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啥好孩子都被教歪了(给各位支持小硕鼠的亲们的加更)
  沈云芳看沈云秀那翘上天的样子,哪还不知道她的目的,“哎呀,你还真别勉强我,现在我们学校很忙,没有时间参加这类型的饭局,你还是省省吧。”

  “妈妈,回家。”满满在车子前面坐够了,想下来回家,结果前面这个阿姨,飞要拉着妈妈说话,她好烦啊。

  “好,宝贝忍耐一下,咱们马上就回家啊。”沈云芳温柔的拍着自己闺女的背安抚着,澳门赌博网站:“你没事了吧?没事你就让一边去,还是那句话,好狗不挡道。”

  自己跟沈云秀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相处,所以自己没有必要给她面子,只是这沈云秀不知道脑袋里都是水还是都是屎,没事就要往她面前凑,你说让她怎么办好,不骂她两句好像都对不起她一样。

  “你好,很好!”沈云秀说的咬牙切齿,本以为自己家男人也是大学生了自己怎么的在沈云芳面前也得有点面子,没想到这个沈云芳不是个玩意,居然还是这么打她的脸,“哼,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就你那个种地的破学校,怎么能和我们家城建的重点学校比啊,你要知道,我家方城建将来毕业了就是领导干部,以后有你求着我的时候。”沈云秀眼里又要开始喷火了,突地想到以后可能会有的情况,她又神经质的咯咯笑了起来,“可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啊,要是现在你求着我,主动把房子借给我住的话,我可以就当之前啥事都没有,你可想好了啊。”

  沈云芳看了看她,问了一句,“你没病吧?”她不会以为整个首都就她家方城建考上大学了吧,不会认为以后就他家方城建能当上领导干部吧。先不说方城建有没有那个能力,就他的人品,也能看出来他将来就算是真的当上了领导,也不会有多大发展。沈云秀现在是觉得她妻凭夫贵,谁都应该巴结她。

  “你啥意思?你说谁有病呢?”沈云秀瞪大了眼睛掐起了腰。

  “你没病做什么春秋大梦。”沈云芳冷冷的看着她,决定还是给她来招狠的,让她以后都不敢来骚扰自己了。“沈云秀我正式的警告你,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报复你以前对我和我家孩子的仇都是我看在大爷的面子上,不过大爷的面子已经让你用钱买断了,所以现在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不要在挑起我对你的怒火,否则我做出什么事情来就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了。”

  “哈,真是好笑,你跟我记仇?你凭什么啊,我没找你算账都是便宜你了知道不?”沈云秀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错,就算是有错那也是别人招惹她的。

  “哼,我看你这一条腿断了还不长记性啊,那这回换另一条腿好了。”沈云芳说着还不带表情的看向了沈云秀的右腿。上次李红军弄断的是她的左腿。

  沈云秀听了她的话眨了眨眼,消化了一小会这才听明白,“哦,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干的,我说嘛,我明明走的好好的,怎么会平白无故就卡倒了呢?你、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公安局告你去?”

  沈云芳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沈云秀突然觉得自己的左腿又开始疼了起来。

  “你去啊,你去告啊,我到是要看看,就凭你空口白话的说,有没有人能治我的罪。”根本不可能,因为根本不是她干的,就是公安局相信了她开始调查也查不出什么来。“你信不信,我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断了一次腿,那我就一样能让你继续断腿下去,一次接一次,我可以让你后半辈子都在炕上度过。”沈云芳冷冷的威胁。

  “你、你敢?”沈云秀心里其实都怕死了,眼睛不自觉的往周围撒么,想看看有没有路过的人,嘴上却强撑着不服软。

  “不信你就试试。”沈云芳冷冷的说道:“下次我要是在看到你在我面前晃悠,那你就准备在床上在躺三个月吧,滚!”最后一个字是喊出来的。

  沈云秀被吓得一哆嗦,然后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撒腿就跑,恐怕后面沈云芳追过来。

  “哈哈哈哈”后面响起来沈云芳和两个孩子的笑声。

  “宝贝看到了吗,妈妈这就叫以德服人,咱不能遇到事情就动手,那是不理智的,咱们要先用脑子,能吓唬走的那咱们用言语攻击,要是吓唬不走的,咱们再用武力驱赶,知道了吗?”沈云芳还不忘教育孩子,不过就这么教育,这孩子想不长歪都难啊,她比李红军还不靠谱。

  “知道了。”胖胖很是受教。

  两天后,沈云芳在班级里又收到了戴志飞的书信。

  这次戴志飞做的更加的高调,不是偷偷摸摸的送信了,而是趁着下课期间教室里很多人的时候,派了一个同学来给沈云芳送信。

  沈云芳皱着眉头,看也没看对方手里的信,直接对传信的人说道:“不好意思,我跟他不熟,所以我想我们还没有必要书信来往,你还是把信还给他吧。还有,请你帮我转告一声,请戴志飞同学以后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这样让我很是困扰,如果下次他还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让我爱人来学校和他好好谈谈了。”自己是有主的家庭妇女,想要惦记她,也得问问她家李红军让不让啊。

  传信的人不知所措,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又拿着信跑了。

  班级里的人或明或暗的都看着这边呢,看到沈云芳没有接戴志飞的信,都松了口气,又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要知道李红军可是来过他们班级听英语课的,就那几次课时间,全班同学对这个军官已经有了很深的印象,对于沈云芳这个军嫂不自觉的就采取保护的心态,就像现在戴志飞那个兔崽子要惦记沈云芳,班里有一百多只眼睛看着呢,肯定不能让沈云芳被糊弄住。

  班长看这边没事了,捅咕捅咕旁边的一个女生,让她过去看看,这种事他一个大男人过去打听好像不太好。

  那个女生接收到班长大人的示意后,挺了挺腰,脸上堆满了亲切的笑容,就凑到了沈云芳的旁边。

  “沈云芳,你和戴志飞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会给你写信呢?”这个也是同学们都想知道的。

  农学系这几个班,虽然彼此都认识,也经常会一起上大课,但是基本上都是自己班同学和自己班同学一起坐,和别的班同学也就点头之交,有个更是只混了个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