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五十八章什么样的后遗症
  沈云芳推开病房门,澳门赌博网站: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人。

  不,应该称为是木乃伊,床上的人从头到脚基本上都被白色的纱布包的看不到皮肤,唯一露出来的脸也瘦的脱了形,这要不是自己男人,沈云芳肯定认不出病床上的人是谁。

  沈云芳手握门把,闭了闭眼睛,平复了下心情,这才打起精神一步一步的往病床走去,她现在眼里没有别人,只有病床上的那一个。

  就几步路,她觉得好像隔了千山万水一样,终于控制着自己的双腿,成功的走到病床边,她怕自己支持不住,拉过一边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专注的看着自己家男人,憋了一路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噼啪掉了下来。

  送沈云芳来的两个小兵看嫂子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尴尬。一路上嫂子表现的都很坚强,很镇定,除了问问他们李营长的情况外,就什么也不说,不哭不闹的,也看不到伤心,没想到这都是憋着呢,见到真人就作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们知道不应该去打扰,但是他们还有任务,走之前必须把这边的事情交接好。

  “嫂子,您别伤心,李营长肯定没事的。”

  沈云芳听到身后的声音,这才想起来屋里不止李红军一个人,她赶紧收起悲伤的情绪,擦了擦眼泪,转过头去,“嗯,我也相信他肯定会没事的。”

  小战士挠了挠头,没敢说他不看好,就李营长这种情况,要是能好,就不能去人把李嫂子接过来看最后一面了,不过他不傻,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

  “嫂子,这是来照顾李营长的警卫员小海,之前的大半个月都是他在照顾李营长,嫂子你来了,也让他给你搭把手,你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他去办就行。”

  沈云芳这才转头看到病房里多出来的小战士,非常年轻,目测也就十七八岁,而且个子也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长相非常普通,不过这个时候敬着军礼,很像是那么回事。

  “小海,谢谢你了。”不管怎么样,人家照顾了李红军这么多天,她这个当妻子的这一声感谢还是要说的。

  小海听了嫂子这话,立正站好后,咧开嘴想笑,不过想到病床上了李营长,硬生生的又把脸上的笑憋了回去,板着张小脸,“嫂子,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时候沈云芳真的没有心情和他寒暄,所以只是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对我们家李红军的照顾,现在我过来了,你就能歇一会儿了。”

  “没事,我也不累。”小海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李营长从始至终都是昏迷着的,他在跟前照顾也就是帮着看看点滴瓶子,好像真的没啥累的。但是这话说出来,可就有些戳嫂子心窝子了。

  沈云芳知道他不是故意说这个的,也就不计较,微微扯了扯嘴角,“我想问问大夫,李红军的具体情况,我应该找谁呢?”她现在急需知道李红军的真实病情,路上两个小战士说的也都是听说的,而且这都过去了好几天了,即使开始是他们说的那样,这几天之后还不知道李红旗的病情有没有变化呢,她需要和大夫直接沟通。

  “王大夫是李营长的主治大夫,嫂子我带你去找她。”小海自告奋勇。

  两个小战士看这边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就和两人说了一声,回去复命去了。

  再说小海带着沈云芳去了医生办公室,正好李红军的主治大夫王大夫在里面。

  王大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从她的穿着和打扮上,沈云芳就知道这是个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女人,不过这个时候她不关心这个,直接就把自己想问的问题一股脑问了出来,“王大夫是吧,我是李红军的爱人,我想问一下李红军现在的病情如何?”

  王大夫是认识小海的,不过对于跟着进来的女人却不认识,不过经过介绍她也知道了这个女人就是李营长的爱人,“李营长的情况很不好。”王大夫没有隐瞒,上来就这么直愣愣的说了一句。

  即使沈云芳有了心理准备,也不自觉的身体晃了晃,好在她身子一直靠着办公桌,勉强稳住了。

  “怎么个不好法?”她艰难的问道。

  “这么说吧,李营长送来我们医院的时候,身上基本上就没有完好的,我们在手术的时候从他的身上一共检出了二十二块大小不一的弹片,不过这些都是在身体上的,虽然伤很重,但是手术很成功,不会危及到生命,现在他身上最重的伤在脑部,因为炸弹剧烈的震荡,使李营长的脑部某些血管破裂,渗出的血凝结成了血块,压迫了他某些脑部神经,这也是他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原因。”王大夫尽量把话说的简单易懂让她能明白。

  “不能做开颅手术把他脑袋里的血块拿出来吗?”沈云芳问道。

  王大夫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个军嫂还有些见识,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开颅手术的,就是知道有开颅手术也都不会想着去尝试,因为没有几个人会用科学的眼光去看待这种手术,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这种手术非常可怕,把脑袋割开了人根本就不可能活了。

  “普通的情况下,做开颅手术取出血块也是可以实现的,不过李营长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们医院汇总了几个老专家会诊过,他脑子里淤血的位置非常危险,以咱们国家现在的医疗水平,做这种手术并没有百分百的成功率。而且,因为淤血所在位置的敏感,就算是手术成功了,也很可能会留下一些后遗症。”王大夫实事求是的说道。

  这个方案他们也考虑过,但是从方方面面看来,做开颅手术的代价太大,他们没有这个权利帮李营长决定,所以她把这个情况报告了上去,所以上面的人才会把沈云芳给接来。

  这个手术做不做,还得沈云芳这个爱人来做决定。

  沈云芳听了王大夫的话之后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开口问道:“后遗症是什么样的后遗症?”

  “这个不太好说,不过以淤血所压迫的神经来推算,很可能是智力退化……”

  “好的,大夫,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麻烦您了。”沈云芳不想在听了,她现在只想去看看她家李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