,没意思,她心里明镜一样,说了这些对以后的事情展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说说也就是痛快痛快嘴,让李红军跟着她难受而已。

  “算了,不说了,不早了,快睡觉吧,你需要休息。”她说完就有些意兴阑珊的站起身,准备去自己的床上躺着。说了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她心里也不平静,她需要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的。

  “别,媳妇,别走,坐我身边。”李红军拉住她的手没有放,被她一带从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让他的脸又白了几分。“你接着说,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就说出来,你这么憋着对身体不好,再说,说出来咱们俩一起想办法呗,咱们是要过一辈子的,我不想你心里还藏着事。”

  沈云芳又坐了下来,既然他要听,那她就说。

  “行,那我就接着说了。”

  “我给了你娘五十块,她们母女俩走的时候还把我的炕被和毛巾被给偷走了,先不说这个了,我说了都觉得可笑,都觉得丢人,咱就说钱的事吧。我觉得你弟弟上大学,我这个做二嫂的给出五十块钱已经是不少了,可是就这样的你们家还不满足,不过你娘一直对我有成见,就是真的拿到钱的人居然还对我怀恨在心,你说说有这样的吗,你弟弟着人品简直没谁了。”沈云芳一说到李红旗那就是一肚子的气啊。

  “我怀孕那么大肚子了,你弟弟居然因为我给钱给少了,为了报复我而去革委会举报我、诬赖我,你说说他这样的人还有人性了吗?这也就是你正好能有战友能说上话,把我给救了出来,算是有惊无险吧,但是假如你没有这么一个战友,那我会有什么下场?我和孩子弄不好最后就是一尸两命。你说我心里恨不恨,我应不应该恨?”

  李红军的回答就是攥紧媳妇的手。

  “可是我后来还是忍了,因为那是你兄弟,我要是追究那就是为难你。后来我随军了,以为离你家远了,以后也不用在看你家那糟心事了,也不用在受你家人气了,结果你爹娘居然到军区家属院去借钱,他们咋想的呢?咋地老家那么大地方都不够他们丢脸的,还非得把脸丢到外面去好看啊。你娘一借就是两百块钱,一点都没有考虑过这笔债要是咱们还的话,咱们拿啥还,就你那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咱们一家人还吃不吃、喝不喝、穿不穿了?你娘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吗,她心里一直都只有李红旗一个儿子。”

  “我跟你说我当时心里是真的委屈,可是当时也没有办法,我当时都想好了,你弟弟要是也是不要脸面的,这钱最后还是得我来还。还好你弟弟在人前还要他那张脸,被我逼的没法,把钱邮过来还上了。”

  “就这么的,你爹娘算是彻底记恨上我了。从那后好长时间没有了音讯,我跟你说实话,我心里高兴着呢,他们要是永远都想不起来咱们才好呢,可惜好景不长,直到我要去都上学的时候,他们又出损招把你给骗了回去。”

  “别管咋说,搬到都这边,我确实是过了好几年的清净日子,我知道这次你娘和你弟弟是憋着大招呢。居然把李红旗媳妇三次流产的责任都堆到我头上来了,真有意思,我连人都没见过一面,他们怎么好意思找这样的借口呢。我跟你说了吧,你娘来了见到我就是一巴掌,我也没惯着她,老的不能打,不还有小的吗。结果你娘和你弟弟反反复复的,在我们学校里作闹,又是找校长又是干什么的,他们不就是不想让我好过吗?哼,我算是看出来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有钱,我有的是钱,但是我就是不给他们。”

  “他们最后被抓起来,也是因为他们自己贪得无厌。”沈云芳最后总结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