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二十五章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亲家,咱们的心都是一样的,我们当老的也想孩子们都能好好的。 . 但是咱家的条件在这摆着呢,俩孩子结婚还有小兰这几次住院,我们老两口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暂时家里实在是没钱啊,要不这样,你们让我们在缓缓,等我们再攒点肯定给俩孩子在县里买房子,你看行不。”李老头没有办法,只能是厚着脸皮跟亲家打商量。

  邱淑萍在旁边听着没说话,因为她知道家里确实是没钱了,一分都没有了,手里没钱,她一点底气都没有,全指望着老头子能说动亲家,她不稀罕小兰这个儿媳妇,但是却担心儿子的工作、儿子的前途。

  “那可不行,你们在攒两年那得啥时候了,我闺女现在都二十二了,在过几年那都是老闺女了,就是想生孩子恐怕也生不出来了吧,再说你们两口子不急着抱孙子啊。”郑母可不能让他们拖那么长时间,现在大夫说自己闺女身子这样,可能以后真的就不能有孩子了,既然没有孩子傍身,那就得帮闺女多弄点钱在手里,这男人以后啥样说不上来,所以有钱在手才是最实惠的。

  李老头张了张嘴,嘴里的话也没有说出口,他咋能当着亲家的面说他不缺孙子,他咋能当着亲家的面说他不急着抱孙子呢。

  “老哥哥,你也别为难,我听小兰说,红旗还有个二哥在部队里,展的还不错,现在他二哥两口子都在都那呢?”郑父端着一副牲畜无害的笑容,说着最无耻的话,“看来,你家老二的条件不错啊,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红旗现在有困难了,我相信只要你们二老出面,你家二小子应该是愿意帮红旗一把的。”

  “这、这不行,这不行。”李老头听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事不行,红旗是他和老伴的责任,不能因为红军日子过的好,就啥玩意都找人家。再说红军每年还要给他和老伴一百块的养老钱,他一个当兵的,就是在出息,工资也是有数的,他自己家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怎么能去给二儿子找麻烦呢。

  再说去年二儿媳妇回来一趟,老婆子也提了这件事情,二儿媳妇搭茬都没搭茬,啥意思还用说吗,他不能因为要就着小的,就去捣乱老二的日子啊,要是因为这个事老二两口子在打起来,那成啥事了。

  “我们家早就分家了,老二两口子已经分出去单过了,现在红旗有事也找不到他二哥啊。”老李头只能以分家为借口搪塞了。

  “老大哥这你就想左了,虽然你们家分家了,但是在分家老二不也是你儿子吗,你生了养了他就有义务孝顺你,你说是不?在说给红旗他们小两口买房子,也不全是为了他们两个,买了房子以后你们老两口不也可以去住一住吗,所以认真算起来,让你家老二孝敬孝敬你们二老也不为过。”郑父当然知道李家的情况,早就想好了对策,“老哥哥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事对不对,我家小兰嫁到你家两年,孝顺老人、照顾男人,小兰做的啥都不差。当初说能在县里买房子也是你们,可是到现在了我们连个房子影都没看到。我们家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之前你们不买我们也就不说啥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闺女的身体已经被你们家糟害成这样,我们要求你们履行当初的承诺过分吗?不过分吧。至于你这房子咋整我就管不着了。不过我把话撩这了,我闺女现在身体这样了,她和红旗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闺女好了,那你儿子肯定也差不了,要是我闺女过的不好,哼哼。”他最后哼哼了两句代替了威胁的话语,但是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郑父是李红旗的顶头上司,他想找李红旗的麻烦,想让他干不下去,那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是他要是高兴了,想让李红旗往上进一进,那也不是难事。

  “爹……”李红旗看着自己老爹,满脸的乞求之色。

  “老头子啊,亲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初我就说,红旗咋地也是红军的亲弟弟,红军有能力帮红旗一把咋就不行了,就是那个老二媳妇挡着,要不当初就在县里买上房子了,哪还有现在这些事,我孙子又多三个了。”邱淑萍也临阵倒戈,把责任全都推到二儿媳妇头上去了。

  “对啊,我也听红旗说过这事,亲家不是我说啊,都说娶妻得娶贤,你这二儿子就是展的再好,娶了这样一个媳妇可有你们老两口受的。不是我这个当娘的自夸,我闺女那是顶顶孝顺的孩子,从小到大就从来没忤逆过我们两口子。这不摆到一起,根本看不出好赖来,现在摆到一起比较了,你们也看看到底你们以后跟哪个儿媳妇养老好。”郑母明面上是不要脸的夸自己闺女,但是细品品,她这也是话里有话。

  你们老两口可是想清楚了,以后跟哪个儿子过,要是跟小儿子过,那你们以后过的好赖了不就是我闺女一句话的是吗,你们现在不偏着点,到时候还想让我闺女给你们养老,那就没门了。

  之后不光郑父郑母一个劲儿的夹枪带棒的冲着老李头来,就是李红旗和邱淑萍也跟着劝,一个扮可怜以博取老爹的心疼,一个看似明理的劝说,其实都是一堆的歪理。

  老李头本来也不是那么明白的人,要不也不能把家里弄成这样,现在被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心里也动摇了起来。

  这么多人看着,最后不得不同意去找二儿子颠倒点钱,先给小儿子在县里买个房子,让他们两口子先安顿下来再说。

  等老李家三口走了之后,郑桂兰这才出声问道:“爸妈,这样行吗?”

  “怎么不行,就是不行也得行。小兰我可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体这样了,都是他们老李家害的,我现在能这么平心静气的跟他们说话,那可是全为了你。不过你不能生孩子这事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就咱们家三个人知道,就是红旗那里你也不能说知道吗?”郑母坐到自己闺女床前开始吩咐。当初小兰流产的时候李家人都不在,只有郑母在医院这里,大夫说的情况也只是她们母女俩知道,当然之后郑母跟李家人说的就是改良版的,大夫那里也让她给封口了,所以暂时李家人那边还不知道小兰以后都不能生的事情。

  “可是,这么大的事,不告诉红旗能行吗,要是以后我都不能生……”郑桂兰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现在除了哭也只能哭了,她好怕,要是红旗知道她不能生了,会不要她。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郑母坚定的说道,“还有我跟你说,以后你在李家可不能是这种软和的性子了,你要知道你这辈子可能都没有个孩子能傍身,你要是想过好日子,不让李红旗起刺,那你以后就要想办法抓住老李家的管家权,钱都在你这,我就不信他就是知道了,还能怎么蹦跶。”没钱你还想找别人,你拿啥娶小的;没钱你还想生孩子,你拿啥养。

  郑母的目标很明确,既然闺女因为老李家把身体糟害成这样,那老李家就得养活自己闺女一辈子,李红旗只要还在自己家男人手下,他老李家就是不满意,你也得给我眯着。她自己得用心教教这个傻女儿,情啊爱啊什么的能当饭吃啊,她这种情况,只有把一切都抓在自己手里才是她最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