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二十四章王大娘家的矛盾(给Anitaqing的加更)
  沈云芳在王家吃完中午饭,就把孩子留在王家和小娟一起玩,她自己拿着钥匙回了自己家去收拾收拾。

  打开院门以后,看到院子里的一切,沈云芳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两年没回来,已经是太久了。

  沈云芳感叹了一小下,就开始收拾了起来。

  先是进屋把立柜里的被褥拿出来晾到了院子里,现在正是盛夏,被子晾在外面一两个小时就能去了潮气。

  把被褥放好后,她就去后院看了看。

  满院子的瓜果蔬菜,看了就让人心情舒畅。

  不用想,这一院子的蔬菜肯定是大栓两口子种的。看着挂在枝头的柿子和黄瓜那么水灵,沈云芳忍不住走进去摘了一跟黄瓜,洗也没洗,用手撸了一下,把上面的刺弄掉,然后就那么咔哧咔哧生吃了起来。

  在后院转悠了一圈,家里的猪圈里还有两头猪,把黄瓜头扔进去给猪吃了之后,沈云芳就挽起袖子,拿着盆子在后院打了水,然后开始在屋里这抹抹那擦擦的。

  “云芳、云芳,你回来了?”

  一听就是大栓媳妇的声音,沈云芳脸上泛起笑容。

  “在这呢。”

  然后立马就看到大栓媳妇站在了面前。

  大栓媳妇拉着沈云芳看了一圈,然后啧啧了两声,“变漂亮了,嗯,还有点不一样,可是我说不上来。反正比以前好看多了,果然城里就是养人。”

  是气质不一样了,但是大栓媳妇说不上来这话。

  沈云芳乐开了花,被人夸漂亮了,这话就是听了八百遍也听不腻。

  “不是城里养人,我是自己天生丽质。”沈云芳臭美的说道。

  “你就臭美吧,原来还不这样,这去了城里,啥好的没学,到是学了身臭毛病。”大栓媳妇白了她一眼。“快,快跟我说说城里都是啥样,你来信说你考上大学了,现在在首都上学是吗?首都比咱们县大吗?人有咱们这人多吗?还有”

  “唉唉唉,嫂子,你一个个问行不,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先回答哪个啊。”沈云芳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你就捡你知道的说呗,啥都行。”大栓媳妇对于大城市对于首都也是一脸的向往。

  沈云芳看她那样,也就边干活边跟她说了些首都的风土人情。

  “我听你大娘回来说,你在首都买房子了是吗?”大栓媳妇有些迟疑的问道。

  沈云芳也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大娘把这事也说了。不过大栓媳妇问起,她也不打算隐瞒。

  “对啊,我是买房子了。我带着两个孩子也不能去住学校的宿舍,不买房子咋整。”说的她好像万般无奈的样子。

  国人自古对家就有一种执念,即使现在还吃不饱穿不暖呢,但是想有个自己的家、舒适的家、安心的家,是每一个想正经过日子人的愿望。

  不过这个时候买卖房子的人真心不多,不是活不下去的,很少有人会卖房子城里大多数人的房子都是公家的,没有买卖权,只有居住权。即使有人卖房子,也很少有人能买的起。所以这个时候的房地产可没有后市那么火热。

  “也是。”大栓媳妇想了想点了点头。

  沈云芳想起今天王大娘的态度,于是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转头仔细看她的时候,突然发现,大栓媳妇的脸色不是太好,神色间也有丝疲惫的神情。

  “哎,我问问你,你和你婆婆咋回事?”话到了嘴头,她转了个弯,觉得还是大栓媳妇和王大娘的事重要一些。

  “没咋回事啊?”大栓媳妇眼神有些闪烁。

  沈云芳听她这么说也没在深问下去,说都有秘密不想跟人说的,她自己就有,所以理解。

  隔了好一会儿,大栓媳妇才悠悠的说道:“云芳,你说做人咋这么难,做好儿媳妇更难。”

  沈云芳看她有了诉说的**,这才又问道:“到底咋回事?你说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作为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妖精,遇到自己的事情可能会懵,但是劝别人还是一套套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关于我娘家的事。”大栓媳妇叹了口气,然后娓娓道来。

  原来去年大栓媳妇的老娘得了一场大病,治病花了不少钱,大栓媳妇娘家兄弟几个也都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对于老娘可观的医药费承担不起,所以就想让这些已经嫁出去的姐妹伸把手。

  大栓媳妇原本就对娘家这些年帮了他们家不少心里感恩,遇到这样的事情,当然就是有力就出力。回家和大栓以及老婆婆商量了一下后,就给娘家妈拿了不少钱。

  这件事大栓媳妇不知道老婆婆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婆婆面上和嘴里都没表现出来什么,澳门赌博网站:她也就安心了。

  结果她老娘好了后,她大哥家又有事了。今年她大哥有个机会可以办到城里去上班,这可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当然这样的好机会也不是白得来的,需要给人家好处费的。但是去年因为老娘有病,家里都已经被搜刮一遍了,实在是拿不出这笔钱来了。

  娘家人不甘心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所以又厚着脸皮找几个姊妹借钱。不过这钱也说好了是借的,他们会打欠条,以后肯定会还。

  大栓媳妇觉得这是正事,要是大哥真的能去城里上班,那别说大哥这辈子有出路了,就是整个娘家也能在他的带动下生活的更好。所以她觉得这钱必须借,当时也没想太多,回家和大栓说了一声,就把钱借给了大哥办工作去了。原本她没以为这是什么大事,后来当闲话就跟王大娘说了这事,没想到王大娘这回却炸毛了。

  她对儿媳妇到没有开骂,只是把大栓叫到跟前一顿的臭骂,这里面的意思大栓媳妇怎么可能不明白,心里委屈啊,脸上就带出来了。

  于是婆媳两个就开始了藏于暗处的战争。

  “云芳,你说,我做错了吗?我借我大哥钱也不是让他吃喝嫖赌的,他是去办工作,是正事,她怎么就不理解呢。不说别的,以后要是我大哥在城里站住脚了,小娟和小虎以后弄不好也能借上光不是。再说,我也不是白给别人钱,我大哥都给我打欠条了。”大栓媳妇也是当妈的,还是个疼孩子的妈,所以她怎么可能不考虑自己家两个孩子呢。对于把钱借给大哥,她觉得从哪看都没有错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