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八十四章和谁说理去
  吉田追求前后坚持了三个月,直到农大放了暑假之后才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他不是不想在坚持下去,毕竟这几个月他已经被沈云芳激起了斗志,但是他来这边的时间很长了,在日本的总公司已经催促他很多次让他回国了,七月中旬他不得不暂时告别这里的一切,回国去了。

  沈云芳对于没有吉田这个人在出现在视野里是非常高兴的,这几个月虽然她表面上看好像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她实际上已经被吉田和那个不知所谓的陶副校长弄的心火旺盛,恨不得找一天夜黑风高给他们两个套麻袋。

  吉田自己到是耍帅了,但是却带给她了不少的困扰。

  在学校里,有很多同学从开始不屑然后是羡慕到最后的嫉妒,这心理历程饶了好几个弯,最后学校里就有了些不利于她的传言,有说她拿乔的,有说她装相的,说的最多的是她不守妇道,都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了,还顶着一张清纯的脸到处勾引人。

  沈云芳听了很无奈,自己长什么样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她爹娘就把她生成这么面嫩她有什么办法,她和谁说理去啊。

  她从吉田出现后,可以说完全做到了心如止水,花啊东西啊什么的,从来她都没有收过一件,这些也都是所有同学都看到的,那为什么学校里还会传出这样的留言呢?那是因为有些人嫉妒啊,嫉妒可以让人心里扭曲,让人丧心病狂,让人灭绝人性,沈云芳上辈子就懂得人心,所以表示理解。

  这还只是校园里的影响,在街道这边是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对面的孙姨现在看她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在哪高了,还有一些和孙姨一样无所事事的老娘们,一看到沈云芳出家门就远远的对她指指点点、说说笑笑的。

  沈云芳不用过去听就知道她们肯定是在对她品头论足,说的也不能是啥好话,不过这种事是不能解释的,越解释越解释不清,她想,等自己家李红军回家了,这些人的这些闲话应该就能终止了。

  这个假期,沈云芳哪都没去,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消停过日子。

  “妈妈,咱们明天还去采花吗?”满满满眼期盼的看着自己妈妈。

  沈云芳低头亲了自己闺女一口,这才问道:“满满还想去吗?”

  “想。”满满娇娇嫩嫩的回答。

  “好,那咱们明天就还去采花,不过满满要带帽子哦,要不小脸都被大太阳晒红了,那就不美了。”她捏了一下闺女的小红脸蛋。

  这一天在田里,孩子小,好玩好动也不知道要找个阴凉的地方玩,所以几个小时下来,两个孩子的脸蛋都被晒红了,要是在这么继续晒下去,肯定得晒伤的。

  “好,我去找帽帽。”满满虽然还小,但是对于自己的美貌还是很在意的。

  沈云芳看自己闺女一颠一颠的跑走了,转头看还在凉台上摆愣袋子的儿子,“胖胖,别弄了,赶紧的回来喝点水,凉台多热啊。”

  胖胖听话的进屋,挨到妈妈的身边,让妈妈喂他水喝。

  吉田的影响还有一个胖胖没说呢。胖胖从来都不是一个笨孩子,在吉田出现在沈云芳周边几次之后,这个小家伙就有些感觉不对了。他那个时候好几次都问妈妈爸爸去哪了?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在得到妈妈说爸爸出任务了暂时回不了家的回答后,好像一下子就懂事了。只要有时间就会拉着妹妹贴着妈妈,看吉田那更是眼神不善,估计是怕这个男人把自己妈妈抢走吧。

  沈云芳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她也曾经找儿子谈了几次,让他不要担心,不要有心里负担,澳门赌博网站:她是不会扔下他们的。每次胖胖都说知道了,没事,他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但是小孩子却越来越懂事了。

  只要家里有什么活,他都抢着干,就是自己干不了,也会跟在妈妈身边帮忙。

  看着这样的孩子,沈云芳心疼啊,同时心里恨的牙痒痒的,那个死吉田,他最好不要再出现,否则她一定会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看这小手脏的,赶紧去卫生间洗洗手和脸。”沈云芳催促着儿子。“你啊,就是个小管家,妈妈都说了,你还小,这些事情妈妈会做的,你不用管。”

  胖胖拉着妈妈的手,挺着小胸脯说道:“妈妈,我长大了,爸爸不在家,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

  “好好好,我们家的小男子汉,快点把你的小猫脸洗白白吧,妈妈今晚给你们做大餐,庆祝一下咱们开始丰收了。”沈云芳笑着说道。

  农大试验田里沈云芳扦插的金银花已经可以采摘了,只是今年才是第二年,开的花不是很多,原本地就不大,所以沈云芳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一起摘花,即把活干了,也算是一次亲子活动了。

  没有想到满满这个小美女这么喜欢辣手摧花,一天还没玩够,还想接着去。

  晚餐沈云芳给孩子们做了东北有名的饭包,其实就是洗几个白菜叶子,然后在洗点蘸酱菜,打个肉酱,做个土豆泥,然后手把手的教两个孩子怎么包饭包怎么下嘴吃。

  这两个孩子果然都是小东北人,对于能自己动手做的饭包非常的钟情,就是满满一个人也连着吃了两个饭包。

  当然沈云芳没给孩子弄那种很大的菜叶子,小小的一个,两个孩子吃的很带劲。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沈云芳又带着孩子和踏雪一起拎着野餐篮子,骑着自行车去田里野餐去了。

  沈云芳分到的试验田在整块地的中部,她们娘三个要想到达沈云芳的试验田,是要穿过好多别人的田地的。

  整块试验田被分成了无数个小块,里面让农学院里的同学种的什么都有,黄瓜柿子,茄子土豆的,在这片土地上争奇斗艳。

  等沈云芳带着孩子走到自己的试验田的时候,孩子们的兜里已经被塞上了两个柿子一根黄瓜了。

  假期有些同学不回家的话,也会时不常的来这里看一看,照顾照顾田地,如果有事需要回家的,就会把自己的试验田托付给信任的同学代为打理,去年沈云芳就是这么干的。

  “好了,自由活动,你们两个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帽子不能摘知道吗?”沈云芳给了两个孩子每人一个小篮子,让他们装金银花用。“还有踏雪,不能随便跑别人的地里乱踩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两个孩子一条狗一口同声的答应了下来,拿着小篮子,颠颠的就跑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