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二十八章实习工作
  沈云芳虽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但是她却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也是一个认准了目标之后,就会去持之以恒的去努力的人。.

  留校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她想她要是这个时候振臂高呼说自己不想留校,只想去个离家近点的单位混吃等死的话,肯定会被一群人围殴的。

  要知道现在的人精神境界都高,大家都想着如何为建设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都在撸胳膊挽袖子的准备大干一场的,很少有沈云芳这样自私自利的,光想着自己好的人。

  当然这样的人也必须要有,可是就算是这样的人,能被分配留校实习也算是条最好的出路了。

  沈云芳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也是个惜福的人,所以她也就纠结了那么一下下,周一就精神饱满的投入到实习工作中去了。

  蔡老师是农大比较有名的老师,第一他是个动刀的教授,他教授农学系学生植物形态学,其中植物解刨学是他的强项。第二他是个脾气非常火爆的教授,听说曾经有个人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被他拿着手术刀追着满校园的跑。第三他是一个认死理的教授,他的人生里只有黑白、好坏,别的弯弯绕绕他干脆就不过心不走脑,所以所有人不要想在他这里走什么后门,别说走后门了,就是窗户也没有啊。

  农大从上到下对于这个老师都非常的礼遇,学生不敢得罪他,那可是真的说挂科就让你挂科的,领导老师也不愿意招惹他,他既不会看领导眼色又不会阿谀奉承,他要是较真起来,能追着你满校园跑。

  把沈云芳分配给这样的老师当实习生,那就是陶副校长准备为难她的。

  沈云芳开始的时候也是挺忐忑的,她当然上过蔡老师的课,可是当时上课的时候只要认真听讲,课下完成作业就行了。和蔡老师真的接触不多,不过现在她作为跟着蔡老师的实习生,那差不多就是蔡老师专属打杂的。

  当然蔡老师从来也没有当她是打杂的,不过他还是非常认真的每次上课或者有什么研究都带着沈云芳,让她跟着学习。

  一星期后,沈云芳就渐渐适应了紧跟蔡老师的学习方式。只要她认真的按时的完成蔡老师交代下来的任务就行,别的蔡老师一点都不计较。

  而实习工作和上学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最起码在时间上她就很是宽裕。她只要跟着蔡老师一样上课下课就好,蔡老师一周十六节课,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的了,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管。

  沈云芳慢慢的从中品出点滋味,嗯,不错,在学校实习还是要比在农业局什么的实习要强一点的吗。

  “妈妈,妈妈,快点,快点,在墨迹一会儿我和妹妹上学就晚了。”早上胖胖小朋友在家里急的乱转,眼瞅着上课的时间一点点接近,妈妈居然还没有穿好衣服,这也太慢了。

  “对啊,妈妈快点,迟到了就没有小红花了哦。”满满睁着大眼睛监督妈妈穿衣服。

  “是吗,到时间了啊,那妈妈就快点。”沈云芳从卧室里出来,接过儿子递过来的鞋子就穿了起来,刚站起来准备开门往出走,就想起来一件事,“哎呀,你们等等,我好像忘带手表了。”她摸着光秃秃的手腕子就准备往卧室里走。

  “妈妈,手表在这里,给,咱们赶紧的走吧。”胖胖赶紧的把自己妈妈拉着,然后从鞋架上把手表递给妈妈,最后还摇头叹气,他这个当儿子的怎么这么命苦呢。

  去年每天早上还是妈妈追着他们让他们快一点呢,到了今年这个角色就换过来了,现在轮到他天天催着妈妈了。

  “哎呀,还是我家大宝最可人了,来亲一个。”沈云芳大方的在自己儿子小脸上印下一个香吻。当然有了儿子的必须要有闺女的,“来满满,妈妈也亲一个。”

  满满被亲的很高兴,很有和妈妈玩下去的意思,不过胖胖挠头了,“不要在亲了,上学要迟到了,咱们赶快下楼吧。”

  “嗯,妈妈是在教育你们,干什么事情都要有时间观念。”沈云芳觉得自己的教育太成功了,看看原来小拖儿女现在不拖了吧。

  在胖胖三催四请下,娘几个才下楼,沈云芳骑着新买的自行车把两个孩子送到了托儿所,她在施施然的去了学校。

  前两节课她没课,今天是三四节的课。

  “小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不是三四节的课吗?”办公室里的一个老师看到沈云芳走进来,就闲聊似得问道。

  “嗯,早上送孩子去上托儿所,就直接过来了。”沈云芳把包包放到自己办公桌上之后,拿起笤帚就开始打扫办公室的卫生。

  “小沈你放那,我来,我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教授看到沈云芳要打扫办公室的卫生,赶紧的要接过笤帚,今天是他值日。

  办公室里面一共有六个人,正好一天一个人值日,这都是之前就排好的,沈云芳进来这个办公室之后,虽然值日没有提议把她加进去,但是她还是很有眼力见的,除了蔡老师值日的那天她包了之外,每次早来学校了也会主动的去打扫卫生。

  沈云芳没给他,而是笑着说道:“王教授,你一会儿上课,你就去忙你的去吧,我没事,扫几下就完事了。”

  “哎呀,还是年轻好啊。”出感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

  沈云芳低头扫地对她的话只是笑笑,在这个办公室里,大多数人都是比较友善的,除了这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可能是觉得沈云芳比她年轻嫉妒还是怎么的,反正平时说话的时候总是话里有话,逮着机会就刺得沈云芳几句。

  “于老师,你这是埋汰我呢是吧,在我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面前说年轻真好,是嫌弃我老呢吧。”王教授说这么几句话,算是给沈云芳解了围。老同志也是看不上于老师仗着身份,欺负年轻人,不过大家都是同事,这样的事不好明说,也就是找机会帮帮沈云芳而已。

  “王教授,你可是说笑了,对您我尊敬都尊敬不过来呢,怎么可能是说您呢。”于老师也是个活络人,在沈云芳没来之前,她也是个知性温柔的年轻女老师。

  “哈哈,说笑说笑,大家都别当真啊。”王教授成功的化解了这场办公室里的一场小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