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五十七章公安同志辛苦了
  高个男人看了看地上的兄弟,澳门赌博网站:又看啦看站着不说话的沈云芳,又瞄了瞄旁边虎视眈眈的刘建军和李香莲,最后恼羞成怒的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来,“你们居然敢把我兄弟打伤,今天我就让你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他说着把手里的匕首在两个手里来回的倒腾,应该是想显示他经常玩匕首,很熟练。

  但是这一幕让沈云芳看了,就觉得他这是耍猴呢,你要打架就打架,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而且刀子是用来桶人的,不是用来杂耍的好不。

  “云芳,你往后面点,快,躲开。”李香莲看到对面男人掏出刀子来了,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不过她还不忘把云芳和自己家男人往后拉。自己家人都是有家有业的,跟这些地痞流氓玩不起命啊。

  “嫂子,你别害怕,他不敢的,他那是吓唬人的,这里可是首都,能让他们这个的坏分子猖狂吗。”沈云芳很是淡定,她已经隐隐的看到对面跑来的几个公安同志了。

  “哼哼,你这个土包子,我们兄弟是,在这一片还没人敢跟我们支吧呢,你行啊,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得罪我们兄弟有什么下场。”那个男人嘴里这么说着,手里还在那倒来倒去,自己玩刀子玩的不亦乐乎。

  “我到是想看看你会有什么下场。”

  突然后面伸手一只大手,一拽一拉一甩,直接把男人手里的匕首夺了过来,而且把人也直接撂倒在了地上。

  “哎呀,公安同志你们可算是来了,再不来我们都要没命了。”沈云芳立马换了副苦主的脸,对着过来的几个公安同志开始诉苦。

  “放心,这些不法分子已经被我们制服了,我们保证,他们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某公安同志一本正经的说道。

  沈云芳这面几个人赶紧的点头哈腰的道谢,看着几个公安同志把地上两个地痞抓了起来,戴上了手铐,准备带走。

  这些人已经涉及到了持械伤人,被带回去之后,绝对没有好下场。

  “冤枉啊,公安同志,我兄弟被那个女人打伤的,我这是被逼无奈啊。”那个男人被人铐住,嘴里还嚎叫着。

  “闭嘴,人家女同志那么瘦小,就你们这一身膘,人家怎么踢你,连诬赖你都不想好了,看回局里怎么收拾你们。”公安同志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个无赖诬赖好人呢。

  于是在地痞哭嚎中,被几个公安同志带走了。

  沈云芳想了想,卷了十多副对联,让石头和栓子再跑一趟派出所,把对联给穆华珍送去。

  虽然东西不多也不贵重,但是是自己这边的一个心意。

  出了这样的事,对沈云芳到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不过她看出来了,李香莲有些情绪不对。

  沈云芳看了看表,差不多也要三点了,干脆收摊回家。于是几个人又忙着收摊,那些被地痞踩了的对联抽出来放到了上面,这个回家得看看能不能把上面的脚印擦掉,要是擦不掉那就不能卖了。

  三个人要收拾完的时候,石头和栓子跑了回来,石头说了那些对联穆阿姨收下了,还让他告诉她,不用担心,她来处理。

  几个人回到家卸完车之后,沈云芳让李香莲去躺一会儿,她去做饭。

  可是李香莲哪能让弟媳妇一个人做饭啊,也强撑着帮着做饭。

  “云芳啊,这咋首都也这么不安全呢。”李香莲边切菜边说道。

  “大姐,在哪都一样,有好人就有坏人,首都虽然治安上相对比别的地方好,但是这样的地痞流氓也是有的。”沈云芳笑着说道。

  “那、那咱们的摊子还要摆吗?要是以后再有这样的人来闹事咋办?”李香莲被今天这两个人给吓到了,有些想打退堂鼓。

  “大姐,刚才我都说了,在哪都有这样的人,咱们要是因为有他们就不摆摊了,那咱们以后啥也不用干了,再说要是倒霉就是走到大街上也能碰到这样的人,跟摆摊不摆摊的没有关系的。”沈云芳这是睁眼说瞎话,人家就是看他们摆摊赚钱了才会过来骚扰,如果是路人,他们这样就不叫骚扰叫拦路抢劫了。

  “你说的也对啊,可是,我一想到今天那个男的掏出刀子来比划,我就瘆的慌,你说要不是公安同志及时赶到,他要是把咱们几个谁伤了咱们都后悔莫及啊。”李香莲叹了口气,她其实也知道就因为这事就不卖对联了根本就不可能,不说别的,家里那一屋子的春联咋整,人家给你印了,可是不带退货的。再说云芳还搭了不少钱在里面,要是现在不出摊了,那云芳的钱就搭里面了。

  “大姐你放心,咱们都已经跟派出所那边打过招呼了,所以我才让栓子和石头天天跟着咱们出摊呢,平时人多的时候他们能帮看着摊子,像今天这种情况,他们能帮着去叫人,托个一时半刻的咱们还做不到吗,所以肯定没事。”沈云芳给李香莲画了个大饼。

  李香莲想想也是,今天就是自己家俩孩子把公安同志带过来的。知道肯定是不能不摆摊,所以她也就不想这些了。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马立国两口子也过来了。

  穆华珍看到他们的时候,直接掏出十块钱来拍在了桌子上。

  “你干啥?”沈云芳莫名其妙。

  “这是那两个无赖赔给你们的。”穆华珍解释道。

  沈云芳还是一头雾水,他们就白拿了一副对联,要赔偿也就是二毛钱的事,咋给这么多,难道现在就有了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一说了?

  穆华珍看她还不明白,就给她解释了一下,“石头后来去派出所跟我们反应情况,那两个无赖在你们那里霍霍了不少的对联,要让他们赔偿,我们审问了一下,情况属实,所以我就让他们赔了。”这就是这十块钱的由来。

  沈云芳恍然大悟,原来是石头那孩子,没想到他看起来挺实诚的,还有这心眼。

  沈云芳把石头叫来问了问这个事,石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看他们霍霍咱们家的春联了,踩了那么多脚印上去,咱们还咋卖了,他们踩的就得他们赔。”

  沈云芳抹了抹他的头,夸了一句“好孩子”,还给了他两毛钱奖励,让他带着弟弟妹妹买好吃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