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零一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小姑娘,识相点,把你那个包交出来,要不哥哥可不敢保证哥哥这把刀会听哥哥的话。”一个小年轻抖着一条腿,手里摆愣着一把尖尖的长刀,拦在了沈云芳所骑的三轮车前面。

  沈云芳皱眉看着对面的男人,长得到是一脸端正,没想到人却是个烂人,这就证明看人不能光看表面,有些人便面瞅着光鲜,其实都烂到骨子里去了。

  “不好意思,你还是拿好你的刀比较好,要不它真的不听你的话,把你自己在伤了就不好了,这大过年的,见红可不吉利。”沈云芳这两年地痞流氓也见到几个了,所以看到这拦路抢劫的还真的没害怕,只是怕石头和栓子两个孩子害怕,不过现在看来,这俩孩子也挺有胆子的,看到有坏人也没喊没叫的,自动自发的从车上溜下来,跑她后面躲着来了。

  这就对了,这个时候要是两个孩子虎了吧唧的冲上去不是帮她而是给她找麻烦。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那你就别怪我心狠了。”那个男人看吓唬不住对面的女人,于是眼露凶光的冲着沈云芳就去了。

  虽然这里比较偏僻,但是没准什么时候会有人路过,所以小年轻的想速战速决,赶紧的把这个女人制服了,把钱抢到手。

  沈云芳眼睛紧盯着男人,看到他挥舞着手里的刀往自己这边刺来,看出来这个男人不是吓唬自己,是真的想给自己几下子,那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

  想当年她自己力战群狼都没怕过,何况现在这么一个烂人呢。

  就看她一矮身,躲过了刺来的尖刀,然后一个扫堂腿过去,对面的人就下盘不稳的要摔倒。

  沈云芳眼疾脚快,一脚踢到了他的膝盖骨上,这脚到是没用多大力,就是让他整个人都往前倒而已。沈云芳的拳头也适时的打了出去,是冲着那个人拿尖刀的手段打的,一个巧劲,让对面的坏人下意识的把手往回缩。想想,一个正在往前倒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尖刀的位置还让他给缩到了胸前,那后果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啊”那个男人惨叫一声。

  石头和栓子吓的哆嗦了一下。

  沈云芳走上前看了看地上趴着的人,尖刀的头从他的腰腹处透了过来,看来是给自己扎了个对穿。鲜血在雪地里润染开来。

  “舅妈,他、他死了吗?”毕竟是孩子,看到对面的坏人倒在血泊里还是会害怕的。

  “应该是没死,没伤到要害,流这点血就是吓唬人的。”沈云芳很是镇定的说道。

  “救我”躺在地上的坏人气若游丝的说道。

  “你有毛病吧,你要打劫我,要杀我,最后自己滑倒刺伤了自己居然让我来救你,咱俩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沈云芳冷哼了一声。

  “来你们上车,咱们回家报案去。”沈云芳让两个孩子上车,准备骑车走人。

  “救我求求你了”坏人不死心的不断哀求。

  “你当时冲着我桶刀子的时候,你咋不想着放过我呢。”沈云芳不理他,不过走之前还是又扔了一句话,“我要是你,就用雪堵堵自己伤口上,伤口预冷会收缩,你还能少流点血,要不等我报案带警察来抓你,估计你的血也流的差不多了。”说完骑着车子带着孩子就走了。

  “舅妈,那个人真的会死吗?”栓子小声的问道。

  “不会,舅妈说了,那个人的伤口就是看上去严重,其实没扎到要害,这大冷的天,他也留不了多少血,所以没事。”沈云芳安慰他们,不过心里却没说,那个人虽然不可能在你这种天里短时间内流血而亡,但是却有可能被冻死。

  这大冷天的,在雪地里趴着,绝对够他呛。不过沈云芳是绝对不会同情他的,他要不是想做坏事,也落不到今天这种下场,要不是自己还有点自保的功夫,那今天在血泊里趴着的人就肯定是自己了。所以做错事了,就要付出代价。出来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沈云芳带着两个孩子,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了家门口,她直接就去了穆华珍她们的派出所报了案。

  派出所里面的人都认识沈云芳,所以沈云芳在配合的录了笔供之后,公安同志就让她回家去了,还告诉她之后要是有情况会再找她的。

  至于雪地上的那个人她就管不着了。

  她和孩子到家的时候,李香莲和大栓他们还没有回来呢。

  沈云芳交代两个孩子不要把今天路上发生的事说给王奶奶听,怕她岁数大受不了。栓子和石头装不了假,干脆转身上市场找他们爹妈去了。

  沈云芳没管他们,这边他们熟,也走不丢。

  “你们咋回来这么早?”王大娘看云芳这么早回来还挺奇怪的。

  “哈哈,今天赶集的人可多了,大家看我卖的是鞭炮,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买,最后卖的差不多了,我就回来了。”沈云芳边洗手边说道。

  “啥,一车的炮仗都卖完了?”王大娘有些不信。云芳走的时候她看着她装车的,满满的一车,直到装不下了才完事的。

  “嗯,差不多了,就剩点呲花。”沈云芳想着下次一定多带点小鞭和二踢脚去,这两样是最好卖的。

  “哎呀,那可感情好了,家里那老些我还怕都剩家里呢。”王大娘一副放了心的样子。

  “哈哈,大娘,你放心,春联可能还能剩点,但是鞭炮保证都能卖完。”沈云芳这点还是有自信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你们赔钱啊。”王大娘也不懂别的,就怕他们这么折腾没挣到钱反而赔了。

  要说最开始的时候王大娘是不同意大栓两口子过来和云芳做生意的,毕竟家里偷着养点鸡鸭猪什么的到市里卖也挣了点钱,这不比前些年好多了吗,王大娘知足,觉得这样的日子过的就够好了,还折腾什么啊。

  可是这次她儿子大栓态度很坚决,一定要过来闯闯,他媳妇也是个没用的,也拦不住,王大娘这才没办法,跟着一起过来了,也是想帮着孩子们看着,别赔了。

  “大娘,咱们赔不了,你就放心吧。来,还不到做饭的时候,大娘咱俩一起数钱。”沈云芳拉着王大娘去了没人的屋里,先是把一张报纸铺到床上,然后把身上的军跨往报纸上倒。

  哗啦啦的,一大堆钱就堆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哎呦,这老多钱啊,我这辈子也算是开了眼了。”王大娘看着这老些钱笑眯了眼。

  “来,让您老也过过手瘾,咱们数数今年赚了多少。”沈云芳哄老太太高兴。

  等李香莲几个人着急忙慌的收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娘俩,盘腿坐到床上,数钱数的正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