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零三章事情发展
  晚上的时候,马立国和穆华珍两口子起来的,然后穆华珍就说了说案件的具体情况。&

  下午他们派出所接到报案后,立马组织人手出警,按照沈云芳所说的地址过去的时候,确实看到了犯罪嫌疑人躺在血泊中。

  他身上的血已经不流了,但是人却已经冻的不会说话了。公安同志看这种情况,只能是把人先送到医院去救治,然后派了两个公安在医院里看管他。

  到晚上之前,医院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说那个男人已经缓过来了,被公安同志问,就说是被人打劫才导致的受伤,据他描述的,正好就是报案的沈云芳等人。

  沈云芳笑了,这可真是做贼喊捉贼啊。

  “你也不用着急,这事也不是他说啥就是啥的,就他那受伤的姿势和手里的凶器,他就抖了不清,再说我们局里已经请了上面的鉴定科帮忙来做鉴定,孰是孰非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穆华珍安慰云芳,怕她上火。

  其实就现场的痕迹以及那个人的伤势,有经验的公安同志打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他们司法机关干什么都是要讲证据的,既然那个男人说他是受害者,那就只能是让事实说话了。

  “我不着急,反正现在住到医院里去的人也不是我。”沈云芳笑着说道。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马立国点了点头,很欣赏她的这种心态。

  “不过我想问问,这种情况不可能证据不足吧,别到时候,他在什么事没有就出来了。我看那个人手可挺狠,不会出来后在想来报复我吧。”沈云芳喝了口粥润了润嗓子,这天天的,操心事可真多。

  要是那人只是个劫道的,她当时也不可能下那么狠的手,直接让对方来了个对穿,她是看到那个人拿着刀,是真的想往她身上桶,不是吓唬人的,这才出手那么重。这样的人要是出来了,还真备不住得来找她的麻烦呢。

  “不会的,鉴定科的人又不是瞎了眼,这么明显的案件怎么可能会出这种结论。”穆华珍直接否定沈云芳的猜测。

  “那就好。”沈云芳放心的点了点头。

  “还有啊,你明天还要去派出所趟,有些事情还需要问问你。”穆华珍直接通知她,方便的很。

  “咋还让我们云芳去呢,不是说都是那个人的错吗?”李香莲听云芳还要去派出所就又紧张了起来,那是啥好地方啊,去次不行,咋还让人去呢。

  “大姐,不管是谁的错,云芳都是要去走下手续的,这个是国家规定的。”穆华珍给李香莲这个法盲解释。

  “这么麻烦啊。”李香莲嘀咕。

  “那我明天下午再去行吗,上午我还想去赶集呢。”沈云芳倒不怕去派出所,只是年前没几天了,这几天下面的大队几乎天天有大集,都排上号了,她要是明天早上就去派出所,很有可能这天都得搭里面,浪费天赚钱的时间。

  “这倒是没问题,我明天上班的时候就和负责这个案件的刘队说声,反正那个嫌疑人住在医院半会儿也出不来,早点晚点都没事。”穆华珍口答应了下来。

  这也是自家生意,即使没有沈云芳这层关系,她看在钱的份上,也得给她大开方便之门啊。

  “云芳啊,乡下不赶城里,这样的二流子有的事,而且很多都无法无天的,要不明天我和你起去吧。”马立国考虑了很长时间说道,他不能让兄弟媳妇担这样的风险。

  “马哥你们放假了吗?”大栓媳妇问道。

  “没呢,不过这个时候情况特殊,我请几天假也行。”

  “不用,你还是好好上班吧,要是让别人知道你请假去做小买卖,估计你那居委会主任很快就得被人顶下来。”沈云芳摇摇头,表示不需要马立国请假。

  “就是,马哥你不用请假,明天我陪着云芳去。”大栓也适时的出了声音,虽然他打架不太行,但是他个膀大腰圆的大男人,往那站,般人也打怵啊。

  马立国上下打量了下大栓的身板子,点头表示同意,“行,有你陪着云芳我也放心点。”

  马立国不是贪恋官职的人,从去年和云芳合伙做了次生意后,他就萌生过辞职专门捣腾小买卖的想法,可是后来他有考虑了下,不行啊,要是没有了他街道主任的便利条件,云芳做生意也不可能那么顺利。

  今年就不说了,出来做小生意的老百姓多了,但是去年那可是刚刚开始,还处在可抓可不抓的朦胧状态,就因为他两口子都在这重要的岗位上,所以他们的生意才能顺利做下去,最后挣到钱。要不早也就夭折了,别说挣钱了,不赔钱都不错。所以他考虑来考虑去,这个位子他还是得占着。

  “你们放心,不用担心我,我有自保的能力。”

  “对了,说到这个,我还想问问你呢,今天你是咋把那个人撂倒的,还让他拿着自己的刀捅自己,你是咋做到的?”穆华珍好奇的问道,下班前他们所里的好些公安同志都在猜测呢。

  “也没啥,我就是看他向前冲,就顺势踹了他膝盖脚,让他身体不稳往前趴,然后用拳头打了下他的手腕,他吃痛之后自然反应就是要收回去手,然后就那样了。”在场的都是信得过的人,沈云芳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就说了自己的做法。

  “啊,不对啊,今年那个犯罪嫌疑人也说有人踹他膝盖了,但是医生给他检查的时候,两个膝盖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受到击打的任何痕迹。”穆华珍提出疑问。

  “这个就是考验脚力了,我踢他用的是巧劲,当然留不下痕迹了。”

  “这是不是李红军那老小子教你的,我想起来了,他在部队的时候,就拿这招阴过人。”马立国立马想起当年在部队里的件事。

  沈云芳笑了笑,可不就是李红军那坏蛋教自己的,要不自己这根正苗红的祖国未来接班人,怎么可能会这样的下作手段。

  “你们不知道,当年李红军在部队里和人打架的时候就用了这招……”巴拉巴拉,马立国饶有兴致的给大家讲了讲李红军的光辉事迹。

  沈云芳心里叹了口气,这人撒出去就没影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音信,她心里有些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