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七十九章挨个损(给似水的人生的加更)
  吴主任当然听出来沈云芳话里虽然恭维了他几句,但是却不是真心的,而且还是拒绝把谈判权交出来。

  “哼哼哼,我到是想看看,沈云芳同学自己谈能谈到什么程度。”吴主任也冷笑了几声说道,他到是要看看,等沈云芳被吉田吃的啥也不剩的时候,会不会低头来求他。

  搞定了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吴主任,沈云芳才又转向吉田,对于他看自己的眼神万分讨厌,“你跟他说,我没有时间跟他墨迹,他要是想要变性金刚的版权,那就给我盈利的百分之四十,这也是我的最低价了,而且播放权和售卖权不包括我的国家,他要是觉得这个价格适合,还有我的条件他能接受,我们就坐下来继续商谈一下合作的细节,他要是觉得价格不合适或者是别的,那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沈云芳说的斩钉截铁。

  她不想把自己的版权卖出去后,日本人反过来再把东西销售到国内,在这里把花出去的钱捞回去。请原谅她对于日本人的不待见。

  吉田看向翻译,翻译大哥低声给他翻译沈云芳的话。

  吉田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最后干脆直接拍了沙发,“荒谬,你这个条件根本就是荒谬。”

  不用翻译大哥翻译,沈云芳从吉田的表情和动作里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站起身,说道:“那就没办法了,我们无缘合作,你们继续聊,我就先走一步了。”既然她提出的条件,对方不同意,沈云芳觉得没有必要在继续谈下去了,就是接着谈也是浪费时间。

  朱正气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跟着学生的脚步也走人。

  “你等等,怎么回事,一个说不好就要走,这是什么毛病。”陶副校长看沈云芳又有要走的趋势,赶紧的也跟着站了起来,把路堵上。这一趟两趟的让人去喊她,容易吗,咋能说几句话就往外跑呢,“吉田先生不是要和你商谈吗,商谈商谈,就是要商量着来,你以为这是你家呢,你想咋地就咋地,赶紧的坐好,好好谈。”

  “沈同学,你稍微留步,吉田先生还有些话想对你说。”翻译大哥也看出事要不好,赶紧的站起身准备拉人。

  “沈同学,你这么对待国际友人可是不对哦,我代表政府可是要批评你的。”吴主任在旁边也跟着夹纲。哼,谈不拢了吧,要是没有他这个政府官员在后面撑腰,她一个小小的穷学生想和外国人玩这些小伎俩,那纯属是班门弄斧。

  沈云芳站在办公室中间,看着前后两个堵着路的人,叹了口气,觉得约瑟夫好像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不过这个麻烦还必须她自己来解决,真是烦恼啊,她转向吉田的方向说道:“对于合作的事情,虽然我不是非卖不可,但是看到你们大老远的找来,确实有些诚意,我就想差不多的就卖给你们了。不过就算是差不多点,我也是有底线的。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合作的条件也摆出来了,价格不能降低,条件不能改变,你要是觉得行就合作,不行你就另找别人,我相信你们泱泱大日本帝国不可能干那种舔着脸纠缠别人的事情吧。”

  吉田让她说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不过却也坐了下来,沈云芳的这两个条件,他哪个都不可能答应,所以说这个合作刚开始商谈就已经陷入了僵局,暂时是没法进行下去,不过他不是个那么轻易就说放弃的人,他还要回去想想,怎么才能攻克这个沈云芳,怎么才能按照自己的意思达到目的。

  “沈同学你可能误会了,吉田先生的意思是你总不能一口价吧,咱们要有商有量的才能合作愉快不是,你先坐下喝口水,顺顺气,好好想一想,吉田先生给你开出的条件很优惠了,你要知道你要是真的把这个版权卖出去了,那你的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的父母会因为你住上大房子,你的兄弟姐妹会因为你娶上媳妇”翻译大哥后期纯属是自由发挥,以己度人。

  不过沈云芳却听不下去了,“不好意思,我父母已经过世了,而且我也没有兄弟姐妹,我们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再说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最起码我自己非常知足了,所以你所谓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而且我不认为还有在谈下去的必要,我把底价已经说了,这个价格是我对于我自己的作品的一个评估,我认为它值这些。吉田先生要是多给,我感谢他,能多挣钱我很高兴,不过他要是想上我让价,那我只能说是抱歉了。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吗?”沈云芳最后一句是问翻译大哥的。

  翻译大哥赶紧的点头,这么明白了,在听不明白就是棒槌了。

  “那很好,麻烦你翻译给吉田先生听了,澳门赌博网站:他要是听不懂,你就多给他说几遍。”沈云芳简直把吉田当成了弱智儿了。

  “还有这位吴主任,你是一名国家干部、一位领导、一个公职人员,你应该清楚你的一言一行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所以你说话的时候,麻烦想清楚了在说。据我所知,咱们国家的政府可不是说谁想代表就能代表的。”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吴主任原本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结果被沈云芳数落的也开始面带紫色,他确实这么说有些过了,可是当面被一个小女生挑明,他觉得他这张老脸被人打的啪啪作响。

  最后一个是陶副校长。

  “陶副校长你是不是忘了,我和吉田先生不管是合作还是不合作都是我个人的事情,跟学校没有关系,跟你就更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希望你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干一些校领导应该干的事情。咱们学校的二楼的厕所的玻璃已经碎了好几天了,都没有人去管,你可以去看看的。”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好吗,你有没有工钱可以拿。

  陶副校长脸通红,被自己的一个学生这么没脸没皮的一顿说,多亏他脸皮厚,要不这个时候不得那块豆腐自杀啊。

  沈云芳把屋里这几个人都损了一顿,看没有人拦着她了,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