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五十四章开始摆摊
  趁着还没有干活之前,沈云芳带着刘大姐一家简单的逛了逛都。

  没玩几天李香莲就有些呆不住了,这一天天的吃喝住都是二弟妹给掏的,他们不干活不挣钱还天天出去玩,花着大把的钱,她哪好意思啊。

  一天八遍的问沈云芳啥时候开工啊。

  沈云芳看了看现在的存货,差不多已经堆满了一个屋子了,而且离过年不到二十天了,现在开始卖应该可以了。

  于是,选了一天,准备正式开卖。

  一大早,沈云芳就带着孩子和踏雪去了四合院。

  进院子一看,李香莲两口子已经准备上了,“大姐你们几点起来的啊,这么早。”

  “今天你姐夫天还没亮就起床开始里里外外的转磨磨,这些天待得,浑身哪都不得劲,可算是能干活了。”李大姐说起来就一脸的笑容。

  这人啊就不实惯,在老家那会儿天天下大地,累的跟孙子一样,回家躺炕上哼唧,这疼那疼的,那罪遭的,就想着哪天能不种地不干活,好好在家享受享受。结果到二弟这来,还真是享受了,天天啥也不用干,除了吃就是睡,结果人还贱皮子上了,怎么觉得比在家种地的时候还难受呢。

  “呵呵,这是干活干惯了,冷不丁的停下来,就觉得五脊六兽的,没事,这马上就得忙起来了,有我姐夫卖力的时候。”沈云芳笑着说。

  “他啊,别的没本事,就有一把子力气。”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马立国一家三口也过来了。

  最后人员是这样分配的,澳门赌博网站:穆华珍带着佳佳、马凡和胖胖满满在家看家,马立国跟刘建军先把三轮车推到市场去,然后马立国隐在暗处看场子,沈云芳带着刘家夫妻俩在明处卖货,石头和栓子也跟着去,主要是看着地上的货别被人顺手牵羊了。

  马立国和穆华珍毕竟是公职人员,这种事情不易露面。

  分配完之后,大家就开始行动,刘建军和马立国往三轮车上搬货,两个大男人,不一会儿就把小小的三轮车给装满了。

  沈云芳在库房里给他们挑春联,这么多版的春联,现在还不用都拿出来,她挑了四十多种,每种都拿了百十来张。

  装完车,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推着车子往市场去了。在市场里马立国早就看好了一个位置,直接就推到了那里,开始摆摊。

  卖春联不用什么货架子,直接就在地上铺一个大大的塑料布,然后把每种春联在塑料布上摆几张,怕风大刮跑了,他们还特意准备了很多大小适中的石头,压在了上面。

  感谢栓子和石头两个小伙子,这两天趁着出去玩的时候,就把家里要的这些压脚石头都捡了回来。

  春联很快就在沈云芳的指挥下都摆放好了,然后一群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要干啥了。

  “那什么,我就先走了啊,要是有啥事你就喊我。”马立国觉得他还是去办公室躲躲吧,咋大冷的天脸上火辣辣的呢。

  沈云芳看他火烧屁股似得的跑了,有些无语。这人脸皮很厚啊,咋关键时候掉链子了。

  “云芳啊,那咱们干啥啊?”李大姐看着地上的对联有些不知所措。

  沈云芳看了看没有人的市场,对着李大姐说道:“大姐,你和姐夫带着两个孩子先到墙根那避避风,等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你们在过来帮忙就行。”现在这个时候,这么多人站在这里,别说卖货了,一般人还不敢往这边走呢。

  “不行,不行,还是你去避避风吧,我在这看着。”李大姐下意识的说道。

  “大姐,你别跟我争了,你和姐夫都没卖过这个,等一会儿来人了,你们看我咋卖的,学会了就轮到你们了。”沈云芳不可能让他们打头阵,就看他们现在缩手缩脚的样子,肯定是不会主动招揽客人的,哎,还是得自己先来啊。

  李香莲一想也对,要是让自己在这,她也不知道要干啥啊,就看人家卖东西不费什么劲,咋自己站在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呢。

  沈云芳把几个人安排好,她就自己站在前面等着有人过来。不是她愿意站着,他们来的时候也带小板凳了,只是这大冷天的,坐下不大一会儿就冻透了,还不如站着来回走走暖和呢。

  “春联春联了啊,卖春联了,二毛钱一副,你不用问价,也不用讲价,全场都是两毛钱一副,随便挑随便选,全场都是二毛钱。二毛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真正的物有所值,拿啥啥便宜,买啥啥不贵。马上过年了,贴上咱们的春联,保证你明年平平顺顺一整年。”沈云芳在后世听多了那些十块钱买不了上当的广告,现在看到人顺嘴就说了出来,还好最后给收了回来。

  “哎呀,你这叫卖的可挺特别。”一个中年男人从摊子边路过,听到了沈云芳这一大套嗑新奇的停了下来。

  “同志,咱卖的春联更特别,要不您来看一看,我们今天第一天卖,便宜,等过了二月份,我们就恢复原价了。”沈云芳笑着介绍身后的对联。

  “是吗,那我还真的得买一副了呗,要不不是吃亏了吗?”那个男人听了还真的蹲下身认真的看了起来。

  “你这是行书?‘羊歌盛世方报捷,猴舞新春又吉祥,万事如意’”中年男人随意的读了几个,一边读一边点头,“不错,不错,有点意思。”

  沈云芳在旁边也看出来了,这个中年男人也是个知识分子,文化人,有内秀的那种。

  “是啊,我们这一共有一百多版不同的春联,款款都是精品啊。”沈云芳是一点都不谦虚,“而且我们是找的***的后人来写的春联,绝对的物所值。”

  “呵呵,小姑娘挺好,那就给我来一副吧。”那个中年男人站起身指着刚刚看好的一副对联说道。

  “哎,好嘞,马上就给您包上。”沈云芳脱了手套,手脚利索的把中年男人指的对联卷了起来,然后抽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麻绳一捆就完事。“您不看看福字吗,我们这福字也有很多款式。”

  那个中年男人看了看沈云芳指的福字,摇了摇头,“算了,就买这些吧。”

  “好嘞,一共两毛钱。”沈云芳收下对方递过来的两张一毛钱的纸币,“您走好啊,下次需要什么就过来啊,我们这一直卖到过年,要是有人看好了,也帮我们推荐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