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五百一十一章管够
  一九八一年春节沈云芳、李香莲、大栓、马立国四家人一起在四合院这里过了个富足的新年。 .

  还是分两桌,王大娘准备了十二个菜,可以说鸡鸭鱼肉都全了。小孩子们吃的满嘴流油,大人们在桌上推杯换盏。虽然还没有最后核算他们今年赚了多少,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明镜一样,今年他们没少挣。

  “妈妈,我们吃饱饭了,我和哥哥姐姐们出去放鞭炮行不行?”胖胖被众位小朋友推举说来当说客,凑到他妈妈面前说悄悄话。

  沈云芳往他身后看了看,七个孩子眼里都透漏出渴望,就是三个女孩子也一样,得,自己卖鞭炮咋也不能亏到自己家孩子啊。

  “行,不过你们都太小了,自己不能放小鞭,这样吧,你和哥哥姐姐拿点摔炮和呲花出去玩吧。”鞭炮了二踢脚还是有些危险性的,沈云芳不太放心让几个小孩子自己拿出去玩。

  “你啊就是耳根子软,孩子说啥你都答应,那都是要卖钱的,咋能给他们祸祸。”李香莲听到了这边的话,很是不赞同,“栓子,是不是又是你在后面捅咕的,我告诉你老实点啊,要不我就让你爸好好修理你一顿。”

  栓子看了看自己老爹,缩了缩自己的屁股,不过还是不服气的说道:“你咋知道是我出的主意,我才没祸祸呢。”确实是他提议要出去放炮的,那还不是因为自己老妈太厉害了,一点都没有二舅妈温柔吗,要不他用得着和胖胖弟弟商量吗。

  “还跑了你个卖切糕的,你一撅腚你老娘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李香莲白了小儿子一眼。

  “大过年的,你说啥呢,讲究点行不。”刘建军听不下去了,说话也不看看场合,这大家都吃的好好的,你这又是撅腚的又是拉屎的,还让别人吃饭不。当然了,他这纯属是为了别人考虑,他自己早就习惯了,说啥都能吃下饭去。

  李香莲本来还想回嘴的,但是往桌子上一看,大家都要笑不笑的看着她呢,顿时脸上有些热。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没说啥过分的话啊,平时这些话不都常说吗。

  “孩子们也跟着辛苦这么多天,特别是你家这几个大的,石头和栓子死冷寒天的帮咱卖了好几天货,佳佳帮着看弟弟妹妹,都是有功之臣,现在这些孩子就想放点鞭炮,必须同意。”马立国看着这些孩子,眼里都是满意。鞭炮的事,除了云芳就他最有资格说话了,因为鞭炮是他和云芳一起合作的。

  “就是,大过年的,咱都卖给别人家孩子鞭炮放,自己家孩子咋就不能放了,你们等着啊,舅妈给你们拿去,每个人都有,可够的放。”沈云芳小手一挥,这个愿望就许出去了。

  八个孩子一听沈云芳这么说,都蹦起来欢呼。

  “看到没有,孩子多高兴。”沈云芳对李大姐说道。

  “可不高兴,有你这个败家的舅妈,能不高兴吗。”李大姐翻了个白眼。“你给他们那几个玩玩就行了,可别可够让他们放,那没个够的时候,我跟你说。”

  “哎呦,满满你这还没呲花高呢,就想跟着哥哥姐姐们一起放炮啊,不怕吗?”大栓媳妇看满满也在里面蹦,稀罕的一把抱过来。

  “不怕,嗖~崩~可好玩了。”满满那不太利索的小嘴还学呲花绽放的声音,可把一桌子的大人都逗乐了。

  “好好好,满满必须放,等着啊,大栓叔叔去给你拿去。”大栓站起身准备去库房给孩子们搬出来点呲花。

  “我跟你一起去,咱多抱回来点。”马立国也站起身。

  于是一帮小尾巴都跟着两个叔叔跑了。

  不大一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身后已经没了孩子。

  刚刚在院子里,两个大人就把呲花和摔炮给他们几个分了,一个孩子五根呲花,五盒摔炮。孩子们拿到东西,吆喝着就跑出院子,上外面玩去了。

  院子里有存放着鞭炮,为了安全,不准许在院子里燃放。

  “你们啊,一个个的就惯着孩子吧。”李香莲笑着埋怨了一句。

  “这哪叫惯啊,大姐你是没看到那惯孩子的,那可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咱这才哪到哪啊。”穆华珍的大姐就是幼儿园的,接触的孩子多,所以她也知道一些小孩子的情况。

  “现在条件比原先好了,大栓小的那时候,家里就是想惯着孩子也没有那条件啊。现在孩子们是赶上好时候了。”王大娘感慨了一句。

  大家纷纷点头赞同,可不就是赶上好时候了,要不谁能想到他们还有做生意赚钱的一天呢。

  “还有啊,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你说有点好东西肯定是可着他来,不给他给谁,这不自觉的就把孩子的脾气惯大了。”穆华珍摇了摇头。

  “国家政策就是这样,现在计划生育,一家就只准要一个孩儿,我看啊,以后这独身子女更不得了。”马立国虽然是公职人员对于国家政策必须带头执行,但是从心里他却不是那么看好。想当初他们两口子生完凡就没再接着生,想着两口子工作都忙,等这个孩子大点再要下一个,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国家居然出了个限生政策,让他们两口子闹心了好一阵子。

  “农村好点吧。”穆华珍问大栓和刘建军。

  “也不行了,这两年抓的狠,要是现谁家小媳妇怀了二胎,县里计生办的人就跟那特务似得,就是你钻老鼠洞里了,也得想办法把你抓出来。厉害着呢。”大栓说道。

  “那帮玩意可不是人了,人家那肚子都七八个月了,愣是抓去医院给人家做引产,你说说这不是缺了八辈子德吗,你看着吧,那些人早晚有一天得遭报应。”大栓媳妇狠叨叨的说道。

  这事就生在她娘家村里,那个惨啊,她当时正好回娘家,就看到了。

  李香莲听了他们的话,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言,她实在是说不出来,她小弟弟李红旗就是干这缺德事的。

  沈云芳对于李红旗的工作,多少知道点,大嫂王丹来的时候没少跟她叨叨。穆华珍对这一情况也有些了解,当初她也和王丹一起吃过饭,听她说过老家这些人的闲话。

  “行了行了,大过年的,咱们说些高兴的事,这些的糟心事可别说了,还想不想来年好了。”穆华珍想转移话题。

  “对,咱说点高兴的啊。”马立国当然是帮着自己媳妇,“今年从账面上看,咱们的生意要比去年好的多,咱这么多天的辛苦没有白费。”

  “对对对,咱今年能过个富裕年。”刘建军也跟着附和。

  “那是肯定的,来,咱们都端起酒杯,为了咱以后美好的生活干一杯。”穆华珍率先举起了酒杯。

  “干杯。”大家笑着纷纷响应,举起酒杯相互碰撞了一下,然后都一口引尽。

  放下酒杯后,大家就今年的生意纷纷说道起来,“这不做买卖也不知道,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