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七十四章谁给他的胆子
  这话沈云芳听的还算是顺耳。 .不过她还是挺惊讶的,没有想到这个吉田是想来买版权的,她好像记得《变形金刚》是在八几年由美国的公司和日本的一个公司共同开的啊。这人来早了吧,而且还是自己来的,哼哼哼,他这是想把人甩了自己赚钱啊,一看这个吉田就不是好东西。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好东西,只要自己能赚到钱就好,而且是赚日本人的钱。

  翻译大哥看沈云芳没有反对,赶紧的把话接着说了下去,“吉田先生是想向你购买《变形金刚》的著作权,吉田先生的三月公司希望能制造以《变形金刚》中人物为原型的玩具及动画片,希望沈同学能够抽出点时间来,咱们双方坐下来好好商谈下价格。”

  “谈谈到是可以,不过这里有些不适合。”沈云芳往旁边的看了看,有三个领导正眼巴巴的往这看呢,她并不想在学校里出名,所以这些事情不想让他们听到,“这样吧,等周天我放假了,咱们在约时间和地点谈吧。”

  翻译同志自己做不了决定,于是又低头和吉田先生嘁咕起来。

  沈云芳转头看办公室的摆设,这种别人坐着她站着的情况她非常不喜欢,虽然还有两个领导一个翻译陪着她,她还是心里不痛快。

  感觉地位不对等,所以这样的商谈没有必要。

  “沈同学,吉田先生说他的时间很宝贵,希望能够尽快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你看要不咱们还是在这里谈谈吧。”翻译同志把吉田先生的意思表达了一下。

  沈云芳皱眉,这个吉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时间宝贵,自己的时间就不宝贵了?现在是他有求于自己,居然还敢跟她摆这种臭架子,当她真的惯着他啊。

  “既然吉田先生的时间这么宝贵,周末的时候抽不出时间来商谈,那就不用谈了,等他什么时候有空了在说也不迟。”沈云芳很是礼貌的朝着屋里的人都笑了笑,然后对着朱老师说道:“朱老师现在我可以回去上课了吗?”

  “好的,你先回去吧。”朱正气几乎是立刻就回答道。

  朱正气也没听懂沈云芳和那个翻译在说什么,不过这不耽误他现沙上坐着的那个日本男人的不友善。

  从刚刚他们进来的那种侵略眼神,到后来翻译话语里的不客气,都让朱正气老师心里冒火,这个日本、鬼子还敢在这里猖狂,谁给他的胆子。

  沈云芳在得到了朱老师的允许后,立马和王校长点了下头,也没等人家有什么反应,她转身就走了。

  至于后面的事情,她不管,也管不了。不是国际友人吗,她一个小小的学生招待不来,谁有能耐谁招待。

  沈云芳回去消停上课了,屋里的这几个人却乱成了一团。

  翻译大哥没有想到这个沈同学这么大胆,居然一句话不对她的脾气,转身就走,这是谁家养出来的熊孩子啊。知不知道这屋里坐的不是校领导就是国际友人啊,哪一个都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普通学生能得罪的。

  “これは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这是怎么回事)?”吉田看到人突然就转身走了,还有些茫然,过了一小会儿才意识到生了什么事,于是从沙上猛地站起身来质问身边的翻译。

  “吉田先生,沈同学刚刚说,您要是没空,那就不用谈了,等您什么时候有空了再谈也不迟。”翻译战战兢兢的把沈云芳刚刚的话复述了一遍,他可是知道这个吉田君的,看起来好像温文尔雅,其实骨子里很是暴躁,他很怕吉田会把火气到他的身上,要知道,现在的翻译可是没有人身保障的,要是被外国人揍了,估计也没人能为他主持公道。

  翻译这次猜错了,吉田只是阴沉看着沈云芳离去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慢慢的眼里犯起了桃花,突地一笑,然后跟翻译说道:“有意思,我好像有点兴了。你去跟他们说,让那个沈云芳来陪我。我要立刻、马上跟她商谈合作的事情。如果他们满足不了我的要求,我不介意去贵国政府那里找专门的人来处理这件事。”

  翻译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他听错了吧,让那个沈同学陪他,哪个陪?翻译心里疑惑,但是却不敢问出口,只能是把吉田的原话翻译给了屋里的三个学校领导听,当然那句他听着有些歧义的话他给删掉了,要是真按自己理解的意思说出来,自己百分百得被轰出去。

  谁知他的话说出来后,屋里的两个老师又起了争执,主要就是陶副校长和朱老师之间意见不同,王校长往那一坐,就跟老僧入定了一样,也不赞同,也不反对,任由两个老师闹。

  “朱正气,你赶紧的把你的那个学生叫回来,怎么搞得,堂堂一个大学生,居然这么没有礼貌,让国际友人在这里等她,咱们学校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简直降低了咱们学校学生的素质。朱老师,这个事情你必须给学校一个交代,必须要负责到底。”

  “我负什么责任?”朱正气不明所以。

  “负什么责任?你的学生这么慢待国际友人,要是一个不好,弄僵了两国的关系,这个责任你担待的起吗?”陶副校长好像是正义的使者,就差拿着把剑指着朱正气的鼻尖了。

  “你没弄错吧,怎么是我的学生怠慢了国际友人呢,咱们刚刚都在屋里了,听的清清楚楚,我的学生问人家什么时候有空,人家说没空了啊,难道这样也是我的学生错了,那你告诉我,我的学生应该怎么做,是不是要像那谁谁谁一样,在人家面前卑躬屈膝的,差点跪下来舔人家脚丫子才算不是慢待啊。”朱正气还是给他留了面子,要不就不会用谁谁谁的带过去了。不过他在最后还是没忍住多了一句嘴,“在自己地盘上,还让别人骑到头上拉屎,什么玩意。”

  “你、你、你,你给我说清楚,你说谁呢?”陶副校长气的双眼喷火,校长可是在这看着呢,要是自己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认下了,校长得怎么看他啊。

  “陶副校长,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不是说你,你也别对号入座。”朱正气有的时候气死人也不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