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零八章你猜我看到了谁?
  晚上沈云芳要带孩子回家的时候,大栓媳妇把她拉到一边说了点悄悄话。

  “云芳啊,今天我在市场那摆摊,你猜我看到谁了?”大栓媳妇一脸神秘兮兮的表情。

  这都不用想,大栓媳妇在这里能认识的人,那就只有一个,就是沈云秀呗。

  “你看到沈云秀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哎,你咋知道,大姐跟你说了?”大栓媳妇又是一脸的惊讶,她没说这事啊。

  “没有,我自己猜的。”沈云芳摇头,李大姐可不认识沈云秀,就是去年李大姐来过一年,也没有正式和沈云秀见过面。估计她们俩现在见面也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呢。

  “你这是啥脑袋,猜的真准,怪不得能考上大学呢,就是够用。”大栓媳妇万分钦佩。

  “得了你可,这哪跟哪啊。”沈云芳被她拙劣的拍马屁功夫弄的没法没法的。

  “哈哈,不说那个了,你在猜猜,她看到我说啥了?”大栓媳妇还玩上了猜猜猜游戏。

  “能说啥?肯定是好奇你咋会来首都的呗,肯定知道了是我让你来这边的。”这个也不用猜。去年她卖春联的时候沈云秀就知道,还去举报过她呢,今年看到卖春联的人换成了大栓媳妇,很自然的就能联想到大栓媳妇是奔着谁来的。

  “行,又被你猜对了。”大栓媳妇冲着她举大拇指,“沈云秀今天看到我开始还挺惊讶的,没说两句话呢,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个劲儿的拉着我手问我是不是你把我整来的。”

  沈云芳就听着,没说话。

  “我知道她那人啥样,跟她说这些还不知道她又能整出啥幺蛾子呢,我就没搭理她。”大栓媳妇也不傻。

  她和云芳关系好,云芳在这边有挣钱的机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可不是老家的那些亲戚,这是为了啥?她心里明白着呢,所以也不想给云芳找麻烦。沈云秀追问了不少时间呢,她都没搭理她。

  “这就对了,那样的人,咱没有必要搭理她。咱井水不犯河水的,她想咋地咱管不了,但是咱的事,她也没资格问。”沈云芳是个非常记仇的人,对于别人她可能还能容忍点,差不多就得了,但是对于伤害过自己家孩子的沈云秀,她是坚决的要跟她划清界限。

  再说沈云秀这人也真的没少跟她找事,在老家就那样,来了首都还不消停,把大爷老两口整来想压她不成,又拿大爷说事要钱,自己给了钱还不行,最后还给自己家泼粪,这一出出的,沈云芳就是想忘都忘不了沈云秀那缺德的人品。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不是她的谁,也没有必要惯着她。”大栓媳妇紧了紧鼻子,想到下午沈云秀看到她的时候那高高在上的嘚瑟样,真想给她两撇子。当她不知道呢,云芳都跟她说了,沈云秀虽然搬到城里来了,但是住的那地方还没有她家猪圈大呢,也不知道她有啥好显摆的。

  “你这么想就对了,她爱来就来,大道那么宽咱管不着,不过她要是又整事,咱们也不用惯着她,旁边就是派出所。”这话说的很明白,她要是来骂架咱不惧她,她要是来打架,那咱更是不惧她,咱也是有后台的人了。

  “呵呵,这个都不用我来,大姐就把她给收拾了。”大栓媳妇说道这就满脸的笑容,“云芳,我一直以为你大姑姐是个没能水的人呢,结果我可是看走眼了,你大姑姐今天可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咋地了?”沈云芳也被她说的好奇心起,自己大姑姐啥性子她是知道的,很是包子的性格,要不在李家也不能那么没有地位,除了李红军之外,没看李家人都当她不识数呢吗。

  “这不是沈云秀认出我来了之后,就一个劲的缠着我问这问那的,我本身就不愿意搭理她,还正赶上那阵子买货的人多,我就没管她那事。”她除了问沈云芳的事之外,就是问大栓媳妇卖春联挣不挣钱,澳门赌博网站:能挣多少钱,你说大栓媳妇也不是傻子,能告诉明显不怀好意的沈云秀这些吗,肯定是不能啊,“她的性子你知道,看我没理她,她就不是滋味了,站在咱们摊位钱就说那些酸话。哎呀,那些话我都不惜的学。”

  沈云芳不用她学都能想象到她说什么,不外乎就是说她的不好呗。

  “当时那么多人在这买货,别人可不知道她的为人啊,看她像唱大戏的在那,有不少人也不买货了,就看她在那耍了。大姐开始还没说什么,结果沈云秀越说越过份,大姐就急眼了。把沈云秀是从头骂到尾,从里骂到外,唉呀妈呀,沈云秀连句插嘴的余地都没有,就那么愣生生的把人都骂跑了。”大栓媳妇想到大姐当时英勇的表现还回味不已呢。

  沈云芳听了开始还有些不信,看大栓媳妇那样,也不像是逗她玩的样,那她说的肯定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大姑姐不是不厉害,她毕竟是邱淑萍的闺女,平时看不出来,爆发起来也不是人啊。

  “不过,沈云秀也知道了大姐是你大姑姐了,她能不能坏你,在给你婆家通风报信什么的啊?”大栓媳妇今天跟云芳说这些,其实就是担心这个问题。

  沈云芳在首都这边做小买卖,老家那边谁也没有说,就偷偷的把她大姑姐一家弄过来帮她,这事要是她婆婆那边知道了,以她婆婆的为人,肯定得挑理。

  “没事,嫂子你不用担心,我婆婆那边知道不知道的,我肯定都得挨骂,我要是啥都要顾忌着他们,那我啥也不用干了。”沈云芳对自己婆婆还是很了解的。

  当初她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要是直接跟婆婆说,婆婆肯定的骂她一通,让她别嘚瑟了,好好的过日子就行了,折腾那些干啥。要是她之后赔钱了,那她更有说的,肯定说,看看吧,我说啥了,你老实过日子是不是就没有这事了。要是她挣了钱的话,她也没好听话,肯定说她胳膊肘往外拐,有了挣钱的机会都不知道想着家里的这几个兄弟。

  总之,沈云芳要是和邱淑萍说做买卖的事,不管好赖她都得不了好。

  “不是,要是你婆婆知道了,她不得为了儿子来找你啊,到时候你可咋办啊?”大栓媳妇也是知道一些云芳婆婆的偏心的,那可真是心都偏到胳肢窝里去了。

  “不能,我婆婆知道打不过我,过来找我的可能性不大,我估计她得在我大姑姐回老家后去熊她,一会儿我得跟他们两口子好好说说这事,让他们提防一些。”沈云芳琢磨着。

  哎,有这么一个老婆婆,真是给他们这些当儿女的添了不少的麻烦啊。

  不过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十全十美的,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就看自己如何取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