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六十八章可没场儿说去
  沈云芳把信封拆开,展开信纸看了看,笑了。

  这是李老头给她写的信,因为在开篇里,有问她和孩子们好。想想,肯定是李老头的手笔。

  当然信里问及到她和孩子的也就那么两三句,剩下的就是正题了。

  “云芳啊,红旗的婚事定下来了,我想着得跟你和红军说一声,就在这个月的二十五号。”沈云芳翻看了下末尾,三月六号写的信,看来还有不到十天李红旗就要结婚了。嗯?沈云芳直觉里面有猫腻,肯定有猫腻,结婚这么突然这么快速,要说没事也没人信啊。

  “对方是个城里的姑娘,是个好姑娘,能嫁给红旗这个农村娃是老李家祖坟冒青烟了啊。”沈云芳看到这不由自主就切了一声,咋的城里的姑娘就是好姑娘了呗,她不服气,谁不是好姑娘啊,想当初她也是一朵花的好不。

  不过这下可算是如了邱淑萍的愿了,她天天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找个城里的儿媳妇,这下真实现了。哼哼,就是不知道邱淑萍和城里儿媳妇会怎么相处。

  “红旗是咱家最小的,等他结婚了,我和你娘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你娘说婚礼得好好办一办,我想着反正是最后一个,也中,给你们写信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看你们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回来参加你弟弟的婚礼,要是实在抽不出空来,就不用回来了。”这句话直接让沈云芳理解为没空就不用回去参加婚礼了。

  沈云芳欣然同意。

  别说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学校上课的时候,她走不开,即使是放假期间,她也不可能因为要参加李红旗的婚礼特意跑回去一趟。李红旗还没那么大的脸。

  再说上次回去邱淑萍就开口管她要钱要给李红旗买房子,她不相信现在李红旗的房子已经买完了。所以回去也没好,她干啥要回去。

  “红军出任务去还没回来呢吧,这个春节他也没给家里写信,也没给家里邮钱,我和你娘寻思,红军备不住是还没回来,要不他不能忘。云芳啊,红旗马上要结婚,是家里的大事,我和你娘手头这点钱有些紧张,你看能不能把你们去年的养老钱邮过来应应急呢。我怕红军没把咱家地址给你留下,后面我就给你写上了。”

  果然,还是来信要钱的。不过沈云芳也想起来了,每年过年前都是李红军给老家爹娘邮一百块的养老钱,不过今年他不在家,这个钱就没有人邮过去,这是来信催了。

  而且还很贴心的怕她不知道老家的邮寄地址,附上了详细而准确的地址。

  沈云芳想了想,这个时候汇款回去,估计李红旗结婚之前能赶上。

  不过她可没有那么好心,让李红旗花着自己钱风光的娶媳妇,所以这钱她给邮,但不是现在。

  沈云芳站起身,把手里的信揣到兜里,骑上自行车回学校上课去了。

  第二天中午,她又自己骑着自行车可哪瞎逛,结果收效甚微,在各个邮局里,基本上都已经没有猴票了。

  沈云芳想了想,总在首都这一亩三分地上晃悠也不行啊,她感觉在转悠下去也买不着啥,还是别在这转悠了,等周末,她安排好孩子往外面跑跑,弄不好能买到。

  正好今天是周五,再有两天也就到周末了。

  沈云芳周六的时候提前就让马立国给她开了份介绍信,现在到外面去主要还是要看这个。

  周六下午沈云芳请了两节课的假,和马立国说好,这个周末让自己家孩子去他家住两天,都安排好了之后,她自己一个人到了火车站,买了火车票,往天津去了。

  周天晚上,沈云芳风尘仆仆的赶去马立国家接孩子。

  “哎呦,没吃晚饭呢吧,等着我给你热点剩饭,你对付一口吧。”穆华珍说着就往厨房里走。

  “好嘞,还是嫂子贴心。”沈云芳讨好了一句,转头就看着捧着自己大腿的自家俩娃。

  “来告诉妈妈,昨天在马叔叔家里有没有乖乖的?”

  “有。”两个孩子都拖长了音回答,“想妈妈。”满满在后面还加了一句。

  “妈妈也想你们。”沈云芳一把把孩子搂在了怀里,她昨天晚上都没睡着觉,是真想孩子。他们两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自己身边过呢。这冷不丁的来一次,她这个当妈的都受不了了。

  “哎呀,你俩可太夸张了啊,昨天晚上和你们超凡哥哥疯的人是谁啊?”马立国笑话她们一家三口,不就一天没见到吗,咋赶上生死离别了呢。“云芳,没事,你放心,昨天晚上这俩孩子可听话了,让睡觉就睡觉,没哭没闹的,可好了,你有事你就去办,不用担心。”

  “我没事了。”沈云芳说道。

  “怎么的,那个什么猴票的你买到了?”马立国知道她出去是上周边的城市去买邮票去了,不过他也不明白一样都是邮票,咋还非要买那个猴子的,难道那猴子多长了只脚?

  沈云芳摇了摇头,“没买到,到哪家邮局去问都说没有了。”所以她也不打算在首都周边在转悠了,浪费时间,不过她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外地跑,所以她昨天直接就在邮局给李大姐家和大栓家去了信,让他们在老家那边帮她留意留意,她也把猴票的特征描述了一下,让他们有空就去县里邮局帮她问问,有就帮她买点。在信里她还特意嘱咐,有多少买多少。她随信还寄去了一百块钱,让他们拿这个钱去买。

  当然到最后,他们能不能帮自己买到不一定,能不能买对也不一定,凭天由命吧。

  “你干啥非要买那邮票啊?”周六云芳走的急,马立国没来得及问,现在问纯属是好奇。

  沈云芳想了想,跟马立国说出了大部分的实情,主要就是说猴票的独特性,它为什么值得收藏,现在想买它主要就是看中了它这一点,至于你后能不能升值,这个谁都没法保证。当然沈云芳这个穿越人士是知道的,所以才会想着不劳而获,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马立国听了居然也感兴趣了。“你是说这是一位绘画大师的传人分析的?哎呀,那可信度就高了。都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备不住真能像你们同学说的,这个猴票很有升值空间呢。”

  “怎么的,你也感兴趣。”沈云芳没想到。

  “嘿嘿,闲着也是闲着,再说现在手里还有点钱,那个猴票也不贵,试试也就试试了。”马立国嘿嘿奸笑道。

  这人这么敏锐,澳门赌博网站:以后想不发财都难,沈云芳想到。

  “你不用惦记了,首都这一片的邮局都差不多让我跑遍了,都没有。”沈云芳真是不想打击他,不过不得不啊。

  “嘿嘿,都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这个东西可没场儿说去。”马立国一脸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