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一十八章放长线钓大鱼
  等把一行人送上火车之后,几个人往家走,“马哥,晚上你和嫂子到我家来吃饭吧,咱们顺便算算账,分钱了。”沈云芳直接说道。他们的存货已经都卖完了,这两天因为在四合院这边住有点不太方便,所以只能没提算账分钱的事,现在人都走了,她晚上也就带孩子回楼上了,钱也尽早的算明白的好。

  “行,一会儿我去通知你嫂子。”马立国同意。

  回到鸿升家属区之后,马立国回去上班了,沈云芳就带着孩子回四合院,她得去四合院收拾收拾。虽然大栓和李大姐两家人早上走的时候已经给收拾一遍了,但是还是有些东西需要去弄一弄。再有踏雪还在四合院呢,他娘几个要回楼上的话,还得接它去呢。

  娘几个到了四合院之后,沈云芳让孩子们自己玩,她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把整个四合院都收拾好后,已经是下午了,沈云芳就带着两个孩子一条狗溜达的回楼上去了。

  过年这半个月她们都是住四合院这边的,家里已经好多天没回去了。她们娘几个走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楼上对门凉台上缩回去的脑袋。

  “妈妈,孙奶奶又在凉台上看我们了。”胖胖小朋友也发现了敌情。

  “嗯,我也看到了,估计是她想咱们了。”沈云芳睁眼说瞎话。

  几个人上楼去,果然看到对面的门开了一条缝,孙姨就在门后偷看呢。

  你说这人就没有个记性,可能是管不住自己这怪癖,总是爱监视着别人。

  “小沈啊,你过年带着孩子这是去哪了啊?”等她们娘几个站到门前已经掏出钥匙来看门了,对面门里的人没有忍住,还是推到了门缝探头出来问道。

  “没去哪啊,就是老家来了几个亲戚,正好就凑一块过年,也热闹。”沈云芳说话的功夫们就打开了,她示意孩子们先进,她对着孙姨回了这么一句后,就说道:“孙姨,我们刚回家,就不跟你多说了啊,我们得打扫打扫。”

  孙姨看着关上的房门呸了一声,小声的骂道:“骚蹄子,还不知道带着孩子跟哪个男人鬼混去了呢。”

  她从内心里已经认定了沈云芳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见吉田确实给这些老娘们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晚上,吃完饭后,沈云芳打发三个孩子进屋玩去,然后他们把桌子收拾了后就开始分钱。

  前后一共进了两次货,到正月十五之前,除了自己家孩子玩了点,剩下的都卖出去了,穆华新拢了拢账,前后一个月时间,他们一共买了六万二千一百六十块钱。

  除去他们每家出的五千块钱本钱,那盈利就是五万二千一百六十块钱,两家分,一家是二万六千零八十块,加上本钱,就是三万一千零八十了。

  马立国看到面前一大摞的纸币都傻眼了,“媳妇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做梦呢。”

  穆华珍很是不客气的在他的腰侧拧了一把。

  “嘶,你真下手啊,太狠了。”马立国脸都绿了,这是谁家的虎老娘们,对自己家男人还下的去这样的狠手。

  “你不是让我掐你的吗,我这不是怕你还以为是做梦呢,所以就用了点力吗。”穆华珍十分无辜的说道。

  马立国指着自己媳妇,说不出话来,还说啥说,摊上这样的媳妇,除了任命还能说啥。

  “行了,你们两口子要秀恩爱回家关门秀去,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找揍呢是不是?”沈云芳举了举自己的小胳膊。

  穆华珍本来想说你揍一个试试,突然想到云芳的实力,到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那现成例子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她还是别找不自在了。

  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她这个小公安也不够看啊。

  “你这是嫉妒,彻彻底底的嫉妒,等你家李红军回来之后,我一定把这事跟他好好说道说道。”马立国还没想到这茬,大咧咧的说道。

  穆华珍在旁边拉了拉他,澳门赌博网站:虽然他有的时候挺招人烦,但是怎么的也是自己亲老公,也是自己孩子的亲爹,不能看着他找死也不拉一把啊。

  马立国不明所以,看穆华珍给自己使眼色,一时半会理解不上去,就那么直勾勾的瞅着媳妇猜。

  穆华珍翻了个白眼,这人没救了。

  她在自己面前的这堆钱里面数出五捆十元的推到了沈云芳的跟前。

  “嫂子,你这是干啥?”沈云芳皱眉。

  “不干啥,给你钱呗。”穆华珍直不冷腾的就来了这么一句,沈云芳懵了。她这才噗嗤一笑解释道:“云芳啊,虽然咱们开始说好了一家拿一半本钱,然后挣的钱也对半分,但是现在嫂子却不能心安理得的拿一半的钱。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穆华珍很有范的制止了沈云芳开口,接着说道:“这一个月来,我们两口子基本上就是甩手掌柜,原来我还来做做饭,打打下手,今年王大娘来了,就更没我出力的地方了。你们一个个的风里来雨里去的出去卖货,嫂子都看在眼里。实事求是的说,你比我们两口子付出的多的多,所以按原来那么分钱肯定是不行的。”

  “嫂子,去年咱们不就说过这个问题吗,咱们是分工不同,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事,不能拿这个衡量的。”沈云芳不能认同她的说法,在最开始合作的时候,她就知道马立国两口子的情况,该多少就是多少,要是她觉得不合适,最开始她就说了。既然当时都同意了,没道理现在她在找后账不是。

  “那是我不知道咱们这次能挣这么多呢,我还以为像去年那样,咱们顶多一共就挣万八千的,嫂子就是跟你占点便宜也没多少,我就厚着脸皮都拿着了。可是现在可不能这样了,你嫂子我这辈子也没看到这么多钱过,我财迷着呢,给你多了我心疼,所以就给你这五捆。再说我这也是放长线钓大鱼,嫂子还指望以后继续跟着你挣大钱呢,所以咋地你也得让嫂子表示表示啊。”

  她看沈云芳还要往回推,虎着脸说道:“咱俩可别推了,这我还没跟你分摊这段时间大伙的伙食费呢,这老些人,米面粮油的,哪个都不少钱,再加上过年,肉你也没少买,这些我都不跟你细算了,都算到这五千块钱里了,你就别跟我推了。”

  穆华珍明显是有备而来,说的话都是一套套的,沈云芳最后没法,到底是把这五千块钱收下了。所以最后马立国家分到两万六千零八十,沈云芳分到了三万六千零八十。

  一个月的时间,把本钱翻了五倍,赚的真的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