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零二章安危比啥都重要
  沈云芳趁着王大娘没注意,给了大家一个手势,有事等一会儿再说,还是别让王大娘跟着担心了。 .

  李香莲和大栓媳妇强忍着没问出声来,回身让自己家男人赶紧的卸车,今天他们回来的都早,那就让老太太歇息一天,她们做饭。

  “哎,咋今天都这么早回来呢,我还没做饭呢。”王大娘看这些人都到家了,就准备下床做饭去。家里那些孩子都能自己玩,也不用她看着,就饿了能来找她,所以她现在的活就是在家给大家做几顿饭。

  沈云芳按住王大娘,“大娘你别去了,我嫂子和我大姐都去做了,你就跟我把钱数完吧,要不还的重数。”

  王大娘一听还得重数把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这老些零钱,看着喜欢,数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就数了这一会儿,就觉得眼睛都要花了。

  “哎,我刚才数多少了。”就打岔这一会儿工夫,王大娘又忘了刚才数到哪了。

  沈云芳往王大娘身前一扫,说道:“这是第七摞。”

  “哦,对对对,这摞我在重数数。”

  两个人数钱又数了将近一个小时。

  “云芳啊,咱是不是数错了,咋这么多钱呢?”王大娘数着数着就有些不信了,看着钱是这么多,可是云芳出去就一上午,咋可能赚这么多钱呢。

  沈云芳手脚利索的把数好的一沓沓的钱打捆,“没错,就是这么多钱。”

  “这、这有一千都块吧?”王大娘还是不相信,再次确定。

  “嗯,一千八百六十三块二毛。”就是这个数字,“大娘你别看这钱多,其实咱可没挣这么多,这里面还有我拿去找零的一百块钱,还有炮仗本身的本钱,咱还得付给鞭炮厂职工的加班费,最后算下来咱自己挣到的钱也没多少。”

  王大娘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吗,哪可能这一天就挣的跟她在农村干一辈子活挣的一样多啊。“那就好,那就好,要不这可真够吓人的了。”

  沈云芳把钱都收到包里,然后在账本上记了帐,让王大娘在屋里歇着就行,她则出门去和李大姐他们说说今天生的事。

  “云芳,你快进来,我婆婆没跟过来吧。”大栓媳妇在这边屋里等的这个心焦啊,还不敢过去叫人,做饭都做的心不在焉的。

  “没有,我让大娘在屋里躺着呢。”沈云芳走过来找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

  “那你快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咋栓子跟我们说,都见血了,还有那么长的刀子。”李香莲也着急。

  她们刚听栓子说这些的时候,钱也顾不得挣了,收拾摊子就跑回来了,就怕云芳有个好歹,那她咋能对得起二弟啊,她咋跟二弟交代啊,回家看云芳哪都好好的,这才强压下冲动在这屋等着。

  刘建军和大栓也都看着她,等着她说说到底是啥情况。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去赶集,生意挺好的,差不多摆摊没到三个小时,一车的鞭炮就都卖完了,这不就有人盯上我了吗,可能是看我一个女人就带着两个孩子好欺负,就在半道上劫道。还拿出一把这么长的刀子跟我比划。”沈云芳比了比刀长。

  李香莲和大栓媳妇都倒抽一口气,这老长的刀子,要是捅到身上那可是会没命的。

  “我能惯着他吗,我好不容易挣来的钱,他就想不劳而获,他咋那么大脸呢。”沈云芳想到这里,也忍不住气愤,虽然说每个村每个地方,这样的二流子肯定都有,可是她怎么到哪都能碰到呢,她难道是招黑的体质啊。

  “你这人,这么大了咋还不懂事,钱重要啊还是命重要啊,没钱了,再赚不就行了,你要是耍倔把命丢了,你家两个孩子咋办,你家红军咋办?”李香莲生气的都想给她一下子,不过考虑了一下这人是自己弟媳妇,这手就下不去了。哼哼,这要是自己家孩子,大巴掌早拍下去了。

  “大姐,我跟红军学了两下子,再说我也看出来了,那人没啥能耐,就是吓唬人呢。”沈云芳睁眼说瞎话。

  “那也不行,咱自己的安危比啥都重要。”大栓媳妇也不赞同。

  “最后怎么样了?”大栓问道,他想知道那个二流子最后是个什么下场。

  “他自己滑倒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弄的他那把刀,就那么把自己肚子给桶了。”沈云芳耸了耸肩。她出腿的时候很是隐蔽,就是栓子和石头在她身后都没看到,估计就是那个倒霉鬼自己知道了吧。不过他说的话谁信呢。

  “啥,他把自己的肚子给桶了,不能吧?”李香莲惊讶了。

  “这也太凑巧了。”刘建军囔囔的说道,心里却觉得云芳的运气太好太逆天了。

  “那那人咋样?没死吧?”虽然早就已经从孩子口里知道了人没死,大栓媳妇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没死,我回来就报案了,公安随后就过去抓他了,澳门赌博网站:我想这人一半会儿是出不来了。”持刀抢劫,就算现在不是严打的时候,那个人轻松想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哎呀,不管咋样,以后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到那老远的地方去了。”大栓媳妇说道。

  “就是,就在家跟前这卖不也是一样的吗,这还安全,也不少挣钱,以后咱可不去外面了。”李香莲也是心有余悸。

  “大姐,真不一样,你知道我就出去三个小时卖了多少吗?”沈云芳摇头晃脑的。

  “多少?”大栓问道。

  “一三轮车都卖完了,一共卖了一千七百多。”沈云芳直接就把找零的钱减去了。

  “这么多?”刘建军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在这边市场这几天卖的也好,不过每天也才卖个二三百块,今天收摊早,也就将近二百块的样子。

  “当然了,你们也知道大队赶集的人有多多,而且咱自己是农村人咱自己知道,农村人对于过年这些东西更信,过年多崩一挂鞭炮弄不好就能把家里的牛鬼蛇神都崩走,你说你买不买?都想讨个好彩头。”所以沈云芳觉得炮仗在下面的农村会更有市场一些。

  “这倒是,就是再穷一年到头也不差这块八毛的。”李香莲点头,她就是总这么想的人。

  “所以啊,我这个个大集还得去,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我的身手不错的,大姐姐夫你们不是见识过吗,一般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去年她也是徒手收拾了两个来捣乱的二流子,他们都是看到的。

  “那也不行,人家都说双拳难敌四手,一两个人你能打,要是人家人多了,你不还是一个完蛋。”李香莲还是不同意。

  “要不下次我和云芳一起去。”大栓突然说道。

  大家都看向他。

  “我觉得机会挺难得的,就因为有那些眼红的人就啥也不干了,有些亏的慌。”大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行,下次大栓哥跟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