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二十二章回老家避暑
  沈云芳放任自己颓废了三天,第四天她就又打起精神,认真的过起自己的小日子来了。

  今年是大二,已经开始学专业课了,这几天因为李红军要上战场的事,她已经请了好几天的假了,试验田里,她种的金银花已经好几天没管了,也不知道这些生命力顽强的野花野草的能不能进了试验田之后就娇气了。

  从三月份开学以后,农大课堂上就发生了一点变化,由大一的纯理论往实践理论相结合的道路上靠拢了一些。

  学校给每个农学系的学生分了一块试验田,位置是在首都郊区,在实践中出真知吗,校领导也打算让他们这些农学系的学生在田里出真知。

  老师们并没有要求这些学生必须重什么,只说到秋天要看他们的出产。

  于是农学系同学们都大显身手,试验田里种的五花八门。

  沈云芳学期初的时候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扦插种植金银花。

  原因有几个,第一,她以后想发展养殖种植业,金银花就是她想要种植的一种经济作物,不过她从来没有种植过,没有经验,所以想借着这次机会,实验一下,也是为自己今后的农业发展积累经验。

  第二、就是她没有时间,天天自己轱辘两个孩子,脚打后脑勺了,哪有时间天天去试验田里蹲着啊,所以她选择金银花也是因为它好种植,不用太管理。

  第三、金银花属于多年生灌木植物,而且扦插成活率非常高,她今年扦插成活之后,未来三年她都不用再来种地了。

  同学们对于她选择种植金银花都不是很看好。因为大家都没有看到它的经济价值,现在还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时期,种粮食和蔬菜才是主流。

  沈云芳在李红军上了战场之后,就更没有精神去伺候什么田地了,所以之后她基本上一周就去两次试验田,周四一次,然后周末带着孩子去一回,给金银花浇浇水施施肥,就当带着孩子玩了。

  为了能及时听到战场上的休息,沈云芳抽空去商场买了一个收音机,只要是在家,她就把收音机开着,不过能听到关于中越战争的事情还是少。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家。”在某个周末胖胖小朋友终于想起来,爸爸好像好几个周末都没有回家了,于是好奇的问着妈妈。

  “要爸爸,满满要爸爸。”满满一听哥哥提起爸爸,也开始吵着要爸爸了。

  “来宝贝,妈妈跟你们说啊,爸爸去打坏人了,所以可能有一段时间都不能回家来看咱们。”沈云芳并没有隐瞒,而是把中越战争比较白话的说给了孩子听。当然在她的故事里,李红军那可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是为了保护妈妈,保护两个宝贝才去的。

  胖胖听的眼睛亮晶晶的,回头就冲回自己的屋里,拿出了一把爸爸给他买的塑料枪,对着门口就突突突的打起了子弹。

  满满还不懂玩这些,就知道要跟在哥哥屁股后面瞎玩。

  沈云芳看着玩闹的兄妹俩,眼眶就红了。李红军那个混蛋,要是不滚回来,他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可爱的孩子了。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放暑假的时间。

  沈云芳为了换个心情,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避暑。

  她们娘几个,轻手利脚的,也没有人要惦记,说走就走。

  不过试验田那还是需要找个人帮忙不时的过去浇浇水的,于是她找到了担任假期浇水员的班长,班长惧与英语老师的威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沈云芳把家里的钥匙丢给了马立国两口子,就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了。

  一路颠簸就不说了,第三天早上,沈云芳带着两个孩子终于站到了阔别已久的盖家屯屯口。

  “哎呀,这不是沈老三家的闺女吗,不是嫁到城里了吗,咋的这个时候回来了呢?”

  “是云芳啊,你可是好几年都没回来了吧。”

  “哎,这是你的孩子啊,可真俊,大的有三四岁了吧。”

  “可不是,我记得当时云芳走的时候,这孩子还是抱着呢,转眼间孩子都这么大了。”

  沈云芳回来的是时候,正好很多人都在外面,所以看到她带着孩子回来,都凑过来说两句。

  沈云芳一律都是微笑以对,和大家简单的说了一下这些年的近况,当然都是挑能说的说。

  “啥,云芳回来了。”沈大娘正在家里,就有人来给她报信来了。

  “可不是,带着孩子到了村头,正和人说着话呢。”

  沈大娘蹭蹭几下就下了炕,穿上鞋就往外面跑。

  “云芳啊,澳门赌博网站:云芳,你回来了啊。”

  隔老远她就开始喊。她已经顾不得在侄女这里有没有脸了,她现在最最关心的就是自己亲闺女在首都那边的情况,而现在侄女从首都回来了,正好能跟她说说情况。

  沈云芳听出是大娘的声音,心想,这估计是大娘感情最真实的一次呼唤吧。不过对于大娘这脸皮的厚度也是服了,当初在首都的时候可以说是闹得不欢而散,她去送站的时候,大娘更是把头一扭,一句话都不跟她说,没有想到,隔了几个月,大娘为了闺女就可以把这些当做没发生,这也是人才啊。

  “哎,大娘,我回来了。胖胖、满满快喊人。”沈云芳低头让自己家孩子叫人。

  胖胖还记得这个非要给自己赛糖的姥姥,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

  满满跟着哥哥,哥哥叫她也叫。

  沈大娘忙哎了一声,然后就抓住沈云芳不放了。

  “各位、各位,云芳刚回来,肯定累了,咱现在就不唠了啊,等有空大家到家里来唠吧。”沈大娘跟围着的乡亲说了几句,就带着人往家里走。“云芳啊,这一路上累了吧,咱家里坐去。”

  沈云芳知道她的目的,这也是早晚的事,她回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所以也没有反抗,拉着自己家俩孩子就跟着走了。

  到了家里,沈大娘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云芳啊,你秀姐现在怎么样了,腿好了没有啊?”自从云秀来说腿摔断了方家不给拿钱治之后,她就一直的惦记,要不是老头子说来回的火车票太贵,有那钱还不如都给孩子邮过去,让孩子治病更好,她早就去首都看闺女去了。

  不过这几个月她也是抓心挠肝的惦记,你说云秀这死孩子也是,之后也不说给家里在写封信,你说你是治好了还是怎么地到是给个信啊。

  “大娘,我之后也没见过沈云秀,不过听说她恢复的还不错。”去医院敲断骨头重接的事她还是不要说的好。沈大娘这么大岁数了,这些事对她来说太刺激了。

  “啥,你没去看看我家云秀,你没接到你大爷的信吗?你咋不去看看呢?”沈大娘一脸惊讶。

  “我接到了,不过我和方家不熟,去了怕不方便,不过沈云秀两口子的事在那片是个人基本上都知道,所以我不用去看,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