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三十四章来炫耀(给笑笑66的加更)
  农大开学之前,沈云芳就把孩子们送到了托儿所去,因为上次的打仗事件,现在在托儿所里,胖胖俨然就是一霸。当然除了有超人的武力值之外,胖胖个人魅力也是无限的,不长时间就把那些惧怕他的小孩子又吸引到了身边,所以这兄妹俩现在在托儿所里混的是如鱼得水。

  沈云芳也还不错,把孩子送去上学之后,她也该开学了。

  这学期专业课内容加重,同学们学习起来都是废寝忘食,在这些专业课的压力下,沈云芳的英语小课堂暂时退出了历史舞台,她终于不用在隔三差五的黑灯瞎火的往学校跑了。

  当然也不全是顺心的事。

  这学期开学之后,五班的那个戴志飞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居然又缠上了她。原来还只是从在她面前晃,这学期她居然收到了戴志飞写给她的一封信,信里面是一首莎士比亚的诗。

  沈云芳也就看了开头几句,就受不了的把信团成了纸团,扔到了垃圾桶里。原谅她这人俗气吧,她实在是看不上这种无病呻吟的酸人。

  再说她家李红军哪哪都比那个戴志飞强上百倍万倍的,她吃饱了撑的才会跟这种娘娘腔搞暧昧。

  不过她觉得这种事要是大张旗鼓的去拒绝肯定得把事情闹大了,所以她直接就自己把信处理了,希望戴志飞能是个有眼力见的,明白她的意思,以后不要在来烦她了。

  这天沈云芳放学后,就去接胖胖和满满回家。

  到了托儿所就被通知周六下午五点,托儿所要开家长会,要求各个家长要是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都要参加。

  “老师说是什么事了吗?”沈云芳边骑自行车边问孩子们。

  “老师没有说,但是我知道是什么事情。”胖胖在后座上喊道。

  “哦,你这么能耐啊,那你说说你们老师要开家长会是什么事情啊,是不是你在班级里又调皮捣蛋了,所以要找妈妈谈话啊。”沈云芳逗孩子。

  “才不是,我在班级里可乖了,我还帮老师组织纪律呢,好多小朋友不听老师的,就听我的。”胖胖说道自己在班级里的地位,小胸脯不自觉的就挺了起来。

  “嗯,哥哥可乖了,满满也乖。”满满在前面帮腔,小脑袋还随着说话狠狠的点了点。

  满满到现在已经满两周岁了,说话已经利索了,不过好像天生的舌头有点长,咬字还不是那么清楚,不过就这么乱儿乱儿的说话,有种很q的那种感觉。

  沈云芳为了孩子的这个毛病还特意带她去大医院看了看,人家专家说了,这个毛病不用治疗,不是什么大事,有的孩子小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现象,随着孩子长大,说话也会越来越清楚。有了医生的诊断,她这才放下心来。在看看自己家满满,全身上下长得都圆圆润润的,在配上她口齿不清的说话语调,整个人都可爱的不行了。

  “呵呵,是吗,我们满满也是乖孩子啊,那是谁天天和妈妈吵着要多睡一会儿不起床的?”沈云芳说的是自己家的小懒猪。

  “嗯嗯,满满困。”满满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的小脸,她就是睡不够吗。

  “哈哈,你就是咱们家的小懒猪。”沈云芳笑话她。

  “妈妈,你和妹妹又跑题了,刚刚不是还问我开家长会的事情吗?”胖胖坐在后面很是无奈,这一个两个的都让他这么操心。

  “对,快,你赶紧说到底是什么事啊?”沈云芳也想起来了。

  胖胖晃荡着小腿说道:“老师是要说我们升班的事情,我偷偷听老师说的呦!”

  沈云芳心里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个事。

  想想也对,自己家胖胖三岁半了,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上幼儿园了吧。沈云芳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怎么区分的。不过在后世,太小的孩子那种会上托儿所,孩子一担长大到三岁多,就要上幼儿园。托儿所里只管看好孩子,平时带着孩子做游戏什么的,不学什么有用的东西,幼儿园就比托儿所高级一个层次,有的好的幼儿园就会开始教孩子学些简单的生字或者是加减运算什么的。

  “哦,原来是这样,这可是好事啊,这就说明胖胖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

  胖胖小朋友听妈妈这么说,骄傲的坐直了身子,一副小孔雀的样子。小孩子都喜欢大人夸他是大孩子了。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往家走,沈云芳老远就看到楼梯口那边好像有个人在那站着,走进了一看,她就皱起来眉头。

  “你来干什么?”沈云芳声音里带着厌恶。

  “呵呵,你别那么紧张,我今天可不是管你来要钱的。”沈云秀看到要找的人回来了,身子一横就把车子堵住。

  “那可是太好了。”沈云芳不愿意理她,“你有事就快说,没事就别在我眼前晃悠。”烦你知道不。

  “哼,你以为我稀的看到你啊。”沈云芳总有本事几句话就把她惹生气。

  “不稀罕更好,让开,好狗不挡道。”沈云芳冷冷的说道。

  “你,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沈云秀想发火,不过想到今天来的目的,于是强把火气压了下去,然后得意洋洋的说道:“今天我来可是好意。我家方城建考上大学了,首都名牌大学,这周想请几个亲朋好友吃顿饭高兴高兴。这不是我想到要不是你死都不借我们房子住,我家城建还不能这么发了狠的复习读书,弄不好还考不上大学呢。你看看这天下的事啊真是没场说去,谁成想最后是这个结果呢。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想请你这个恩人去吃顿饭。当然你要是没空,我也不勉强。”她说道最后摊了摊手,表示不强求。

  其实这饭局早在方城建拿到通知书之后就请过了,她今天来就是来跟沈云芳炫耀来了。你不是瞧不起我吗,你不是不借给我房子吗,现在我男人考上大学了,以后就是你扒着要借我房子住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当然,她也是料准了沈云芳的性格,肯定这顿饭她不会去吃,所以才这么嚣张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