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四章亲家打仗
  李红旗琢磨了几天,澳门赌博网站:还没琢磨出怎么样从二嫂手里抠出点钱来呢,他媳妇就用不到了。

  郑桂兰住院一个月,最后还是没有保住这胎,在娘家亲妈搀扶着上厕所的时候,一不小心,这胎就流掉了。

  到是省事,这次连刮宫都不用做了。

  郑桂兰这个哭啊,怨天怨地怨祖宗,她自己身体不好,没保住孩子,全天下人都对不起她了。

  丈母娘也陪着闺女一起哭,哭着哭着又心疼闺女,劝着让闺女别哭了,做小月子呢,哭多了以后眼睛疼。

  郑桂兰现在哪还管的了那些,大夫已经说了,她这胎要是没保住,以后想怀孩子就难了,就是怀上了也得像现在这样保不住,那她还有什么以后了,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谁家能要啊。

  郑母听闺女哭的这么惨又忍不住跟着哭。

  哎呀,总之,整个郑家和李家都笼罩在悲伤的迷雾当中。

  伤心过后,郑母开始考虑自己闺女的后路,以后要是真的闺女不能生孩子了,咋办?还跟李红旗过不?李家那个老太婆可不是啥好人,自己闺女这样在老李家不得被欺负啊。可是要是离婚了,闺女也找不到啥好的了,谁能要一个不能生的女人啊。想来想去,郑母觉得闺女不能离婚,看来看去,虽然那个婆婆差了点但是这个女婿还是个好的。这样的话,为了闺女,她就只能是把责任全推给老李家。

  “我们家闺女嫁给你们老李家可是到了八辈子霉了,当初结婚的时候说好的,你们家在县城给我闺女买房子的,结果结婚了你们家就变卦了,房子不买了,让我闺女跟你们住在农村,要不是来回的跑,我闺女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能摔没了吗,你们老李家作孽啊,还我外孙子来。”郑母看到亲家老两口就坐地下开始哭诉,那可真是声泪俱下,情真意切至极啊。

  “这、这咋能怪我们,那是你闺女自己没福气,身子不好,我也没看哪个老娘们坐不住孩子还怨这个怨那个的。”邱淑萍这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说的。

  可是她这几句话就捅了马蜂窝了,郑母嗷嗷的就起来要挠邱淑萍,“你这个老东西,你说谁呢?谁没福气呢?我闺女在家养了这么多年,啥毛病没有,咋就嫁到你家不到两年,就流了三个孩子。你这个老东西还说是我闺女没福气,我看是你老李家做了什么缺德事吧,这是你们老李家的报应,老的不积德,都报应在小的身上了。”

  邱淑萍被她冷不丁的一抓,就在脖子上抓了两个血林子。邱淑萍在打架这事上也从来没让过人,反应过来之后,就挥舞着两只大爪子反击了过去。

  李红旗哪能让老娘和丈母娘打起来呢,老丈人还在旁边看着呢,所以他只能是拉着自己老娘,尽量的劝着双方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邱淑萍被儿子抓着手,就这么又被对面的郑母抓了好几下,她着急了,“你放开,红旗你放开我,看我不挠死这个老东西的。”

  李红旗哪敢放开啊,听了老娘的话,只能是死死抓住。

  “妈,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打仗解决不了问题。”他这话是对老丈母娘说的,然后他又转身朝自己老娘喊道:“娘,小兰刚没了孩子,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能不能不作了,让你儿子我喘口气行不。爹你来帮我拉着点。”李老头在后面扎扎着手,也不知道咋下手,老伴和亲家打的难分难解的,他一个老头子咋拉。

  “真是胡闹,胡闹,快点给我住手。”他也只能站在外围喊话了。

  邱淑萍被儿子骂懵了,“这、这咋是我作了呢,明明是她先动手的啊。”

  李红旗才不管她说什么,看两个人都不打了,这才放开老娘的手,扑通跪在了老丈人和老丈母娘身前,“爸妈,我对不起你们,你们把小兰这么好的姑娘嫁给我,我却没有好好照顾她,让她遭了这么大的罪,我、我对不起小兰也对不起你们。”他说着说着眼眶子就红了。

  老李头看自己儿子就这么给外人跪下来,心里绞着尽的难受啊,可是他最笨还说不出啥狠话来,只能是看着儿子在亲家面前伏低做小。

  郑父叹了口气,弯身把女婿给扶了起来,“这也不全怨你,可是你是个男人,就得有担当,我家小兰因为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得给她一个说法。”

  李红旗狠狠的点头,“是,我一定不能在让小兰跟着我受苦了。”

  “光说大话可不行,我家小兰已经受你们家一次骗了,这次在拿嘴上糊弄我们可不行。”郑母在这场打仗里基本上没有受伤,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看到对面手下败将的惨样,她心里很是明媚。

  “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也不用你们咋地的,就把当初结婚时候答应的房子买了,让他们小两口有个地方住,不用来回这么跑,能消停过日子就行。”郑父眼睛里藏着算计。“红旗是个很有前途的小伙子,在我的部门干的非常不错,业绩突出,但是这么把时间都浪费在来回的路上,还怎么干好工作,怎么要求进步。我看老大哥能培养出这样的好儿子也不是目光短浅的人,咱不能因小失大啊。”

  “对,我们也不要求别的,这是你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就答应的,我闺女现在这身体,经不起这么糟害的,他们两口子要是在县里有了房子,我闺女在调养两年身体,肯定能让你们老李家抱上大孙子。红旗现在在我们家老郑手下上班,那以后好了赖了的不就是我们家老郑一句话的是吗,我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只要我闺女过好了,过舒坦了,这些都不是事。”郑母变脸快,刚刚还和亲家母打仗呢,几分钟没过就能笑语嫣然的,也是人才了。

  李红旗不吱声了,他听出来这是岳父岳母在威胁自己家呢,拿自己的前途做条件呢,他不喜欢被人威胁,但是却满腔的心思想往上爬。

  李老头不傻,他当然也听出了亲家的意思,可是亲家提出的要求却让他皱了眉头,在县里买房,没有个三五百的根本买不到,可是现在自己家因为小儿子结婚,小儿媳妇住院这三次,已经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而且还借着好几百块的外债呢。现在又说要在县里买房,拿啥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