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五十八章有人举报
  “那两个人最后怎么样,给放出来了吗?”沈云芳最关心这个。.

  “没有,都亮刀子了,想出来哪那么容易。”穆华珍说道。虽然现在不是严打,但是有了凶器那就是刑事案件了,虽然没有伤人,但是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肯定是要的,至于会不会坐牢那就不好说了。

  “那就好,咱们也能消停的做生意了。”沈云芳欣慰的点了点头。她还真怕那两个人那么快放出来,然后在去找麻烦。

  要知道,做生意,就是要和气生财,要是招惹上这样的人,天天过来搅合一通,那也不用接着干了,肯定挣不到钱,光顾着打架了,再说人家顾客看你这边有危险,人家也不能往上凑了,那东西还卖给谁啊。

  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凡是没有什么背景的人做生意,在遇到这种人的时候,大多数都会采取息事宁人、破财消灾的做法。

  沈云芳这是自觉在这一片有靠山才会这么整治那两个地痞流氓的,她也不打算长期在这做生意,只要过了这个年,她也就不用怕那两个人打击报复了。

  “你在那笑啥呢,傻了吧唧的。”穆华珍一转头就看到自己家男人坐在那端着酒杯傻笑,那个死样子,看了让人生气。

  “嘿嘿嘿,你们不知道,今天我们街道来了举报你们的人。”马立国里面神秘的说道。

  “我看你是真的傻了是吧,人家举报咱们了,你还在那乐,傻不傻啊你。”穆华珍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

  “嘿嘿,媳妇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有人举报那是证明咱们的生意做的好,挣钱了,招人眼红了,你说是不是。”马立国给自己媳妇分析。

  穆华珍听了,细细一想,也对啊,不过咋觉得他说的是歪理呢,就没听说过有人被举报了,还能乐呵说举报的好的。

  “你们猜猜都有谁去举报的?”马立国继续乐呵。

  “还不止一个?”穆华珍怪叫了一声。

  “可不,两个。”马立国这回回答的利索。

  “男的女的?”沈云芳问道。

  “女的,俩都是女的。”马立国也没有在卖关子。

  “女的?咱们也没得罪谁啊,澳门赌博网站:谁那么缺德啊。”穆华珍纳闷了。

  沈云芳想了想,过滤了下自己的关系网,然后说道:“一个是沈云秀,一个是我家对门的那个孙姨是吧。”

  马立国对着沈云芳举了举大拇指,表示佩服,都让她猜对了。

  “云芳真的猜对了?”穆华珍有些不相信,这比他们警察办案都厉害啊,转头问沈云芳,“你咋知道是她们的?”

  沈云芳笑了笑,“我在这住这么长时间,也没和谁不对付过,想来想去也就是和沈云秀还有我们家对门有些小矛盾,刚才马哥说是两个女人,我想差不多就是她们了。”

  沈云芳外带的还把自己和沈云秀的恩怨大体说了一下,还有去年大爷两口子过来要朝她借房子的事也说了。

  穆华珍听完了,就说了一句,“你这堂姐可真够不要脸的了,我看她,就她男人那德行,以后她也捞不到啥好下场。”

  沈云芳认同的点了点头,沈云秀现在双眼被狗屎糊住了,等她清醒那一天,就是她后悔的那一天,她都不用报复什么的,直接等着看结果就能很解气。

  “那你和你家对门又咋的了,咋还去举报你了呢。”马立国挺好奇的,他是认识这个孙姨的,当初沈云芳买房子的时候,还是他领着去看的。

  所以他就很不能理解,这孙姨是咋想的,明明知道他和沈云芳的关系,居然还是去居委会举报了。你说你要是真的那么大无畏你就痛快的,去了就说,说完就走,结果那老太太可有意思了,进了办公室的门,一看马立国在扭头就想跑,把办公室里的人都弄的一愣,不知道这老太太咋的了。过了一会儿,她又不死心的跑了回来,找了一个小年轻的,拉着人开始举报沈云芳在外面做生意,是搞资本主义,是投机倒把,她边说还边看马立国,把马立国弄的哭笑不得。

  “嗯,有点小矛盾。”沈云芳就把大伯子一家来的时候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重点强调了孙姨门前的那一泡屎。这梁子就是从那泡屎上结下的。

  嗯,在饭桌上说这些好像有些不太好,沈云芳说完了才意识到这一点。

  在场的人可都没有这顾忌,听了三蛋的壮举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胖胖不明白这些大人都在笑什么,悄悄的凑到妈妈身边小声的问道:“妈妈,三蛋哥哥做的对吗,这样不脏吗?”他很是纠结,想以后像三蛋哥哥学习,把那些想欺负他们家人的坏蛋都打跑,但是拉粑粑是不是有点不讲卫生啊,妈妈不是不喜欢不讲卫生的孩子吗。

  沈云芳听儿子这么问,赶紧的把他抱在自己腿上,教育道:“儿子,你三蛋哥哥的心意是好的,但是这个做法也只能是你三蛋哥哥能用,咱们以后可不能这样,知道吗,咱们完全可以想其他的办法吗。”她可是真怕自己儿子被带歪了,要是以后一有人在面前嘚瑟,自己儿子就脱裤子拉粑粑,她这个当娘的可真得郁闷死。

  “嗯,我也觉得,拉粑粑太埋汰了。”胖胖嫌弃的皱了皱眉小鼻子。

  “那可不,咱们是文明人,得用文明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能动嘴的咱就不动手,能动手的咱们就不动家伙,懂了吗?”沈云芳慈爱的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

  胖胖很是受教的点了点头,“嗯,妈妈,我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就是谁敢招惹我,我就先骂他,要是骂不哭他就上手揍,要是揍不服就上家伙。

  桌上的其他人都默了,有这么教孩子的吗,啥好孩子让你这么教育都得长歪啊。

  说说笑笑好一阵子,大家才回归正题。

  马立国说了举报经调查与事实不符。也就是白举报了,她们啥事没有。而且那两个举报的人还被马立国扣下进行了一番政治教育。

  沈云芳则把今天的帐拢了拢,除了赔偿的那十块钱,今天她们卖了九块六毛,比第一天有所进步。

  相信未来的几天会一天比一天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