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五十七章不想知道咋来的,就想知道咋没的
  “你说什么?”沈云芳感觉自己好像是听错了,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云芳,你冷静一点,红军现在很需要你,你要坚强。”马立国面色沉重的说道。

  “李红军真的受伤了,伤的很重?”那些话沈云芳好像都没有听到一样,只想再次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刚刚她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后就看到马立国带着一个兵在门外,她还挺奇怪的,结果他们就这么一脸严肃的告诉了她李红军在战场上重伤昏迷的消息。

  马立国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样的消息对于一个女人对于一个妻子来说,太残忍了,但是作为一个军嫂,心里随时都要做好这样的准备。

  “是的,李营长重伤昏迷,现在我们要去战地医院,长让我来接嫂子过去,希望你能跟过去照顾李营长。”后来跟着来报信的士兵一脸悲痛的说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说是要接嫂子去照顾,实际上就是给他们夫妻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沈云芳再次确定了听到的没错后,她觉得眼前天旋地转的,从李红军上战场的那一刻起,她心里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可是真的听到了这样的噩耗,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悲伤。

  马立国看出她的不对劲,澳门赌博网站:一把扶住了她,“云芳,你得挺住,红军还躺在床上等着你去照顾呢,还有胖胖和满满,你想想他们。”

  沈云芳闭了闭眼睛,对,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来报信的士兵没直接说李红军牺牲了就是好消息,他人现在就算是重伤昏迷也还有清醒治好的可能,就算是以后残疾了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比人没了强。再说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呢,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都要为了两个孩子挺住。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沈云芳的眼神是坚定的,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哗哗往外流,“我没事,只是太突然了,我一时有些激动。你们现在就要去医院是吗,那等一下我,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跟你们走。”接着她转头和马立国说道,“马哥,胖胖和满满就麻烦你和嫂子帮我看一段时间了。”

  “这个你放心,孩子我们会看好的,你放心的去,学校那边我也会去帮你请假的。”马立国点头答应下来。要不是部队不允许,他都想跟着去看看红军了。

  沈云芳听后点了点头,把孩子托付给马立国两口子她放心。她转身进屋开始收拾行李,想着可能这次去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她拿了个大大的背包,按照出远门的标配准备起来。李红军这情况一时半会的好不了,她得多带几件衣服过去换洗,还要给李红军带几件,内衣内裤的也得多带点,还有卫生纸、牙刷牙膏、床单……有些实在放不下的她都放到了空间里。

  十分钟后她拎着一个大的大黑包出现在了客厅里。

  “马哥,这是一百块钱……”沈云芳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递给马立国。

  “你这是干什么?”马立国面色有些不好,他以为沈云芳这是给他照顾孩子的钱,两家关系这么好,要是给钱可就外道了。

  “这可不是给你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红军能好,所以四合院我公公那里还要马哥顺便帮我照顾一下。别的不用多管,那边米面什么的最少还够吃三个月的,马哥你以后只要每个月帮我送过去二十块钱,让我公公够买个菜啥的就行,要是他们这边事情处理好了,就给他们两个买张回老家的火车票。”沈云芳算过了,李红旗这事拖不了多长时间,一两个月肯定就有结果了,所以一百块应该是足够了。就是不够马立国也能先帮她垫上,等她回来之后多退少补就行。

  马立国听她这么说,就把她手里的一百块接了过来,“行,这边的事你放心,要是到了那边想起来还有啥事,你打电话过来说一声也是一样的。”

  “嗯,行,家里这边就麻烦马哥帮着操心了。”沈云芳说完就看向旁边的士兵说道。“同志,那咱们就走吧。”她现在心早就飞走了,恨不得立马就能到李红军的身边。

  一行人下了搂,楼下有一辆吉普正在等着他们。

  几个坐在楼下没事闲聊的老娘们看到沈云芳坐上了吉普车,又开始嘁嘁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沈云芳现在哪还有空管她们啊,和马立国又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就跟着吉普车消失在了鸿升小区里。

  等军车走没影了,才有个大娘凑过来和马立国打听,“小沈这是干啥去啊,咋还有军队的车来接她呢。”

  马立国侧头看了看她,严肃的说道:“这是你能问的吗,这是国家机密。”说完就大踏步走人了。

  “切,骗谁呢,就一个妇女还成了国家机密了,弄不好是犯了什么大事被人带走了呢。”那个被赛了面子的老娘们嘟嘟囔囔的说道。

  于是小区里又有了关于小沈家新的留言传出。

  这些沈云芳都不知道,她现在心焦如焚,跟着两个小战士,坐汽车赶火车又倒汽车,一路颠簸了三天,这才到达了边境的野战医院。

  在路上她已经跟两个小战士了解了一下李红军大概的情况。

  李红军是被炸弹炸伤的,全身多处残留弹片,虽然后来做手术把身上的弹片都取了出来,但是他的身体同样也千疮百孔了。但是这还不是最重的伤,最重的伤在他的脑部,头部虽然没有炸弹碎片,不过巨大的炸弹冲击力让他的头部内某血管破裂,正在不断的往出渗血,而且这些渗出的血凝结成块,压迫了李红军的脑部神经,致使他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人通过急救已经抢救过来了,也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不过他这样昏迷已经大半个月,就靠着每天的点滴撑着,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微弱。大夫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要是还是这样下去,李红军还是没有醒来的话,那他离闭眼已经不远了。

  这长才下的命令,让人去把李红军的爱人接过去照顾他,希望通过她能把李红军唤醒,即使真的最后没有救过来,也算是让他们夫妻两个见最后一面了。

  按照规定,李红军受伤都是保密的,是不能通知家属来看望或者是照顾的,现在这种情况算是特例特批。

  至于李红军为什么会被炸弹炸伤,他当时在干什么这些事情沈云芳就没有打听出来了,只要涉及到这个问题,小战士们就会送她四个字,军事机密。

  沈云芳深吸口气,对自己说不生气,她现在不想知道李红军这身伤是怎么来的,就想知道它是怎么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