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四十九章我也要去二舅家
  李香莲手脚利索的收拾行李,对着炕上的小儿子说道:“你在你爷家有点眼力见啊,别光顾着疯玩,眼里有点活,帮你爷奶干点,你爷奶都那么大岁数了。 . ”

  “妈,我也想去二舅家。”小男孩李洪涛小名栓子眼泪吧叉的看着自己老娘,全家都去二舅家,咋就他不能去呢。明明二舅妈信里也让他去的。

  “你去干啥,我和你爸是去帮着你二舅妈干活去的,带着你还得照顾你……”李香莲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不用你照顾,我已经是大人了,我也能帮二舅妈干活。”栓子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二姐回来的时候都跟他讲了都有多好,他羡慕的不行,心里还暗暗的责怪自己,为啥有病的不是自己呢,要是自己也得病了,是不是也能像二姐一样,去都了。这次接到二舅妈的来信,他高兴坏了,自己也能去都了,也能去二舅妈家了,谁成想,老娘居然不带他去。

  “你可拉倒吧,赶紧的一边去,别挡害。”李香莲根本没听进去他说的。

  “呜呜,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我去找我爸去。”栓子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呜呜的哭着就要跑出去找自己老爸。

  结果人还没跑出去呢,刘建军就回来了。

  “这是怎么的了,咋还掉猫尿了。”刘建军一进家门就看到小儿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累的,就笑话了儿子几句。

  “爸,为啥我不能去二舅家啊,二舅妈来信不是让我去了吗,你们为啥不带我,我肯定不是你们亲生的。”小伙子委屈的呜呜的哭。

  “哎呀,你看看你儿子,真是有出息啊。”李香莲站直了身,好笑的看着儿子耍赖。

  “别哭,你不是说你是男子汉吗,你看哪家的男子汉说哭就哭的,憋回去。”刘建军板起脸来。

  “我也不想哭啊,可是你们欺负人,为啥全家都能去,就我不能去?我不要去我爷家过年,我要跟着你们去二舅家,我也能帮二舅妈干活。”小孩子现在脑子里就这么一件事,翻来覆去的就说这事。

  刘建军看自己儿子那样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想想,一家人都走了,就留这孩子在家确实孩子心里不好受。

  “你能保证去了能帮你二舅妈干活?”

  “你干啥,不是说好了栓子不去吗?”李香莲一听就明白男人的意思了,这是又想把孩子带着了。

  “能、能,我保证能,说话不算数的是小狗。”栓子破涕为笑。

  “孩子想去就去吧。”李建军说道。

  “那哪行,他都这么大了,肯定逃不了票,多他一个人就得多买一张票,那得多少钱啊?”李香莲也想带孩子去,可是孩子都一米五十多了,就是塞车座子底下都得露出一截腿来,根本藏不住,只能买票。要是自己有钱她啥也不说了,肯定得带着孩子,可是现在她家穷的一张到都的火车票都买不起,要不是二弟妹一起邮过来了火车票钱,他们一家想去都去不了。

  “我二舅妈不是给你邮钱了吗?”栓子理直气壮的问道。

  他知道二舅妈把他的车票钱也邮来了的。老妈已经无数次跟他们说让他们记得二舅妈的恩情。

  “就不能给你二舅妈省点啊。”李香莲瞪眼睛。

  栓子赶紧的躲到老爸身后,小声的说道:“你不是说咱家欠二舅的已经很多了,那也不差我一个人的车票了。”

  这个家里是慈父严母,要是孩子惹祸,李香莲就给两下子。要是惹大祸了,刘建军才上,不过孩子们都跟刘建军这个当爹的亲近,有些惧怕李香莲这个老妈。

  李香莲被小儿子顶的来了火气,伸手就想打他两下子。

  “行了行了,你赶紧的收拾东西,明天就走了,别耽误事。”刘建军把媳妇挡住了,不让她打孩子,“你要是实在想去也行,不过咱们先说好了,我和你妈还有你哥姐都是去帮你二舅妈干活的,你要是去了也得帮着干,可不能像在家一样,动不动就掉猫尿。”

  “我才没有呢,我肯定好好干活,我保证。”栓子转头就不承认自己刚才干的丢人事,不过听老爸说能去,嘴巴子都要裂到耳朵后面去了。他转头看着自己老妈,这个家还是老妈说了算的。

  “你就惯吧,看能惯出什么好来。”李香莲嘴里骂着,眼里却有着笑意。

  她虽然说不带小儿子去,但是把孩子自己留在这边,即使有爷奶照顾,她这当妈的也不放心,现在男人说要带着孩子去,那就一起去吧,就像孩子说的,已经欠了那么多,那就在多欠一点,她和孩子的爹多干活,早晚都能还上。

  栓子听老娘的话,知道老娘这是也同意了,一下子蹦了起来,像个小炮弹一样往外冲,嘴里还一个劲的欢呼,“哦!我也能去都哦!哥、姐,我也能跟着去都哦!”

  “你看看这孩子,有一点大孩子的样吗?”李香莲在后面来气的抱怨。

  李建军呵呵两声,“行了,你在家把栓子的东西也收拾收拾,我去他爷那一趟,告诉他们一声,栓子也跟咱们一起去。”孩子不去爷爷家了,是得去告诉一声。

  “行,你去吧,赶紧的,回来咱们在收拾别的。”李香莲回头又开始掏柜子,把刚收拾好的兜子又拉开。

  这一去就是一个月,孩子和大人都得带最少一身的换洗衣服,她住过二弟家,二弟妹是个爱干净的,可不能让孩子埋里埋汰的惹二弟妹嫌弃。

  “栓子,你别疯跑了,赶紧的把你的裤衩拿过来一条干净的。”李香莲朝着那屋喊道。

  等刘建军回家之后,两口子就开始收拾给云芳带去的东西。

  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点今年后院种的花生,他们没舍得吃没舍得吃的,还剩了一小麻袋,他们准备都给云芳带去。

  当然还有些别的,李香莲收拾了点夏天晒得菜干,还有家里的咸鸡蛋,没有啥好东西,带去就是那么个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五口人,扛着大包小包的,抹黑就踏上了去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