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三十五章就这么算了吧
  “不用,你们谁也不用给我道歉,我受不起。再说我所受的伤害也不是你们这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平的。”沈云芳不想听什么道歉,这个都不实在,她就是想让这些人都受到教训。但是让她们具体受到什么样的教训她又没想好。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她不是玩意吧,还让我给她赔礼道歉,呸,美得你。”邱淑萍被人当面拒绝,这脸更是挂不住,所以为了挽回一点面子,当场就翻脸了。

  李红旗给自己丈母娘使了个眼色,让她看好自己老娘,别让她乱说话了,这才又转头看向沈云芳,“二嫂,咱娘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想怎么样,她是打你了,可是打了都打了,她也说要给你道歉了,你不满意,难道还想打回来不成。你要是真的觉得心里不平衡,那你就打我两下,我带咱娘受着,这样你满意不满意。”

  李红旗说的满脸的悲愤,好像沈云芳多么的无理取闹一样。

  沈云芳盯着李红旗看,然后笑了,“你这个提议我到是可以接受,母债子偿,天经地义。”老太太她确实下不去手,但是要是能打李红旗这个总在后面捅咕的人一顿也能解点气。

  “那怎么可以,又不是红旗打你的,再说你已经踢了红旗一脚了,还想怎么样啊。”郑桂兰跑过来拦在李红旗的面前,冲着无理取闹的沈云芳狠瞪眼睛。

  “小兰你别这样,刚才二嫂说的对,母债子偿,天经地义,我就带咱娘受两下子没事,我想二嫂也不能下死手。”李红旗把郑桂兰往身后拉,嘴上却不忘告诉沈云芳轻点,他也想起来刚刚二嫂给的他那一脚,开始的时候确实疼,疼的他都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挺过那个劲儿就好了。

  “不用你,我就站在这里,你打你打你打。”邱淑萍不可能看着小儿子挨打,所以又开始耍无赖,用头顶着沈云芳,一副你有能耐你就打的样子。

  “娘,你别闹了。”李红旗嘴上这么说着,手却不着痕迹的把邱淑萍往沈云芳这边推,能不挨打他当然也不想挨打,再说他也不相信沈云芳敢打婆婆。

  应该说他从心里希望沈云芳能打他娘两下子,不,一下子就行,只要沈云芳打了自己老娘,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就不会这么被动,最起码沈云芳她就没理了。打婆婆,这在哪都是没理的事。

  沈云芳确实不能打她,不是因为邱淑萍挂着婆婆的头衔,是她原本的道德底线就是不能打老人。所以她脚跟一转,绕过非要贴上她身的邱淑萍,直接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帮我叫公安同志吧。”

  这话很有用,邱淑萍立马又不知道咋办好了。

  “你这人咋回事,我都让你打回来了,你还找公安干啥。”

  沈云芳根本不理她,直接看着保安科长,让他找人去办事。

  保安科长也是从头看到尾的,他觉得沈同学有些较真了,不过也能理解,在他眼里,这些大学生都是这么较真的人。他也看出来,对面的这些人也是没诚心。看那样就是想让老太太出来把这事搅合黄了,就以为没事了呢,也是不值当可怜。

  “二嫂,别的,咱娘就是心疼我,没别的意思。我说到做到,既然说了要代咱娘道歉,我就不会反悔的,来吧。”李红旗看此路行不通,立马变了嘴脸,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郑母把邱淑萍拉到后面,不让她捣乱了。她也觉得赶紧的把这事解决了的好,再说李红旗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女人打两下子也没啥。再说在农村嫂子打小叔子也是有的。

  沈云芳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李红旗,也想看看他能耍成什么样子。

  “二嫂,我代咱娘给你真诚的道歉了。”李红旗说着还给沈云芳鞠了一躬,站起来又说,“咱娘今天这么做确实不应该,咱都是一家人,有啥矛盾都是咱老李家内部矛盾,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咱们完全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把问题说明白,绝对不至于动手打人。”

  沈云芳听了他的话,嘴角扯了扯,这个人确实会说话,这话里话外的都是他的理,这也是拿话点她,让她别动手打他呗。

  “二嫂,咱娘今天确实是冲动了,但是你也别怪她,她一个农村老太太,没见过啥世面,一辈子都在老家的村里,她哪见过你们做实验什么的啊,就是我也是看了一会儿才看明白。当然我说这个绝对不是想包庇咱娘,她做错了就是错了,我作为她的儿子,必须为她承担起这份责任来。二嫂,今天我和咱娘来本来是好意想看看你的,没想到发生了这种误会,但是不管咋样,都是咱娘的错,你也知道咱娘的脾气,希望二嫂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个老太太计较了,我代她给二嫂赔礼了。”李红旗说完又深深的给沈云芳鞠了一躬,最少停顿了五秒钟这才直起身子,足见他道歉的诚意了。

  保卫科长看着小伙子这样点了点头,不错,有错就改,他对这个小伙子的印象有些改观了。

  沈云芳看着他不说话,李红旗有些拘谨的看了看周围的人,一副壮士断腕的样子又说道:“我知道今天是咱娘错了,让二嫂受委屈了,刚才我也说了,要是二嫂心里实在是还憋气,那就打我两下解解气,我皮糙肉厚的,没事。”

  保卫科长看这事情到了这里也差不多了,毕竟都是一家人,沈云芳同学虽然受了点气,但是以后还是要和婆家这些人相处,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都退一步以后也好相处不是,于是他就开口准备劝和,“嗯,不错,这才像个男人,有错不怕,犯了错误得勇于承认,积极改正,这才是好同志吗。都是一家人,哪有勺子不碰锅沿的,现在大家把误会解开了,也就好了。沈同学,你看”

  保卫科长这话还没说完呢,就看面前的男人像离弦的箭一样从眼前飞驰而过,然后一声巨响过后,身边的沈同学淡定的收回了脚丫子。

  好一会儿之后,屋里才想起高低两声嚎叫。然后就又是一阵的哭天抢地。

  “你、你这是干什么?”保安科长问道。

  “他不是说我要是还觉得憋气的话,就给他两下子吗,我心里确实是憋气,不过考虑到不管真假他还有一份孝心,我就不给他两下子了,就一下子就行。”沈云芳从椅子上站起来,出了一口气,“行了,我心里的气消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真是麻烦您了,谢谢您了,我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