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六十七章居然忘了这件大事了
  “队长,你这是给谁写信呢?是给嫂子吗?”一个小战士悄悄的从远处爬过来,就看到他们队长在写信,一本正经的。

  “嗯。”李红军没理来人,一只手垫着信纸,一只手抓着一根小铅笔头,认认真真的一一笔一划的在写信。

  他必须工整的写字,要不媳妇看到了,该瞎想了,就她那小心眼,还不一定咋想他在这边危险呢。

  “哎,有媳妇真好,等这次打了胜仗,我也回家娶媳妇去。”小战士躺在土堆里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艰难的把信写好,叠好了放到信封里揣到怀里,然后这才有空搭理身边的人,“你要是还想回家娶媳妇,那就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同情心。”

  小战士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有些懊恼的说道:“队长,那是个孩子,谁成想他居然手里有枪呢。”他是真没有想到,路上随便跑出来的一个孩子,居然也是个能要人命的小战士,当时要不是队长踹了他一脚,把他踹趴下了,真好躲过了那一枪,那现在估计他得常埋在这片土地上了。

  “小孩怎么了,小孩一样能拿起枪给你一梭子。你要时刻记着,这是打仗,这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对于除了自己的战友之外的任何人你都要提高警戒心,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娶媳妇的话。”李红军冷冷的说道。

  从上战场的那一刻起,这些提醒或者说是警告的话,他就对自己小队里每一个人说过,但是又有几个人听进去,并且当回事呢。只有在血的教训下,才能收起那些轻视,真正的正视所有的敌人。

  而这些提醒都是他媳妇提醒她的,他还记得媳妇跟她说的,如果她的国家处于越南现在这种处境的话,那她一定会拿起手边一切能当成武器的东西来反抗,杀一个不吃亏,杀一双就算是赚到了。

  李红军上了战场之后,不止一次在心里感谢过媳妇的对自己的担心、对自己的不放心、对自己的贴心,要不是媳妇事先的提醒,也许他也像很多人一样,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总之在媳妇的提醒下,他从上了战场那天就从来没有看轻过任何人,也没有对任何人放松过警惕,这让他躲过了无数次的危险,安然到现在。

  当初他来到边境,因为是从党校直接去的战场,所以上面的长对他们这批人非常,给他们配备了人手,给他们分配了不同的任务。

  李红军选择了带着人深入越境内部,这大半年中,他带着他的小分队,进过原始森林,偷袭过越南军的驻地,阻击过敌人的车队,因为他这个小队神出鬼没让人难以捉摸,所以有了个鬼魅小队的称号,算是在边境这边创出了一点小小的名声。

  小战士立马立正站好,保证道:“请队长放心,我一定吸取教训,收起自己的同情心,认真的对待每一个敌人。”

  李红军点了点头,轻轻的说道:“我希望我们都能安全的回去。”

  大年初六,沈云芳带着两个孩子来送李香莲一家。

  “行了,都回去吧,我们这就走了。”刘建军看着火车站里已经开始检票了,就把地上的行李往身上扛。

  马立国伸手帮他抬了一把,“姐夫,今年等秋收之后,老家那边没事了你就在过来啊,咱们在一起喝酒。”

  “好,我肯定来。”刘建军笑呵呵的说道。

  “大姐,等暑假了,孩子们都没事了,你就让他们过来玩。”沈云芳对这几个孩子还有些舍不得。

  这几个孩子都不是讨厌的孩子,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感情逐渐升温,不光是她舍不得,自己家满满现在还拉着佳佳姐姐的手不让走呢。

  这孩子,她爹走的时候她都没这么舍不得过。当然她当时还小,也不知道她爹会一走就不回来了。

  “行,那时候要是没事的,我就让他们过来。”李香莲说的就是客气话,其实心里根本没有打算让孩子们暑假过来,不说别的,三个孩子的来回火车票,那得多少钱啊。

  “妈,你答应了?真答应了?哦!太好了,二舅妈,我暑假就来。”栓子还是小,把他妈的话当真了,高兴够呛。

  李香莲看着这个小儿子摇了摇头。

  最后几个人的相送中,刘家人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沈云芳看着火车开走之后,就带着孩子和马立国一起回了鸿升小区。

  马立国去上班,她则带着孩子去四合院看看还有没有收拾的地方。

  这一个月刘家人住在四合院里很注意,走之前也特意收拾了一下,所以四合院里留下的痕迹不是很多。

  烧剩下的蜂窝煤靠墙堆放着,院子里的每个门上都贴着福字,证实着这里前不久还住了人。

  沈云芳在每个屋子里都走了一遍,确定了这里的水电气都安全,这才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转眼间到了开学的日子,沈云芳又开始了家里学校托儿所三点一线的生活。

  在三月中旬,沈云芳先后收到了老家来的两封信,在看到信封的那一刻,她僵住了。

  天啊,她居然忘了这么主要的一件事情。

  猴票啊!猴票可是在今年二月份行的啊。她怎么能忘了这么大一件事呢。

  沈云芳连信都没来得及看,正好中午放学,她直接杀到了离学校最近的邮局。结果进去一问,这种猴票已经没有了。

  沈云芳不死心的又跑了几个邮局,成版的已经没有了,她就买到了零散的十多张八分邮票。

  沈云芳坐在路边上,手里拿着一个包子啃,心里这个不甘啊,怎么就让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从眼前流过了呢。

  要是没赶上那没得说,澳门赌博网站:但是现在明明已经赶上了,她却没有抓住,这太让人郁闷了。

  沈云芳叹了口气,把包子三口两口的塞到了嘴里,然后擦了擦手上的油,把兜里的两封信拿了出来。

  她看了看,挑了李香莲的信先看了起来。

  这封信主要就是来报平安的,李香莲一家人已经平安的到家,让沈云芳不用惦记。

  沈云芳看完了之后,把信叠好放到了信封里,又把另一封信拿了出来。

  邮过来的地址是桃树村,沈云芳想着应该是她的公婆李红军的爹娘邮过来的。

  原来她可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信,因为她公婆要是有事都是给他们的儿子李红军写信的。

  她当时还没有这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