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五十章沈大忽悠
  再说这边的沈云芳,第二天早上起来把孩子送去托儿所就骑着车子往四合院走,今天她和昨天那个大叔约好了,今天早上给她送米面的。.

  结果她骑车到了四合院的时候,就看昨天那个中年大叔还是穿着昨天的那身,已经蹲到她家门口了,旁边还有一个独轮车,靠着墙放着,门口有好几个袋子。

  “大叔,你这么早就来了啊?”沈云芳赶紧的走过去,把车子停好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闺女啊,你不住这啊,我早早就来了,敲门里面也没人啊。”那中年男人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觉,就惦记着今天早上要给人家送米面的事,这不一大早就收拾好,推着独轮车给推城里来了,结果在昨天的这个四合院门口,他敲了有一个小时的门了,也没有人来开。

  他以为被骗了就想回去了,不过想着那小姑娘昨天真的把这房子的门打开了,所以心里还存着意思希望,也许今天是有事没在家,他就在等了一会儿。

  “对,我暂时不住这里,里面还没收拾住不了人。”说话的功夫,沈云芳已经把院门打开,和中年大叔一起把地上的几个袋子往院子里搬。

  中年大叔拎着米袋子走到院子里,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下小姑娘家的房子,嗯,确实缺了点人气。

  沈云芳看所有的布袋子都已经拿到院子里了,就准备关门进屋找袋子倒腾粮食。

  “哎,等会。”中年男人看她要关门,赶紧的出声阻止,在沈云芳怀疑的眼神下,从外面把他的那辆独轮车推进了院子,“嘿嘿,这个放外面我不放心。”

  沈云芳也跟着笑了笑。

  接着两个人一边闲聊几句,一边就把粮食倒腾了一下。

  中年男人这次给她带来了一百斤大米,一百斤白面。

  沈云芳都是按三毛钱一斤付的帐,一共6o块钱。

  “叶叔,你家要是以后还有多余的粮食,你就给我送来,就这个价格我都要。”中年男人姓叶,沈云芳就管他叫叶叔。

  叶叔惊讶了,这小姑娘家有多少人啊,前后他给她送了有二百五十斤粮食还不够,还要买啊。

  沈云芳看出来他的疑惑了,笑着说:“等过两天我老家的亲戚就过来这边,得在这住一阵子。你也知道我们城里买粮食困难,你家要是还有,我就再买点。”

  叶叔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家是没有了,不过你要是真的要,我到是可以帮你跟别人问问。”

  “那感情好了,叶叔要不这样,你帮我问问,下次你给我送粮食,我就按一斤三毛三买你的,至于你给别人多少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多出来的就当是叶叔你的辛苦费了。”沈云芳这是怂恿人家当二道贩子呢。

  叶叔没说话,心里琢磨了一下小姑娘的话,然后眼睛越来越亮,要是按照小姑娘说的,自己去找别人买粮,要是他出面和邻居买,粮价肯定没有城里这么高,一斤大米两毛钱就撑死了,然后在小姑娘这卖三毛三,他就给跑个腿,一斤就能净挣一毛三,唉呀妈呀,这老些啊。

  “这、这能行吗,这不是投机倒把吗,这是要被抓的。”叶叔激动过后也冷静了下来。

  “叶叔,你这也太夸张了,帮我买点米面的咋就被你说成了投机倒把呢,你中间要是能挣点,那也是你劳动所得,这钱揣到兜里你也必须心安理得。你也放心,现在咱们国家有了新政策,不会有人因为这个事情抓你的,你没看我们家属区东边边上那小市场吗,要是还按原来的政策,谁敢顶风在那卖东西啊,又不是闲自己命长,你说是不是?现在国家不抓了,而是支持,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沈云芳尽量的忽悠。

  叶叔听了很心动,但是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他要谨慎。

  沈云芳看他还在犹豫,又加了把力,“再说叶叔你就给我送粮食,这事也就咱俩知道,咱每次交易都在院子里,也没有人能看到,我总不能坑你吧,坑了你我也好不到哪去。要是真的有人看到了,说三道四的,我就说咱俩是亲戚关系,你给我送点粮食一点毛病都没有,谁拿咱们也没有办法。”

  叶叔成功的被沈云芳忽悠住了,跟着点头,嘴里嘀咕:“这样好,这样好。”

  于是沈云芳就跟他商量好了以后怎么往这送粮食。

  结完账后,沈云芳就把叶叔送走了。

  她回到院子里,把院门关上,然后把院子里的粮食拎到了屋里,两天加起来一共买了二百五十斤粮食,李香莲一家五口,吃一个月足够了吧。

  李香莲一家五口从火车站艰难的挤了出来。

  “手里的东西都拿着呢吧,没丢下啥吧?”李香莲找到了个空地停了下来,看了看孩子们都跟上了,这才开始检查包。

  不知道咋地了,这趟火车这个挤啊,两口子在火车上干坐了一宿,愣是没敢闭上眼睛,就怕有人把自己家的行李给偷了。

  几个孩子到是没心没肺的,第一次做火车这个兴奋啊,这个车厢窜窜,那个车厢看看的,到了十点多趴在小桌子上就呼呼的睡着了,到了早上,一抹哈喇子又有精神了。

  “没丢,我拿了两个,都在呢。”栓子把自己背在身后的包袱拽了过来,让他妈检查。

  老大刘洪磊小名石头也有样学样的把背上的包袱拿了过来检查。

  “嗯,行,走,咱们还得坐汽车才能到你二舅家,都跟上点啊,要是丢了可没地方找去。”李香莲都检查一圈数目都对,这才又开始在前面带路。

  一行人又挤上公交车,一路摇摇晃晃的就到了鸿升小区这边。

  “妈,这真有高楼啊,我二舅是不是就住这啊。”栓子最没有见识,看到楼就大呼小叫的。

  刘建军大手呼噜上去,“闭嘴,小声点。”没看旁边已经有人拿那种眼神瞅他们一家五口了吗。

  栓子吐了吐舌头,看着面前的高楼兴奋不已。

  “二舅家才不住这呢,二舅家住后面。”刘佳在二舅家住过,知道二舅家在哪,她也知道,弟弟指的这种楼不好,没有二舅家的楼好。

  “姐,你在前面走,快点,咱们赶紧的去二舅家。”栓子有些迫不及待。

  他看面前的楼就挺好的了,结果姐姐说二舅家的更好,他心里痒痒的不行。

  于是这一行人改变了队形,澳门赌博网站:栓子拉着姐姐在前面走,石头在弟妹后面跟着,最后才是刘建军两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