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三十三章撕破脸皮
  最后跟保卫科走出教室的除了李红旗四人之外,还有沈云芳。

  到了保卫科之后,保卫科长往办公桌后面一坐,电棍往办公桌上一放,说道:“行了,你们说说吧,这是想要干什么,跑我们农大来打人骂人,你们当这是你家炕头呢,告诉你们这是首都,不是你们能够猖狂的地方。”他说道激动处还拍了两下桌子。

  沈云芳进屋之后就捞到了一个座位坐着,现在她坐在这也想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突然就过来首都了,而且还进屋就动手打人。想到自己脸上挨的一巴掌,沈云芳眼里厉色一闪而逝。

  邱淑萍几个人就是窝里横,现在看到这个蛮横的人,一个个乖的像小猫一样,也只有李红旗还有些胆色,出来分辨了一下。

  “这位领导,这是个误会。是这么回事,我和我娘我媳妇还有我丈母娘是来首都找我二嫂的,我们这是刚下火车就找了过来,费了挺大劲的,所以心里就有些焦躁。刚才我娘看我二嫂和别的男人头碰头的离得那么近,老太太封建,还以为二嫂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二哥的事呢,这才没控制住跑进教室吵闹了几句,还不小心打了我二嫂一下,真是不好意思,我带我娘给各位领导赔不是了,因为我们,让大家跟着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李红旗怎么说也是个人才,虽然在家里面总是智商堪忧,但是在外面的时候,还是能够做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

  保卫科的科长转头看沈云芳,那意思是问这小子说的对不对。

  沈云芳冷哼了一声,她就从来没看上过李红旗这种小人,他说话避重就轻就不说了,就这样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泼脏水也真是够了。

  “李红旗先不说咱们的关系,请你在说一下刚才的话,什么叫我和人头碰头离得太近,你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很容易引起歧义的,我怎么说也是个军嫂,军人的尊严可不容你这么践踏。”沈云芳这话说的铿锵有力,自己不说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就说她一个军嫂,也不是能让他们这么污蔑的。

  保卫科几个人对沈云芳肃然起敬,这个时候军人还是最可爱的人,大多数人对于军人有着一种天生的崇拜和敬仰,对于军嫂也是多了一分宽容和爱戴。

  “有啥不明不白的,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跟别的男人离的那么近,差点脸贴脸了,我扇你有什么不对,哼,我还觉得我扇的轻呢。”邱淑萍比划了下儿媳妇和别的男人之间的距离,心里很是不屑,她根本没认为自己做错了,她认为自己做的蛮有理的。

  “无知。”沈云芳看着这个老太太,只能给她这么个评价,别人即使无知也知道要藏拙,这个极品自己没啥本事还总是能到处惹是生非,拿无知到处去炫耀,也不知道她那大脑是怎么长的。

  “哎,你说谁呢,我是你婆婆,你敢这么说我,还有没有家教了。”邱淑萍就敢和儿媳妇耍能耐。

  “就你这品行还跟我提家教,你配吗。”沈云芳一点没留口德,“李红旗你也是大学生,你不应该看不出来我刚刚是在干什么,是不是你得给你这个无知的娘讲一讲这些是个人就能懂得的事情啊,别让她这一天天的人味儿不懂还出来瞎嘚瑟。”

  “你、你……”邱淑萍被儿媳妇挤兑的没脸,在这个地方她还不敢撒泼,只能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胸口,佯装难受身子直往旁边歪歪。

  “哼,大家可看到了,我可是一下子都没动她,她要是今天在这有个好歹的,可不关我的事啊。”沈云芳端详着自己的玉手,凉凉的看着老婆婆装。

  “二嫂,娘被你气成这样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李红旗一副看不下去了的样子。

  “哈哈,真是好笑,我在班级好好的上课,是你们推开门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一巴掌,现在到是我的不是了是吧。”

  “不是,这都是误会,你少说一句……”李红旗想和稀泥。

  “凭什么我要少说一句,你们轮班骂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要少说一句,现在我就说了几句实话怎么就让我少说一句呢,我问你我话里骂人了吗,没骂吧。我说的那句不是事实,没有吧。既然这样,我凭啥不能说。”沈云芳心里想我骂的就不是人。

  “我知道二嫂受委屈了,但是这不是老人吗,她不是咱们妈吗,对老人咱们要宽容点,我娘带大我们几兄弟不容易……”

  “行了行了,你别跟我说这些,那是你妈,不是我妈,她养了你们兄弟几个,你们孝顺我不管,但是她没养我一天,我没有义务在这种事上还让着她。”沈云芳这是真的不想好了。

  “你个不孝的玩意。”邱淑萍不服的骂道。

  “孝顺也得看要孝顺的人啥样,就你这样的,还是拉倒吧。”我跟你离的远点,还能多过今天消停日子。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我的好儿媳妇啊,我要找你们领导,我要告她,这么个不孝的玩意,她还能上大学,我要你们领导把她开除。”邱淑萍被气的呼哧带喘的,她发现要是这个二儿媳妇不把她当老人尊着敬着,她还真的拿她没办法。

  “你要告就告,你告到哪我都不怕你,我作为一个儿媳妇能做的需要做的我都做到了,我问心无愧,到是你们,最好给我个交代,否则我也得去告你,你这是故意伤害,班级里所有的同学都能给我作证。”既然都扯破了最后一层遮羞布,沈云芳还有什么顾忌啊,你要告那更好,她那每年一百块的养老钱最少能剩下一半。

  “那你也把我们家红旗给打了啊,那是不是说我们也能告你去。”郑桂兰的反应也不慢,立马就叨到理了。

  “行啊,你告我吧。”沈云芳无所谓,“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我这是正当防卫,即使把人踢伤了,我也就是负责医药费。我也喝出去了,你去医院看病,多少医药费我都出。同样的,我的医药费你们也准备好吧。”

  “你有啥要看病的,就打了一巴掌,现在红印子都下去了,你去医院看什么,想讹人啊。”郑母插嘴道。

  “你那是啥眼神,我现在头疼你知道啊。”她就是讹人了,怎么地吧。

  “那、那红旗还肚子疼呢。”郑母想到,你会头疼,我们不会肚子疼啊,不就是装吗,谁不会啊。

  “好啊,你们肚子疼好啊,那咱们就一起住院,相互掏医药费呗,咱看谁先出院。”反正她有钱,她怕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