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六十二章清醒
  王大夫说的这些其实沈云芳都知道,只是在真的遇到事情的时候,她自己又不确定了起来,还是觉得让大夫吩咐了这才保准。e┡1xiaoshuo

  在王大夫着磨蹭了不短了时间,沈云芳这才拿着记好的纸条回了病房,“小海,你们营长醒了没?”她出去了,小海自然顶上来看着人了。

  “没有,营长还在睡。”小海眼巴巴的瞅着病床上的人,心里有些憋屈,他都看着营长那么多天,营长也不醒,就昨天他有点事,和嫂子请了一晚上假,哎,结果营长还就昨天晚上醒了,你说他这心里能不憋屈吗。

  沈云芳走过去看了看,确定李红军还没有醒,这才坐了下来,和小海商量起李红军的伙食来了。

  食堂的伙食还是不错的,但是却没有适合李红军醒了之后喝了汤水,沈云芳是希望小海能以公家人的身份去和食堂沟通一下,看能不能给李红军熬点米汤。

  在王大夫给提供的李红军近段时间能吃的清流食中,食堂里也就只能提供米汤和蛋花汤了。沈云芳觉得米汤要比蛋花汤有营养的多,所以最佳选择就是米汤。但是米汤这个东西想要熬出油来,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一般的地方,你去求人人家也不一定答应,所以沈云芳想去借一借部队的势。

  小海接到任务就颠颠的跑了。

  沈云芳把这件大事交代下去后,心里也放松了一些,转头就去看李红军。

  现在已经是六月份了,外面的温度已经达到三十度左右,但是屋里因为有些阴,比外面稍微的凉快一些,差不多在二十七八度左右。沈云芳伸手摸了摸李红军的脸,心里莫名的心疼了起来,不说这脸已经瘦的脱形了,就说李红军这样爱出汗的大男人,现在身体虚的,满身包着这么多纱布,还一点汗都没有。

  她心里暗暗下了决心,等这人醒了,一定要好好给他进进补,必须从头补到脚,把原来的一身腱子肉都补回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小海跑了回来,给嫂子打了一份饭,看了看营长没醒,又颠颠的跑去看锅去了。他已经在食堂借了一个炉子和锅了,但是熬粥必须自己去熬。所以他才这么来去匆匆的,主要是去看锅。

  下午刚上班的时候,王大夫过来了,还拿了李红军的一沓子检查单。她没有跟沈云芳挨张的解释,就给了一个最终的结果。

  “从检查上看,李红军现在脑子里还有些阴影,应该是还没有被吸收的血块,不过这次在片子里看到的阴影比上次看到的已经变小了,我们有理由相信,由于李营长的求生意志非常强,身体自主的把这些淤血吸收了。现在他能醒过来,肯定是血块少了,压迫神经就少了,所以醒过来了,照这样展下去,剩下的那些阴影也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全部被吸收掉,我相信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王大夫对于能有这么好的结果也是欣慰的。

  沈云芳听了也是非常高兴,“太好了,真是谢谢王大夫了,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好,但是慢慢养着总有一天会好的。”

  “你们做家属的心里有数就行。”王大夫说完就想走人。

  “王大夫我还想问个问题,我们家李红军现在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能不能把这些绷带拆了啊。”沈云芳问道,这大热天的,把人包成木乃伊一样,能舒服才怪呢。这几天她也看到护士给来换药来了,不过她们都是把绷带拆开换了药之后又给缠上了,她不记得后世做手术要包这么长时间啊。

  王大夫听了她这话,低头自己动手把李红军这侧胳膊上的绷带给拆开了,观察了一下伤口,然后点头说道,“可以了,完全可以了。一会儿我让护士过来把李营长没拆的线给拆了,像这样的小伤口就直接贴一块纱布就行,那些伤口比较大的还是缠上点绷带比较保险。”因为李营长上手术台前就是昏迷的,他这段期间就是靠营养液维持生命,所以营养跟不上去,伤口自然就不愿意愈合,再加上四肢上的伤口本来就拆线往,所以一直多了大半个月了。

  沈云芳听到能拆线了,还是很高兴的。

  于是乎王大夫走了一会儿,一个小护士过来的时候,沈云芳就和人家一起忙活,把李红军身上大部分绷带都拆了下来,不过在大腿上又两处伤口很长,绷带是不能拆了,也就那样了。

  等李红军拆完了绷带之后,整个人从木乃伊转变成了补丁人。

  给李红军这个裸男盖上床单之后,沈云芳又问道:“我能给他擦擦身吗?”当初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全身是伤,肯定不能擦身的,这么长时间要死不活的的在床上躺着,还被包成那样,就更不可能擦澡了,所以她分析他已经脏透了。

  “行,不过小心点,不能碰到伤口。”小护士很尽责的交代道。

  “好的。”沈云芳等护士走了之后,拿着搪瓷盆子去打了点热水,然后透了毛巾从脸开始给李红军擦。

  她尽量轻柔点,躲开他身上的补丁,边擦还边数。李红军身上被缝了二十二个口子,这些是新伤,最小的有一节手指头那么长的,最长却有一个手掌那么长,看起来非常的狰狞。

  看到大腿上一边一个的狰狞伤口,沈云芳是真心的心疼,这一时刻她有些不明白了,为啥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拼命,值得吗,难道就不能干点别的,非要当兵吗。

  “擦”一声沙哑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病房里,惊醒了正愣神的沈云芳,她把毛巾往盆子里一扔,脸凑到李红军面前,“你醒了。”

  “嗯,水。”李红军这次眼睛挣的比上次的大了不少,但是眼神里的光亮却还是比平时暗了很多。

  “好,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倒。”沈云芳赶紧的起身去倒了一搪瓷缸的温水,然后洗了洗自己的手,拿着一个新的棉花球吸足了温水,这才递到了李红军的嘴边。“来,张嘴。”

  李红军乖乖的微微张开了嘴,沈云芳食指和大拇指一用力,把棉花球里的水挤到了李红军的嘴里。

  这样反复喂了三次,沈云芳就停下了,“你的胃里空了太长时间了,喝水也不能一次多喝。还渴吧,你忍忍,等几分钟后我在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