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二十七章准备回婆家(给Anitaqing的加更)
  沈云芳安心的在老家住了下来,没事干她就琢磨自己家后院的东西,蔬菜粮食就不用说了,既然自己回来,那这些东西她就不客气的收入囊中,不过她的图谋可不只是这些,她看上了自己院子里那两头大肥猪。

  大栓两口子也知道沈云芳的性子,被她盯上了准没好,所以也不挣扎了,沈云芳回来没两天呢,就在沈云芳家院子里把两头长到一百多斤的肥猪给杀了。

  当然最后所有的肉都归沈云芳所有,她找的理由就是要去县里和城里看看李红军的战友和一些朋友,比如说江蕙等等,当然她也不能白拿大栓两口子辛苦半年养的大肥猪,推让了一番之后,她按照一斤一块五毛钱的价格将两头大肥猪买下,大栓一个劲的喊贵了贵了,县里现在高价的猪肉也就在一块二三左右。

  沈云芳有钱,和自己人也就不在乎那块八毛的了,所以还是按照一斤一块五付的钱。

  大栓两口子开始的时候说啥都不要,可是他们经不住云芳的那张嘴啊,最后还是把钱收下了,不过为了补偿沈云芳,回家就给她扛来了一百斤大米,让她可劲的吃,她在老家这些天的粮食他们两口子都包了。

  杀完之后,她就用麻袋把猪肉一包,借了大栓家的自行车,托着就去了县里。

  她真的去看了江蕙,也拿去了猪肉,只是猪肉缩水了很多,她给江蕙拎去了五斤。五斤肉其实已经不少了,那是拿太多太扎眼,所以剩下的她都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

  这样上午一趟下午一趟,就把一头猪给倒腾没了,两天功夫就把后院的那两头猪给消灭了。

  这些沈云芳也不是很满足,光吃猪肉不是会吃腻的吗,还是应该搭配着吃才营养啊,所以大栓两口子被她折腾的,又可哪撒么牛肉和驴肉给她。

  沈云芳买肉从来不小气,只要是遇到了或者是听说哪有卖的,直接去半头半头的买,要不是大栓适时的给她打打掩护,她这行为可是够嚣张的了。

  转眼间,沈云芳就在老家住了半个多月了,沈大爷家也就在她刚来的时候拉她过去坐了坐,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

  沈云芳也不在意,这半个月过的她和孩子都很舒心。她除了去了县城几趟,剩下的时候她都是带着孩子要不在家里鼓动鼓动后院,要不就带着孩子去山上溜溜。哎,上了山她们娘三感叹起来,没带踏雪回来真是遗憾啊,要不自己家是不是还能有兔子肉吃啊。

  可是这个时候坐火车带条狗还真的不是容易的事,以后要想走哪家里成员都带着,就只能是自己买车了。

  带着孩子疯玩了半个多月之后,王大娘看不过去的问她:“你回老家这么长时间了,不去你婆婆家看看啊?”

  沈云芳有些犹豫了,要是按照她的本心肯定是不愿意去的,毕竟和那边也不算是太熟,而且和那边二老相处的也不是很愉快,自己这就这么巴巴的跑过去了,还不一定被人怎么埋汰呢。

  “你上次回来就没去你婆婆家,这次回来还不去不得让人说道啊。你别看咱们这那消息传的可不慢,弄不好你回来的事你婆家那边都已经知道了。我看你啊还是去看看,不就是扔点东西吗,咱就当少吃一口了,也别让人拿到话把,以后说道你。”王大娘劝着她。虽然云芳已经算是城里的人了,但是名声也是很重要的,要是因为这事传出什么不好的话头子,不值得啊。

  “我到是不怕人说道这些,不过去年我公公把腿伤了,李红军特意回来了一趟,结果因为他大姐家孩子的事,在家一天也没待就又走了。这次我回来了,按理说应该是去看看我公公才对,不过你也知道我婆婆的为人,我去了也不招待见,还不一定怎么埋汰我呢。”沈云芳也想起这事来了。

  “还有这事,那就赶紧的去一趟。你婆婆是你婆婆,你也不指着她待见你活着,管她干啥,你就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让别人没有挑嘴的就完了。再说去一趟你也省心了,李红军那也能交代过去。家里不是还有没吃完的猪肉吗,给你公公拎一条去,给他补补身子,也就差不多了。”王大娘直接就给安排上了。

  沈云芳又考虑了下才点头同意,她不光是想看看老公公去,还想去看看李红军的大姐。

  虽然李香莲和刘佳回去以后,也来了两三封信,不过里面都捡好的说,李红军看了心里有些惦记。既然自己都离得这么近了,那就替李红军去看看他大姐和侄女去吧。

  决定要去婆家一趟之后,沈云芳也不墨迹,第二天就收拾了东西,把孩子往王家一放,自己骑着自行车去了桃树村。

  因为是中午十一点多到的,村里这个时候正是下工回家吃饭的时候,走动的人正多,有人看到沈云芳骑车子进村里,都指指点点的嘀咕这是谁家的亲戚啊。

  看到沈云芳走到老李家停下之后还有好信的人凑过来问她,“哎,你找谁啊?”

  沈云芳知道自己嫁过来之后也没回过几次李家,所以这里的人很多都不认识她,于是解释道:“我是老李家的二儿媳妇,我回来看看老人。”

  这么一说,村民们才恍然大悟,也记起来李家的二儿子确实前几年娶媳妇了,还是个农村媳妇,不过这个女的看起来可不像是农村人啊。

  沈云芳和他们哈拉几句,就大大方方的推着自行车进了李家。

  外面的人看着她进院子了,还说呢,“这老李家不得了了,听说他小儿子大学毕业分到县政府当官去了,现在看他家的老二也混的不错啊。”

  “那可不,人家老二在部队都多少年了,听说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呢。你看看人家娶得媳妇,一看就是城里人。”

  “哎呀,你可拉倒吧,老二媳妇也是咱农村的好不好,你忘了老邱婆子总叨叨她儿媳妇怎么地怎么地了,就是她。”

  “对,我也听说这个二儿媳妇是盖家屯的,那地方还不如咱们这呢。”

  “那咋地,那是以前了,现在你看人家穿的,还有长得那样,澳门赌博网站: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样,要不说吗,投胎好没有嫁得好,这女人啊,要是找对人了,这辈子就行了。”

  “嗯,老李家这二儿子确实不错,不过啊,就是他这个娘差劲点,这小媳妇回家来,还没二小子跟着,不得受老邱婆子的气啊。”

  “得得得,这是人家的事,就是打死了,也不管你的事,赶紧的回家做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