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百章转换身份(给rhn的加更)
  沈云芳一看第一生意马上要上门,赶紧的给大叔介绍。.

  “大叔,这都是一百响的小鞭,我上价就八毛八,往出卖的话我就卖一块钱,咋还不得挣个跑腿费啊,您要是要买,我就给您便宜点,算你九毛就行,不过你可别往外说啊,要不我这生意可就没法做了。”沈云芳弄的神秘兮兮的,好像在搞什么地下活动一样。

  “哎,小姑娘实在,行,你给我拿六挂。”大叔心里寻思了一下,鞭炮生意本钱肯定大,那里面可都是火药啊,小姑娘说的话应该是差不多,她确实应该没挣自己多少钱。于是算了算家里用的,自己家和儿子家,三十一挂,初一一挂,十五一挂,咋地一家也得三挂鞭炮。

  “行,给你拿六挂。”沈云芳伸手就在三轮车下面掏出六挂鞭炮递了过去,“大叔不买点呲花、摔炮啥的给家里的孩子玩玩啊,呲花我都卖两毛钱一个,一块钱六个,你要是拿,我就多给你一个,一块钱七个。别的也是,大叔你要是拿,我都多给你一个。”沈云芳继续推销。

  大叔一听这价格还真得不贵,和供销社的价格一样,只是她这里有搭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所以最后大叔自己一个人就买了八块四毛钱的鞭炮,沈云芳会来事的最后又给他多拿了两个二踢脚。把大叔打的乐呵的。

  沈云芳的小生意就从这个大叔开始,当然吆喝也是必须要有的,“瞧一瞧看一看啊,咱国家的国粹、特产啊,五星炮仗。咱们老百姓都有个‘开门爆竹’的说法,讨的就是一个除旧迎新的好彩头。有句诗是这么说的‘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这就说明古时候的人就知道爆竹是咱们老百姓过年里比不可少的。您多吃一口肉成不了胖子,但是要是过年放一挂我的这个五星炮仗,保证你明年一年顺顺利利,任何邪气秽气不侵身。”

  沈云芳的这套吆喝还是很管用的,主要是国人都信这个,虽然前几年废除封建迷信活动搞得轰轰烈烈,但是人们心底的执念却不是这几场活动就能消灭的。

  等沈云芳吆喝完,在得知她的价格虽然和供销社里的一样,不过多买就给搭一个,这么算下来到是比供销社便宜点。

  于是涌过来买小鞭的老百姓就络绎不绝起来。

  沈云芳是临危不乱,一个个的收钱递货,旁边那个大叔看她这有点忙不过来,也主动过来帮忙,也就是看着别让人顺手牵羊而已。

  国人就有跟风的习惯,看哪里围着人,就都往哪挤。

  沈云芳这一车的东西,差不多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就卖的差不多了。

  小鞭和二踢脚都卖没了,就剩下点呲花和摔炮。

  “来,看,就是这里,这里就有卖摔炮的。”栓子和石头带着几个孩子跑了过来。当然后面还有几个大人,应该是那几个孩子的家长。

  “舅妈,这几个孩子看我们玩摔炮就问我们在哪买的,我就和弟弟把他们带过来了。”石头小声的交代。

  沈云芳递给他了一个称赞的眼神,不错,这俩孩子没白除去玩。

  “你这摔炮咋卖的?”一个家长受不住孩子的缠磨只得开口朝沈云芳问道。

  “一毛钱一盒,一盒里面十个,要是你能一下子买十盒,我就在搭你一盒。呲花稍微贵点,两毛钱一个,要是能一次买五个,我也能在给你搭一个。”沈云芳笑呵呵的说道,“来小朋友试试,阿姨这个摔炮响不响。”沈云芳当场拆开一盒摔炮,要给几个孩子分分。

  “哎呀,不用,不用,我们不要。”有个孩子的家长怕孩子接了沈云芳就得让她必须买,赶紧的拉着孩子往后退。

  “你往后退什么啊,我又不吃人。我这个是白送的,不要钱,孩子要玩你就给他玩呗,我可是先说啊,这个便宜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你要是不占可就没机会了。”沈云芳说笑的把一个摔炮塞到了小孩子伸出来的小手里。“喜欢你们就买,不喜欢你们就走人,钱在你们兜里,我还能去掏啊。”

  几个家长被她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哎,还都是朴实的老百姓啊。

  不一会儿一声声摔炮就响了起来,然后就是沈云芳卖货的时间。

  不用沈云芳费口舌了,那些孩子都一个个的缠着家长要买要买。

  有的家长痛快的掏钱给孩子买了,有的家长就有些犹犹豫豫的,毕竟这个摔炮也不是什么必须品,让孩子们摔两下就没有了,浪费啊。

  这边此起彼伏的摔炮声,又把远处的一些人吸引了过来,不一会儿沈云芳这个摊位就又被人围上了。

  那些犹豫的家长有的直接就把自己家孩子拽走了,有的则看着别人抢,着急了,也挤了进去,给孩子抢了几盒。

  就这样,沈云芳一三轮车的爆竹不到三个小时,基本上都被抢购一空。

  沈云芳收拾了一下,把三轮车托付给旁边的大叔让他帮忙看着点,她就拉着栓子和石头开始赶集。

  正好来了,而且下午也没什么卖的了,那就直接转换角色,从卖货的摇身一变成了买货的。

  因为是过年前的大集,所以集上的东西还是很全的,而且大部分都是个体经营。像集上已经有了个人卖包子卖馄饨卖面条的了。

  沈云芳先是带着两个孩子去吃饭,三个人每个人一大碗馄饨两个包子,不管是馄饨还是包子,里面的肉馅都是货真价实的,一咬都往出流油汤,肉馅都是一团一团的。

  三个人吃的肚子溜圆,一共才花了一块多钱,还不要粮票,沈云芳觉得简直是太便宜了,这么一对比,卖爆竹还真是个暴利的营生。

  吃饱饭了,三个人接着逛。看到有老农来卖兔子,当然都是死的,已经收拾好,冻上的扒了皮的兔子。沈云芳觉得挺肥的,以五块钱一只的高价,买了两只。

  还有个人家卖当年的小公鸡,都是已经杀好的,沈云芳挑着也买了几只,家里人多,过年对肉的需求量就会很大。

  整个集逛了一遍后,沈云芳就取了三轮车,让两个孩子坐上去,她蹬着三轮车准备回家了。

  只是没想到,她才出来赶第一个集,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了打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