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六十四章养病
  某长亲自来看李红军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沈云芳在病房里接待了一下,之后就主动的退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了里面的人。e1xiaoshuo

  她在李红军能说话了之后,就问过他,这次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为什么会被炸弹炸到,他是在做什么任务?结果李红军又是只回给了他四个字“军事机密”。即使现在已经都过去了,不管是任务成功还是失败,这个任务内容都不能为外人道也。

  李红军是一个合格的军人,虽然他跟媳妇不分彼此,但是在涉及到国家机密的时候,他的嘴就成了蚌壳,怎么都撬不开的。

  沈云芳哼了哼,谁稀的知道咋地。

  半个小时之后,病房的门才被推开,长出来后看到门口站着的沈云芳,站住脚步说道:“李红军同志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军人,这次他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受了重伤,国家和人民不会忘了他的。我从小海那里也听说了你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军嫂,我作为李红军的领导,感谢你对我们军人的照顾,对家庭的付出。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忙的,绝对不会推辞。”

  沈云芳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装她还是会的,她很镇定的听完了长的话后,这才说道:“这是我该做的,当初嫁给李红军,我就知道当军嫂难,当一个合格的军嫂更难。不过我既然选择了这个人、选择了走这条路,我就不会后悔,也会继续支持李红军的工作,请长放心。而且我家里也没有什么困难,李红军也多次交代过我,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所以我们的小家没有困难。”沈云芳这话说的很真诚,把一个拥军爱军、忍辱负重的高大军嫂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长欣慰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果然老于说的对,李红军这小子真是娶了个好媳妇。

  “李红军娶到你这样的军嫂是他的福气,不过你也不用全都听李红军的,那小子在军事战略上脑子活,在生活上就像个木头疙瘩一样,你作为他的爱人,虽然需要包容他,但是却不能纵容他。所以在生活上要是真的有困难,千万别听李红军的自己硬挺着,过来找部队帮忙不丢人。”某长很想说,对李红军这样的,该说话说话,说不听的就得揍。

  李红军就是老于介绍给他的人,在这两年里,他确实给他带来过很大的惊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很机智,懂得取舍,这条路行不通他就会动脑筋找另一条路,不管咋样吧,最后肯定也能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不像某些大兵,脑子里就一根筋,明知道冲上去是死还是往上冲。作为一个师的师长,他并不是很喜欢那种一根筋的人,反而喜欢李红军这样的,脑子活、懂得变通,军事素质过硬,能用最小的代价完成相同的任务,绝对是一个好苗子。

  这次为了救自己让他差点就这么没了,某长记住了这个小伙子。

  沈云芳没有想到长居然这么接地气,说话这么和蔼,心中有些感动,“长你还真是了解李红军,他啊在家就是个榆木疙瘩。”沈云芳这是明贬暗褒,谁能喜欢那些偷奸耍滑,见天耍心眼子玩的人啊,沈云芳这么说,就凸显出来李红军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老实稳重的人,只有在涉及到打仗军事这方面才开窍。

  长毕竟都是忙碌的,在战事紧张的关键时刻,能抽出半个小时来看李红军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所以在跟沈云芳说了几句之后,就带着人走了。

  沈云芳把人送走转头就进了病房,李红军可能是和长说话累了,她进来的时候人已经睡着了。

  沈云芳看他睡觉了,挥手把小海打去休息之后,把病房门插上,自己躺到了另一张床上也跟着睡了一小觉。

  等她醒来后,看李红军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睡醒了,怎么不叫我,渴不渴?还是想上厕所?”沈云芳赶紧的穿鞋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从他醒来稍微能动之后,导尿管就拔下去了,之后他要上厕所都是沈云芳伺候的。

  “不渴,也不上厕所,我就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李红军看病房里没人,哪还有人前的稳重,立马进入讨好媳妇的模式。

  “你啊,就会说好话哄我,你要是真的心疼我,能把自己搞成这样,让我又操心又劳力的。”沈云芳很是不给面子的当着他的面翻了个大白眼。

  李红军没话说了,按照他的真实想法,他肯定是不想变成这样的,即使这些伤给他换来了一个一等功。

  沈云芳看他不说话,也不在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因为这就是一个无解的题,李红军只要还当一天的兵,这样的情况就不是他个人能控制的,她虽然心疼,想让李红军复原跟她过平淡的日子,但是她还不忍心勉强他,让他一辈子都不快乐。

  这就是两口子,相互体谅,相互关心,不自觉的就会为对方着想。

  “行了,我去打点温水给你擦擦身吧。”沈云芳弯身从床底下把盆子拿了出来,“你别乱动啊,我一会儿就回来。”

  医院条件很有限,李红军住的就是一个普通病房,只有病床没有卫生间,所以沈云芳要打热水得上外面去打。

  自从李红军醒来开始吃东西之后,他就开始出汗,每天沈云芳最少得给他擦两遍澡才行。用小海的话说,都快给擦秃噜皮了。

  到了晚上,两个人把病房门一锁,一人躺在一个病床上(李红军身上伤口比较多,沈云芳不敢碰所以只能分床睡),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聊天。

  “我想满满和胖胖了。”李红军看着房顶说道。

  沈云芳没有说话,只是把身上的棉被往上拽了拽,然后闭上眼睛,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掉眼泪。

  这么多年,从孩子出生之后,她都没有这么长时间离开自己的两个孩子。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想胖胖和满满,那肯定是她这个妈了。可是现在李红军这样的情况,暂时还不能移动,她只能是做出取舍。

  “你先别睡,给我讲讲咱家孩子的事。我不在家,他们在托儿所有没有人欺负他们啊,你这个当妈的得上心点,时不时的去抽查一下。”李红军这是想到哪说哪。

  “你当我是领导啊,还去抽查一下,人家能让我进门就不错了。”沈云芳闷在被子里,有些鼻音。

  “这倒是,要不咱们花点钱给托儿所里的老师和小朋友都买点好吃的,吃人嘴短,他们吃了咱给的东西,肯定得对咱家胖胖和满满好。”李红军又开始不靠谱起来。

  “你不是看不上送礼吗,咋在你儿子和闺女的事上,你就没有原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