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六十四章都掉钱眼儿里了
  三十这天的年夜饭,沈云芳还有两个孩子一条狗是和李香莲一家吃的,因为楼上有暖气,更舒服一些,所以是李香莲一家来楼上这边吃的。

  当然过年了看到孩子头一个要干的事就是给压岁钱。

  都有孩子,相互给没什么实际意义,但是每年还必须有这一项,因为孩子们都期盼着呢。

  沈云芳早就准备好了三个孩子的红包,看到刘家的三个孩子就一人给了一个。

  “又长大一岁了,以后啊你们要好好学习,多帮你爸妈干活知道吗?”沈云芳摸了摸刘佳的头。

  “嗯,知道了。”石头回答。

  “嗯,二舅妈放心。”佳佳腼腆的笑了笑。

  “二舅妈,我这几天干活好不好?”栓子是这三个孩子里最活泼的,也是最敢说话的。

  “好,非常好。”沈云芳实事求是的给出了肯定回答。

  这些天石头和栓子天天的跟着出摊,大冷的天,和大人一样,在外面一站就是一天,从来没喊过苦叫过累,表现确实是非常不错。而且也给他们帮了很大的忙,人多的时候他们就跟小探照灯一样,眼睛就盯着自己家摊子上的春联,恐怕丢一张两张的,人少的时候还知道让他们大人坐着烤烤火歇息歇息,他们两个去给人卷春联。

  小伙子被肯定了,乐得见牙不见眼的,“嘿嘿,其实也没那么好了。”他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就是好,不用谦虚,都拿好了啊,二舅妈给你们几个包了大大的红包,回去再看啊。拿了红包就要好好学习知道吗。”沈云芳后面的话说的小声,示意他们别让李香莲看到,赶紧的收起来。

  几个孩子听话的赶紧塞到了兜里。

  李香莲那边也掏出红包拉着胖胖和满满逗趣呢。

  最后被胖胖和满满一口一个大姑给哄得,把红包都塞到他们兜里去了。

  眼看着要到中午了,李香莲和沈云芳一起去厨房忙活去了,孩子们自己在屋子里玩。

  栓子看了看屋里,大哥大姐正带着胖胖和满满玩,老爸好像去了厕所,他悄悄的自己走到书房那屋,看踏雪见到他要叫,他赶紧的比了个嘘的姿势,然后上前摸了摸踏雪的脑袋,让它别叫。

  踏雪抬了抬眼皮,又眯起眼睛趴在自己的窝里接着睡觉了。

  栓子往门口看看,确实没有人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把二舅妈给的红包掏了出来,在小心翼翼的打开,他就是好奇二舅妈给了多少。

  “你干什么呢?”刘建军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小儿子自己在书房这屋站着呢,他好奇的走了过去问道。

  栓子被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就把手里的红包往身后藏,当然他自己已经转过身来面向刘建军了。

  “你身后藏的什么?”刘建军皱眉看他的动作,这么明显了,他怎么可能看不到。

  “没什么。”栓子小手背在身后,偷偷的把红包往自己棉裤塞。

  这么多钱,要是老爸知道了肯定要告诉老妈,老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能让自己拿着,肯定得说替他拿着,最后拿着拿着就不是他的了,他一分钱也看不到了,所以他说啥也得保护好了这些钱。

  刘建军一瞪眼睛,“赶紧的啊,别让我动手。”刘建军一直是慈父,但是他毕竟是男人,一瞪起眼睛,到是挺吓人的。

  栓子心里有些怕,但是还不想把钱拿出来,所以坑坑吃吃磨磨唧唧的,就是不痛快的拿出来。

  刘建军看这样,把手就抬起来了,当然这只是吓唬人的,但是孩子不知道啊。

  栓子看他爹真的要动手,赶紧的就把棉裤里的红包给掏出来递了过去,“这是我二舅妈给我的红包,是我的,让我好好学习的,你和我妈不能拿走。”栓子有了丝哭音,好像已经看到这些钱长了翅膀飞走了。

  刘建军没说话,把红包接了过来。红包已经拆开了,在经过栓子揣裤兜子里又掏出来的过程,红纸已经被磋磨的不成样子,一打眼就能看到里面包着的钱了。

  “这么多,你二舅妈给的?”刘建军看着手里的十块钱问道。

  “嗯,我二舅妈给的,我哥和我姐都有。”栓子不小心把哥哥姐姐也都给卖了。

  “爸,你别跟我妈说呗,要不这钱又得被我妈收走。”栓子看老爹好像又变好了,也敢凑过去耍赖了。

  刘建军现在脑子寻思的是,云芳这个弟妹咋给孩子这么多压岁钱呢?原本早上媳妇和他商量,云芳家两个孩子,自己家三个孩子,相互给红包的时候,云芳就吃亏了,所以就想给胖胖和满满包两块钱的红包,这样,自己家孩子拿回来三块,他们给云芳家孩子四块,云芳也不吃亏。

  没成想他们给胖胖和满满的红包加钱了,还不赶不上云芳啊,人家直接就给孩子十块钱。要知道现在就是亲戚之间给压岁钱也就给一块钱顶天了,给十块钱的还真的没有。

  “你二舅妈咋给你们这么多钱?”刘建军不明白嘴里就问了出来。

  “我二舅妈说了,让我们拿着钱去买点书啊本啊什么的,让我们好好学习,将来也考到都的大学来。”栓子好像看到事情有些转机,赶紧的拉着自己老爸说情,“爸,这些钱咋办,你能不跟我妈说吗?”这个是他最担心的。

  刘建军看了看小儿子,看他那小心翼翼的讨好样,忍不住笑了,“滚犊子,你妈是啥洪水猛兽咋地,还能看上你的这点钱啊。”现在怎么说他们两口子都是一千多元的富豪了好吗。

  “嘿嘿嘿,老爸你肯定不能,不过我妈就没准了。咱们可说好了啊,你可不能跟我妈说这事。谁说话不算数谁就是小狗。”栓子最后还是不放心,加里一句挨揍的话。

  “你个虎玩意,你和你爹我谁是小狗你能跑了啊,赶紧的滚犊子,不过我可跟你说了,你二舅妈给你钱是让你买学习用品的,我要是现你拿着钱乱花,我可是立马就给你没收知道不?”刘建军气的给了儿子轻轻一脚。

  “诶,知道了,我你就放心吧。”栓子才不管谁是小狗呢,这钱能揣到自己兜里就行。

  他把钱小心翼翼的塞到自己的兜里,还拍了拍这才颠颠的往出跑,准备和兄弟们一起玩去。

  “和你哥还有你姐也说一声啊,压岁钱不能乱花。”刘建军想起来还有那两个没有嘱咐呢,赶紧的在后面喊。

  栓子瞎了一跳,转过去赶紧的比了个嘘的收拾,然后又贼头贼脑的往厨房门口看了看,确定老娘没有出来,这才又回头对着老爸说:“知道了,知道了,保密啊。”然后一蹦一跳的跑走了。

  “这小子,都掉钱眼儿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