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三十六章你不能走
  沈云芳看都不看门口挤着这几个人,直接从她们身边走过,准备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去。跟这些人已经耽误了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蔡老师应该不会怪她的吧,沈云芳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儿啊,你怎么了,别吓娘啊,你怎么了,快跟娘说,娘给你做主。”邱淑萍第一个扑到自己儿子身边,拉着人上下左右的检查。

  “红旗,你哪疼,你吱声啊,娘,要不咱们送红旗去医院吧,在这么的,我怕……呜呜。”郑桂兰也扑过来一顿的哭。

  李红旗眯眯着眼睛,硬挺着等着小腹处的疼痛过去,还要忍耐老娘和媳妇的骚扰。不过当他看到沈云芳从旁边经过,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别让她走了。”

  在场的人只有郑母和他在一个频道上,听了他的话之后立刻就领会了他话里的意思。也顾不上人还在地上躺着了,她一个健步从屋里窜了出来,一把就把沈云芳的手臂给抓住了,“他二嫂,你不能走。”

  沈云芳被人突然拉住很不高兴,一怂的就把自己的手臂解救出来,“你是哪位,你要干什么?”

  郑母搓着手,有些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好了,不过就是再难现在也得说了,“她二嫂,我是红旗她丈母娘,算起来,咱也算是亲戚,你就叫我婶子就行。”

  沈云芳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她和李家人都这样了,这个“婶子”怎么还站出来认亲戚,她肯定是有啥目的吧。

  “现在都这样了,咱们也不用攀什么亲戚了,你有事就直接说吧。”沈云芳心里不高兴,口气不算是好。和李红旗一起来的人,估计也不用客气什么。

  郑母脸上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了,但是想到这些人现在的情况,还是努力的堆起笑容,说道:“他二嫂啊,这都是误会,咱们现在误会解开了就完事了,红旗也给你赔礼道歉……”

  “说重点。”沈云芳皱眉,有些不耐烦。

  郑母被她这不耐烦的样子,也激的满肚子火气,怎么说她也是个官太太,在这居然被一个小姑娘这么对待,她脸能好看才怪了。不过毕竟是和邱淑萍不一样,怎么也是经过风浪、见过大场面的人,“这次我们来,是你婆婆说,红旗和我们家小兰结婚了,还没看到过他二哥二嫂呢,所以我们这才一起过来首都这边准备见见亲戚的,没成想刚来就发生了这样的误会,她二嫂你也别生气了,人你也打了,也给你赔礼道歉了,差不多就行了,都是一家人。”那意思就是你装也别装大发了,要不真的翻脸了可不好收场。

  “你到底想说什么,要是你想当和事老,想劝和我们的话,我也劝你一句,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这是我们老李家的事。”那意思就是你一个外人,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巴巴。反正沈云芳也没想在和婆家这些人在和好了,所以说起话来就比较随性,更不用顾忌谁的面子什么的了。

  “你……”郑母被她气的胸口直跳。

  “你要是还有别的事情,那恕我不能奉陪了,我还真不认识你是谁。”沈云芳说完转身准备继续走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有个脸的人都不能在纠缠了。

  可是她碰到的就是那没脸的人。

  郑母虽然生气,但是看到这人又要走,赶紧的也顾不得生气了,用矫健的身姿窜到沈云芳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沈云芳被人再次挡住很是不高兴,眉头皱的死紧。

  “她二嫂,你现在不能走,真不能走……”

  “对,不能走,你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必须送我儿子去医院。”邱淑萍搀着小儿子从屋里走出来,就听到亲家说的话,她想也不想的就接口道。

  “娘你别这样,不怪二嫂。”李红旗说着话真是气若游丝。

  他这次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疼。不是沈云芳踹的狠了,而是她又踹到相同的地方了,刚刚他虽然缓过来了,但是身上受的伤还在那,现在伤上加伤,可不是就疼那么一下下就完事了的。

  “不怪她怪谁,要不是她你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另一边扶着李红旗的郑桂兰一脸怨恨的看着沈云芳,就是这个女人两次三番的把自己男人给打伤了,她作为妻子怎么可能不怨恨。

  “小兰,你别这样。”李红旗转头劝自己媳妇。

  “小兰,你过来,这是李家人的事,你一个儿媳妇听着看着就行,别插嘴。”郑母有眼力见,把自己闺女拉着过来,小声的嘱咐,不让她掺和进去。

  “妈,那怎么行,我也是李家的儿媳妇啊。我不能看着她这么欺负我家红旗。”郑桂兰有些不服气。

  “你傻啊,你没看他二嫂那厉害劲儿啊,要是一个弄不好给你一下子,你咋办?你还是消停的跟妈在旁边看着得了,等他们老李家人弄明白了,咱们在说话。”郑母刚刚对上沈云芳就觉得这女人不好对付,自己这傻闺女这么单纯,可是不能让人当枪使了。

  没有郑桂兰参合,李红旗空出一只手来,当着沈云芳的面就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才说道:“二嫂,这下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心里的气也该消了。咱娘昨天做了一天的火车,一晚上都没睡觉,现在你看看是不是先带我们回家,让我们休整休整,然后咱们再谈别的事情。”这次来的火车票都是他从媳妇那拿来的,丈母娘还不知道呢,可以说他和他娘身上真的是没有多少钱了,要是放二嫂走了,那他们这四个人这几天的吃穿用度谁管啊。

  沈云芳听了好笑的看着他,“怎么的,你还想在打了我之后,让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你是当我傻还是缺心眼儿啊。”

  “不是这么说的,二嫂,咱们吵归吵,但是再怎么吵咱们还是一家人,二哥还是我娘的儿子。”李红旗眯眯着眼睛说道。

  “对,只要你还跟我儿子过,那你就不能不认我这个娘,你要是敢扔下我们,我就、我就去找你们校长评评理,我让你大学都念不了。”邱淑萍顺着儿子的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