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三十三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给笑笑66的加更)
  在盖家屯住到了八月末,眼瞅着要到开学的时候了,沈云芳这才收拾行囊,准备带着孩子回首都去。

  “你啊以后放假了就回来,自己在那边有啥意思。寒假是不是一月份放假,等那时候我把房子给你烧好了,你就回来住就行。”大栓媳妇过来给云芳送东西,都是去年她晒的菜干。

  “你别给我拿那么多东西了,我拿不动了。”沈云芳看她又拎来了一个大包,赶紧的表示够了,真的够了。她自己在这就划拉了不少东西,这些还都不能放到空间里,都得自己拿着走,这又拿来这老些,让她咋拿啊。

  “哎呀,都是菜干,轻着呢,我给你找地方安排。”东西都拿来了,咋能在拿回去,大栓媳妇动手直接把一大包的菜干往行李里塞。

  说道菜干,沈云芳到是想起来一件事,“嫂子,你说怪不怪,我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我二大娘和二姑居然没来找我麻烦?”她回来住都要一个月了,二大娘和沈二姑可是一次都没出现过,这件事透着奇怪啊。

  “哈哈,我是看你心情好就没说那些糟心事。”大栓媳妇一副其实我都知道,就是没跟你说的表情。

  “咋的了?”沈云芳凑到跟前问道。

  “是你大堂姐的事,听说啊,就是听说,你大堂姐在外面和男人乱来,让你大堂姐夫给发现了。”大栓媳妇神神秘秘的说道。

  “啥?”沈云芳一脸的吃惊状,没想到沈云凤这么有胆量,这个时候还敢搞出轨,这是不想好了啊。

  “你也没想到吧,咱村里人都没想到。不过估计是真事,你二大娘这些天天天去你大堂姐家,也不知道是去求情啊,还是去作去了。反正现在天天能看到她一大早的就夹包走了,晚上在抹黑回来。”

  沈云芳琢磨了琢磨,这情况咋听着像二大娘有外遇了呢。这也就是她想想,可是不敢说出来的。

  “就没有比较准确的留言吗?”沈云芳觉得以现在这种情况,留言应该已经满天飞了。

  “有啊,怎么没有呢,就是准不准的没人知道了。不过我寻思,过两天应该就知道咋回事了,你不用着急,等有消息了,我给你写信。”大栓媳妇把这事揽了过来。

  “嗯,行,我还真挺好奇的。”沈云芳点头同意,“那我二姑那是咋回事,咋这么消停了呢。”

  “呵呵,你二姑啊现在给你二姑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天天老实上工,下工就老实回家做饭,我们都说,你二姑夫终于有了点男人样了。”大栓媳妇想到这个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咋回事?来,快跟我说说。”沈云芳八卦之心又起。

  “我也是听说啊,听说前两年你二姑不是因为冤枉你那事挨批斗了吗,赵家的人就挺恨她的,总说是因为她才把赵家给害成了坏分子的。你二姑夫开始还没说什么,后来喝了点酒,你二姑还不收敛,他就上手把你二姑给揍了。揍着揍着就把你二姑给揍服了,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了。现在伺候老人孩子,在家干活,啥啥都干,可是不一样了。”大栓媳妇说道。

  沈云芳抿嘴没说话,这是被家暴了啊,能把那么能个的老娘们打服,那肯定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行的,这二姑夫在背后这是下了大力气了。

  她现在也不知道要恨沈二姑了还是要可怜她了,长期被家暴,作为女人她是可怜沈二姑的,但是想想她的那个性格,还真的就得有个这样的人来治她。

  哎,总归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折腾了两天,沈云芳终于带着孩子平安回到了首都家中。

  进了家门,和孩子一起撸起袖子又开始打扫卫生。

  家里一个月没人住了,别的到是还好,就是家具表面落了一层灰。像这些小孩子也能干的活,沈云飞一般都会让孩子们跟她一起干,总得锻炼锻炼孩子,让他们体会一下妈妈的辛苦啊。

  两个孩子很高兴,一人拿着一块小抹布,嘿咻嘿咻的干着,不喊苦不喊累。

  三个人正边说笑边干活呢,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沈云芳还以为是马立国两口子呢,结果打开门一看却是对门的孙姨。

  “小沈啊,你回来了啊?这些天上哪去了,有好几个人来找你都找不到你呢?”孙姨看门开了,赶忙的把脑袋探进屋里到处撒么。

  沈云芳就烦她这样,看着就小家子气,于是就侧了侧身子,把她的视线挡的严严实实了。

  “孙姨啊,前几天我带着孩子回了趟老家。有人来找我啊,说了是谁了没有啊?”沈云芳笑着问道。

  “那倒没有,就来敲门,听我说你不在家就走了。”其实孙姨说的有些夸张,这期间就有一个人来找她过,她到是问人家是谁了,结果人家没理她。

  “那没事,要是找我有事就还会来的。”沈云芳说道。只要不是穿着军装的人来找她,别人都无所谓。

  “小沈啊,你老家是哪里的啊,这个时候正是下蔬菜的时候吧,你这次回去没带点回来啊。”孙姨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她拿没拿点好东西回来。

  要知道在城里一根青菜也得花钱买,那还买不到新鲜的呢,所以这个时候回老家就招人惦记了。

  “没带回来啥,家里蔬菜是下来了,但是我这大老远的,整孩子都忙不过来呢,根本带不了那些。孙姨,我刚回来,家里皮儿片儿的呢,我就不跟你唠了,我先收拾收拾屋子,以后咱有空再唠啊。”沈云芳说着就把门给关上了。

  孙姨看着面前关上的门,嘴里嘟嘟囔囔的骂了几句,这才回自己家了。

  沈云芳在门里听到关门声轻舒口气,还好没非要进屋,要不还不知道得花多上时间才能把人打发走呢。

  “孩子们,咱们继续干活吧。”

  三个人把家里收拾好之后,就手牵手去了马立国家,主要目的是去把自己家踏雪接回家,次要目的就是去蹭晚饭的。

  踏雪在沈云芳娘仨进了楼道的时候就有所警觉,一下子就窜到门口开始狂吠,把家里的马立国两口子吓了一跳,这踏雪在家里住了一个月了,也没有这样事儿的啊,这是咋地了?

  马立国还没安抚好踏雪呢,敲门声就响起,等马立国开了门之后,就明白了,踏雪刚刚那不是发疯,而是兴奋。这是早早的就听到了沈云芳娘仨的脚步声了。

  马立国两口子看沈云芳娘仨顺利回归都非常的高兴,只有马超凡有些神情落寞,因为云芳阿姨回来了,就意味着踏雪就要走了,他好不容易有了个玩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