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一十九章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盖家屯沈大爷家。

  沈大爷给老伴读了闺女的来信后,气的把手里的信纸都给扔了,指着地上的信纸就骂道:“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心眼子不正的畜生呢,这跟去首都好的没学会,就学会在背后耍这些小心眼子了。天天看不上人家云芳,说人家这说人家那的,就她那心眼子能看上谁,现在居然还想捅咕咱们帮着她干这么缺德的事,她可真是长能耐了。”沈大爷越说越气,到最后手都直哆嗦。

  “哎呀,你可小点声吧,恐怕没人听到是不?”沈大娘一下子从炕上下来,然后弯身捡起信纸,拍了拍上面的灰说道:“你也别说那些,云秀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沈大爷把牛眼睛瞪了起来,“你说啥屁话呢,云秀不懂事,你这么大岁数了咋还跟着不懂事呢。”

  沈大娘被老伴骂了心里也不痛快,脸上挂着假笑道:“哎呦呦,这是说道你宝贝侄女的心里不高兴了。云芳有你这么个疼侄女的大爷,还不行我这个当娘的给我闺女说两句公道话啊。”

  “我看你是一天在家都闲出屁来了,就胡搅搅吧。”沈大爷被老伴气的,背着手就往出走,再在家待着,肯定得吵吵起来,过两天消停日子咋就这么不容易呢。

  “你看看你这人,有话就好好说呗,你跑啥跑。”沈大娘也没在意这些,她心里就是觉得,老头子这是没理了,所以才不跟自己说往出跑的。

  沈大爷走到门口了,澳门赌博网站:才想起来又转回家交代,“我可告诉你,云秀在信里说的那事你不准去告诉别人去知道不?”

  “行了,行了,老爷们家家的,天天管的事还不少呢,赶紧的该哪去哪去,这点事我还不知道吗。”沈大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沈大爷这才放心的往外走,“你知道就行,云秀我是管不了了,不过云芳已经不欠咋啥了,咋不能那么丧良心的去给那孩子添堵。”沈大爷正常的时候,还是一个很明理的人的。

  沈大娘在后面翻了个白眼,看人走了,这才嘀咕道:“谁丧良心了,谁丧良心了,她沈云芳吃了我的喝了我的,现在还这么对我闺女,到底是谁丧良心了。以为就给那一百块就算是还完了,当谁是要饭花子咋地。”

  沈大娘原本也不是个多么无私的人,在自己亲闺女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女之间,她当然会偏向自己闺女了,就是想的,也都是以自己闺女为出发点的。

  原来在村里住,眼界窄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是自从上次去看了闺女,看到自己闺女和侄女天差地别的日子,她这当娘的心里就不好受。回来之后,她晚上睡不着的就寻思这事。

  你说自己闺女也不差,凭啥云芳那丫头片子能过的那么好,拖着两个孩子还能去首都上大学,还在那买了两套房子,自己闺女却只能挤到婆婆家,不招人待见的在家干呆着。

  你说这上哪去说理去啊!

  沈大娘作为亲娘,也是魔障了,她已经看不到别人的好,只惦记着为啥自己家孩子不如别人好呢。

  沈大娘自己念念叨叨的又细数了一遍沈云芳有啥对不起她和老头的地方,有啥对不起自己家云秀的地方,又看了看手里的信纸,心里越发觉得闺女信里说的对,凭啥沈云芳能在首都挣钱都不带着自己家云秀呢。

  要说亲,自己家云秀怎么的也和她有这血缘上的关系啊,不比王大栓一家亲多了啊,为啥沈云芳把王大栓一家信上只说是大栓两口子,但是沈大娘知道他们是一家子一起走的,这么前后一联系,也就知道他们一家都去哪了都叫去了,却不叫自己家云秀呢。

  要说有仇,那沈云芳和她婆家的仇不大了去了,从她没结婚开始,一桩桩一件件的,数都数不过来,自己家云秀犯的那点小错跟她婆家都没法比,她为啥有了好事不叫自己家闺女,反而把她大姑姐叫去了。

  沈大娘又想起来上次沈云芳回来的时候,在家里那出死样子,自己闺女都被扔到家里没人管了,她这个当堂妹的都没说要过去看一眼,给自己家闺女撑撑腰,自己求着她去看,她都不答应。

  沈大娘想到这些心里就有气,这不是欺负人吗,欺负自己老两口子不识数,欺负她闺女好欺负怎么地。哼,既然你沈云芳能做初一,那就别怪她做十五了。

  说做就做,沈大娘趁着老头子不在家,穿好鞋就出门上邻居家唠嗑去了。

  没过几天,沈大娘故意透露出去的消息就已经传到桃树村去了。

  “啥?你说啥?”邱淑萍瞪大眼睛问道。

  “哎呀,这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行了,我家里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啊,哪天再来串门。”邻居看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紧的找理由溜了。

  “娘,我看吕大娘说的应该是真的。”李红旗等人走没影了,这才从对面屋走了进来。

  “我说呢,今年过年你大姐都没回家来看一眼,原来这是去你二哥那去了。”邱淑萍念叨着。

  今年家里事多,年前小儿媳妇又查出怀孕来了,她在家伺候的是小心翼翼,拿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伺候祖宗都没有这么细心的。结果还是在年前的时候,儿媳妇又流血了。一家人赶紧的把她送到医院,大夫说是先兆性流产,要在医院保胎。

  结果这个年,一家人都没过好,见天的往县里医院跑了。不说来回跑累不累的事,就说钱家里也真是没有了,儿子哭着跟她说让她想办法,她有啥办法啊,最后没办法只能是又出去借了一圈。

  都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她前一阵子借的那二百五十块还没还上呢,现在在去借,不说她有没有脸的事,人家也不愿意借给她了啊。

  她给人说了多少好话最后才借出来五十块,总算是先凑乎着把住院钱给交上去了。

  昨天她去医院换亲家母班的时候,亲家母可是说了,医院催着缴费了,那五十块要花完了。

  今天小儿子下班就回家来没去医院看着他媳妇,就是回来想法弄钱来了。

  “娘,不是我说,二嫂这么做可有点不对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就不跟你和我爹说一声呢,她找人过去首都那边,不得供人吃住什么的,替她干活咋也得给点辛苦费吧。你说说她就把这钱给了外人,咋不想着咱自己家人呢。”李红旗小眼睛一咪咪,就开始往出冒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