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零四章包圆就给你优惠点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和大栓就开始装车。

  因为昨天在大集上卖的很好,再加上今天有了大栓帮忙,所以沈云芳决定推两辆三轮车去,这样的话,李香莲这里就只有一辆三轮车可以用了。

  不过还好他们这边近,要是生意好,在派人回来装货就赶趟,就是麻烦点。

  等装了满满两车烟花爆竹之后,两个人就推着三轮车出了。

  是的今天就只能是推着了,因为三两三轮车里面,只有昨天沈云芳推的那辆是可以骑的,剩下两辆都是只能手推的那种。

  沈云芳虽然能骑着走,但是总不能把大栓扔了她自己骑着走了吧。所以只能是就着大栓的度。

  两个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才到了大集上,今天这个集比昨天沈云芳去的那个集还要大。听说是三个大队一起合开的。

  沈云芳让大栓在路边看着车子,她自己去集上溜了一圈,找找看有没有摊位。

  结果转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不是说没又地方,只是空着的地方太小,放不下这两辆三轮车。所以沈云芳转了一圈回来后,直接决定就在集市边上摆摊。

  这里到是不挤,但是人也没有里面那么多啊。

  沈云芳看了看摊位前和昨天差远了的人群,琢磨了一下,然后从三轮车上拿起来一挂小鞭拆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小鞭,线儿捻子都是包在红纸里面的,要想点着小鞭,就要把头上的红纸拆开,把线儿捻子拽出来才行。

  “云芳,你这是要干啥?”大栓对她的举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要干啥。

  “我做做广告。你有火柴不?给我用用。”沈云芳把鞭炮直接放到地上,当然和他们的三轮车有一小段安全距离,这是为了防止鞭炮的火星子迸溅到三轮车上。

  “你要点炮啊,别动,我来。”大栓看明白了她的意思,直接掏出火柴蹲下来就点火。

  有人代劳沈云芳也就不上前了,躲在后面。

  这边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确实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还以为有热闹看呢,集都不赶了就往这边挤。

  沈云芳搬了几块石头,占了上去,看到有人围过来之后,她就开始大声的叫卖,并且把已经写好的价格表举了起来,让大家看。当然她也没闲着,毕竟老百姓里认全字的人不多,还是需要口口相传的。

  大家现这里有卖鞭炮的,而且多买比供销社里的都便宜,所以很多人就挤了过来,你挑几个二踢脚,我挑几挂小鞭的。

  后来换大栓上去吆喝,沈云芳下来收钱找钱拿货,一时间这边算是忙活开了。

  有了老百姓的围观,这个生意就已经做成了一半,再加上大栓别开生面的吆喝词(学沈云芳的),沈云芳不时的撒出去的小恩小惠,挤着要买的人群一直都没有少过。

  人就是这样,可能自己并不一定需要这个,但是看到大家都抢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这么多人买,肯定是好东西,自然就会想跟着买点。这就是跟风。

  大栓在石头上站着,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不时的还有人像不相信一样,还要问他价格,他心里高兴,回答人家的声音就很大。一次两次的还行,但是架不住问的人多啊,不到一个小时,他的嗓子就有点哑了。

  沈云芳在下来抽空拽了拽他的衣服,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小声的跟他说:“别那么实在,喊那么大声干什么,今天就把嗓子喊哑了,明天你还卖不卖了,悠着点啊。”

  大栓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不用这么大声啊。

  两车的鞭炮,沈云芳两个人还是只用了三个小时左右就销售一空了。

  “行了,收拾东西,咱们今天就卖到这吧。”车上还有差不多二三十个二踢脚,四五十个呲花,别的都卖完了。

  今天这个集上的小孩子多,所以昨天不太好卖的摔炮今天也都卖完了。

  “这还剩点呢。”大栓看着三轮车上的一点货物,想再坚持坚持,把拉来的货都卖完。

  “没事,拉回去明天卖也一样,这都过中午了,咱们得赶紧的吃完饭往回赶,咱们家那么远,走晚了就得贪黑,咱们身上这么多钱,还是别贪黑的好。”沈云芳也是因为昨天的事有了些安全防范意识了。再说她回去之后还得去趟派出所,都跟穆华珍说好了,失言可就不好了。

  她这一提醒,大栓也想到了,立马跟着沈云芳一起收拾。

  “哎,你这呲花和二踢脚怎么卖的?”他们正收拾呢,就有一个瘦瘦的女人过来问价格。“呦,你们这是收摊了啊。”

  “对啊,我们家离得远,得早点往回赶,要不就得走夜路。大姐你看看吧,就剩这两样了,呲花二毛一根,买五根送一根,二踢脚一毛一个,买十个送一个,一共就剩这么多了,你要是能包圆了,那我还能再稍微给你优惠一点。”沈云芳想的是能卖出去的话,就不拿回去了,省事。

  那个女人以挑剔眼光看着已经被沈云芳都给拿到三轮车里面的呲花,“你优惠能优惠多少?”

  沈云芳数了下剩下的东西,二踢脚一共剩了二十四个,呲花是四十六个,她算了算,报了个数,“二踢脚二十四个,我就算你二十个,那四个我就送你了,一共两块钱,呲花四十六个,我把零头也送你,就算你四十个,两个加起来正好十块钱。”

  “啥,就你这点破玩意还要我十块钱,太贵了。再说,你这都是别人挑剩下的了,你再给我便宜点。”那个瘦女人显然不太满意这个价格。

  “大姐,我们这炮仗都是从国营的鞭炮厂里面弄出来的,那都是一个保一个,根本不用挑。”沈云芳知道对面女人的心思,就想以这个由头压压价,不过她不可能再便宜了,要不刚才过来买鞭炮的人要是知道了不得来要求退货啊。

  “那你这也太贵了,就剩这几个了,我也不嫌乎,你在给我便宜点,我都给你包圆了,你也省的大老远的在往回搬了。”那瘦女人开启讲价模式。

  “大姐,就是就剩这几个我才给你把零头都抹了的,你去打听一下,我在这卖了一早上了,都没卖过给你这么低的价。你觉得行你就拿着,不行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我总不能赔钱卖吧。”沈云芳一脸无奈状。

  “你可别骗我了,你的本钱早就赚回来了吧。咱俩也别一点一点的讲了,这样吧,我给你五块钱,你把剩下的这些都卖给我吧。”

  沈云芳听了当下就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这个价格不可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