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二十六章要实习了
  三月份农大开学,沈云芳早上把孩子送去幼儿园之后,就骑车去了学校。 .

  “沈云芳,你来了。”

  沈云芳正在车棚里停车子,就听到有人叫她。她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班级的女同学牛长青。沈云芳跟同班同学因为补英语课的关系,相处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是又因为她不住寝室,和同学之间又不是那么亲密,总之这关系不疏远但是也不算太亲近,上不上下不下的就卡在中间。

  “是啊,怎么在这里,没去班级呢。”沈云芳笑着和来人打招呼。

  “不想在班级里待着,他们讨论的那些我都不爱听。”牛长青说着还叹了口气。

  沈云芳有些想笑,牛长青的身板子就像她的姓一样,牛气冲天,这要是一个男生的话,这样的身材绝对是上品,但是这样的膀大腰圆要是放在一个女生身上就不是那么受端详了。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这个身材才考的农业学校。

  这学期就是大四了,她们这届的学生都要分配到各地的农业局、农科院什么的去实习,实习地点都是学校分配。

  学校分配的原则就是就近分配,你家在哪里,那就很可能你会分到哪里实习,而实习单位还关系到毕业之后分配的问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在哪里实习,那一年后毕业的时候你就会分到哪里上班。

  很多同学都是从农村考过来的,要是按这种分配原则,他们很可能会被分到离家近的小县城工作。在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后,没有几个人会甘愿回去那种小地方。

  所以很多心思活泛的,家里有能耐的,在上学期末就开始了忙活。到现在为止虽然还没听谁大咧咧的在同学们面前说他已经定了实习单位的,但是有些同学整天春风得意的,和那些愁眉苦脸的同学放在一起一打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没办法,到这个时期了,大家就对分配的事情最关心了。”沈云芳锁好车子,拿起自己的包包,跟牛长春一起往教学楼走去。

  “可是咱们这样的,就是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老师们一句话就能决定咱们的未来。”牛长春有些悲观,她家在最北边的一个农村,要是按学校的分配原则,她很可能就会被分到偏远地区,所以这段时间她心情非常不好,连这个年都没过消停了。“我看你不着急不着慌的,是不是已经确定有好地方了。”她早看沈云芳有些不对劲了,别人不是着急、焦躁,就是兴奋、高兴,就没看到沈云芳有这些情绪,她从来都是很淡定的那种,即使面临着毕业分配她也是这个德行。

  沈云芳当然是心里有底了,但是这话却不能说,“哪有,我啊在哪都一样,想想,咱们这样的,分到哪不都是国家干部啊,分到哪国家都得给你工资,在哪挣得都是一样的钱。”

  “那哪能一样。”牛长春以一种你不会这么白痴吧的眼神看着她,“我娘都说了,要是我能分配到大城市去,那以后找对象都能找个好的,要是分到老家去,可能对象还是得找个泥腿子。”

  得,这孩子心眼好像也不太全乎,她娘说的这些话,居然就这么大咧咧的和人分享了。

  “呵呵,这也不是绝对的。”沈云芳觉得这个话不太好回答,只能是打哈哈了。

  “沈云芳,我知道你肯定已经找好了实习单位了,你心地最好了,你看看你都定下来了,能不能帮我找找人看也给我分个好点的地方,需要多少钱你跟我说,我娘说了,就是头拱地也给凑上。”牛长春看班级就要到了,有些扭捏的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这种请求沈云芳当然是不能答应了,别说她没这本事,就是有那人脉她也不能答应啊,她是那差钱的人吗。

  “牛长春,我不知道你打哪听说我已经找好实习单位的,但是我确实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分配到哪里,不过我爱人是当兵的,所以我分配到哪里很可能还得看部队那边的情况,我自己做不了主,所以你们看起来我好像对这事有些不上心,不是我不担心,而是我担心也没有用,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我爱人在哪当兵,我就带着孩子跟到哪去。”

  这个沈云芳还真的没有说假话,开始的时候她还真的不太在意这个事。当时她的想法就是随意,把她分回老家那也行,她觉得也不错。不过后来马立国提醒了她几句,“你回老家实习去了,那你家俩孩子咋办,也跟你回去老家那边?那边有咱们这样的托儿所吗,有我大姨子这样的所长吗,你放心把自己家这么小的孩子交到别人手上吗?再有,你家的这两套房子怎么办,你就住了那么两年就不住扔到这里了?”

  沈云芳对于房子的问题不担心,自己不住那就留着,等着以后是拆迁还是升值都行。不过马立国说的孩子的问题,她还真没考虑到这点。自己在哪都无所谓,怎么都能把日子过舒坦了,可是自己家两个孩子可不一样啊。胖胖还好说,他怎么的也四岁了,什么事都能学明白了,就是在托儿所被老师或者同学欺负了也能回家跟她说说,但是自己家满满可是不行,满满才三岁,话还乱乱的说不明白呢,指望她自己告状肯定是不行。再说要是换了地方,人家不一定会让满满这个小豆丁和她哥哥一个班,那自己家满满肯定是不能干的啊。

  沈云芳想了想,觉得自己还真的不能现在回老家,怎么的也得满满稍微大点,说话利索了才行。当然,等孩子长大点,就要上学了,在都上学和在小县城里上学,那差距还是蛮大的,所以怎么看她好像都应该留在都的。

  但是都也不是那么好留的,沈云芳也没有那么大的人脉,她到是有钱,但是想找人把钱送出去都不知道找谁啊。

  马立国作为都的坐地户,当然要帮着沈云芳跑这个事情了。

  他们上蹿下跳的好几天,还没找到能办这事的人呢,就有个穿着一身军装肩上几道杠杠的人来通知沈云芳,她的分配问题部队那边已经帮她联系了,让她等着分配就好。

  当然分配的原则就是跟着李红军走,李红军在哪当兵,她就会被分配到哪里去上班。

  过后她想了想,总觉得有哪不对,没听说过军嫂的分配部队里都干预的啊,那那些分居两地的人都是怎么回事呢?

  沈云芳当然猜不到,那是老长特别吩咐的,李红军在战场上为了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浴血奋战,那部队也有义务帮他把媳妇孩子安排好,要是真的给分到天边去,以沈云芳那爱折腾的性子,还不知道会干出多么出格的事呢,所以还得是留在眼跟前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