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九十五章军嫂的典范
  老长用手指头一下一下点着办公桌,他面前的年轻军官知道,这是老长思考问题时候下意识的动作。.

  他目不斜视的直站着,让老长可劲儿的想吧。

  确实,老长这个时候心里正在想,今年过年的时候,几个老战友到家里来拜年,谁看到他家大门口贴着的春联都夸一句,好,这字写的好,那对子写的也好。他每当听了这话,都是回以很骄傲的微笑,弄的高深莫测的,让别人摸不着头脑。

  这是你先提起来让我们看的对联好不,我们顺着你都说好了,你怎么还故弄玄虚上了。后来经过老长的宣传,都军界高层里都知道李红军这个小兵了,也都知道他有个有才的媳妇,正读大学呢。

  老长重点介绍自家春联是沈云芳弄的,然后把她如何的有才,如何利用身边的事物把这件在别人眼里不可能是事情变为了可能,又提起她,把李红军的大姐一家叫来一起帮忙,最终目的是为了有个由头帮助大姑姐家还债、摆脱贫困。这些老家伙们听了都纷纷点头,像他们这样的人,就喜欢那种有情有义、踏实肯干的人,于是纷纷评价沈云芳同志不愧是军嫂中的典范。

  今年上半年,警卫员报告给老长说,有个日本三月公司的吉田秀中在纠缠沈云芳。老长听完之后大为震怒,他一点怀疑沈云芳的心思都没有,立马就认定了是那个吉田秀中不干正事,到处聊骚。当下就下令要把那个什么吉田的给撵回国。

  不过这涉及到外交,现在国内百废待兴,处理这样的外交关系格外的重视。老长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偏见,就认定是人家吉田秀中的问题。要是这个沈云芳不本分的话,那就不能全怪人家小日本了。

  不久之后,这件事情的调查报告就摆在了老长的办公桌上,老长认真的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拍桌子,“我就说吧,我们国家的军嫂的品质毋庸置疑,都是小日本嘚瑟,就应该都给他们打回姥姥家去。”

  年轻军官嘴角抽了抽,老长这话你在自己办公室里骂骂也就算了,出了这个门你可得管好你的嘴啊。

  随后老长一声令下把那个什么吉田的给撵回国去了,并且做出指示,吉田秀中以后都不准许踏入本国的土地。理由就是他已经严重的践踏了我过军人的尊严。

  头可断血可流,就是媳妇不能丢,懂不。

  这边老长刚刚给沈云芳解决完一个麻烦,她居然又不安分起来。

  “她这次又要干什么?”老长皱眉,他怎么觉得跟着两口子他操碎了心。

  “呃,听说沈云芳同志今年想弄点鞭炮在年前卖,咱们这边只有二处那里生产这些。”年轻军官一本正经的报告着。

  “真是胡闹,春联还不够她卖得吗,怎么又想卖鞭炮了呢?贪心,太贪心了,她一个女人,就不能干点女人应该干的事情吗,在家带带孩子,收拾收拾屋子多好,瞎折腾什么。”老长大巴掌往办公桌上一拍,很是生气。

  办公桌前的年轻军官站的直,眼观鼻鼻观心的任由老长牢骚,心里却寻思,要是自己也有个这样的媳妇,他宁可媳妇能折腾点。据他估算,去年过年前一个月,沈云芳同志的春联生意差不多赚了捌仟到一万,想想人家折腾一个月,就有八千的收入,顶上自己好几年的工资了,要谁谁都得折腾啊。

  “行了行了,你去跟汪海汉打声招呼,沈云芳同志是咱们优秀的军嫂,咱们要在不损害国家利益的前提下给予她足够的支持。”老长最后还是松口了。

  年轻军官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所以也不意外,“是。”

  他作为老长的警卫员,其实是最懂老长的心情的。虽然老长嘴上嫌弃沈云芳同志折腾,其实心里欣赏着呢,要不怎么可能每次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都帮她解决,然后每次遇到沈云芳的问题时,他都会给她大开方便之门。

  老长这是觉得沈云芳同志和李红军同志一样,都很优秀,让他们两个谁放弃一切做那个背后的人都不忍心,所以只能是让他们自己走下去。哎,说白了,老长这是爱心里口难开。

  马立国觉得烟花爆竹厂这块硬骨头有些咯牙,这些天他有事没事就坐公交车上烟花爆竹厂门口蹲点,你不是不让我进去吗,那我就在外面等着,总有让我堵到厂长的时候吧,到时候他只要跟着厂长回家,然后这样那样的,他就不信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厂长。

  可是这些天他一下公交车,怎么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监视了呢,总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如果一次两次的可能是他小题大做了,但是次次都这样他觉得就不是他的问题了。嗯,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个优秀的士兵啊。

  他刚准备回去跟沈云芳说放弃,结果他就看到了等候已久的鞭炮厂厂长。

  他怎么能确定是鞭炮厂的厂长呢,因为那个中年男人是坐着小汽车过来的,而且在门口的时候,下来了一趟,那个总要查看他证件的门卫大哥对着中年人喊了一句:“汪厂长您来了。”

  于是马立国确定了这人就是鞭炮厂的厂长。

  马立国咬了咬牙,反正就这么一次,拼了。

  他如英勇就义般冲了上去,“王厂长我可等到你了。”他把人家门卫大哥说的汪听成了王。

  之后的事情出乎马立国想象的顺利,汪厂长非常热情,把马立国请进了办公室,亲自接待。

  当他听说马立国来找他的目的之后,澳门赌博网站:皱眉为难的说:“马同志,你这个要求让我有些为难了,你是知道的,我们鞭炮厂是国营企业,每年国家都会给我们下达任务,我们的工人每年完成任务都是紧赶慢赶的,真的没有多余的货了。”

  这个情况马立国当然是知道的,现在国营企业基本上都是这样,不对个人,都是国家直接下达任务,你个人就是有钱,人家也不卖给你。

  不过马立国有了去年的成功经验,再次处理起这样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于是也跟汪厂长商量起周末让部分职工加班的种种事宜。

  等马立国从汪厂长的办公室里走出去之后,汪厂长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打了出去,“报告长,任务已经完成。”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