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这是谁,澳门赌博网站:缺了八辈子德了
  “爹,你咋在院子里呢,这么冷的天,你的腿能受的了吗?”李香荷刚进院子就看到了在院子里蹲着抽烟的李老头。

  “香莲来了,爹没事,腿早就好了。”李老头看到大闺女来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过看她就一个人进院子的,往后面张望起来,“咋就你一个人来了,建军和孩子们呢?”每年他们都是一大家子来的。

  李香莲不太自然的笑了笑,说道:“家里今天有点事,到不出空来,就我一个人来的。”

  李老头愣了一下,然后也不自然的笑了笑,打着哈哈,“哦,原来有事啊,没事,咱们住的这么近,不用讲究那些,啥时候来都一样。”

  “嗯。”李香莲低低的嗯了一声。

  “快进屋吧,你娘惦记你一早上了。”李老头让孩子赶紧进屋。

  李香莲可不相信老爹说的话,不过也听话的往屋里走。

  进屋就看着三个吵得面红耳赤的三个女人。

  “你还知道回来,这都几点了,我还以为你死在了刘家,回不来了呢。”邱淑萍被儿媳妇和小闺女拱的满身的火,看到大闺女这个罪魁祸首来了,想都不想就开始撒起气来。

  李香莲抿了抿嘴,没有回嘴,直接把手里拎的两个纸包往炕上一放,“爹,我家里还有事,今天就不在家里吃饭了,这是我拿过来孝敬您的,今年家里光景不太好,您别嫌弃啊,等以后我有空了再来看您。”李香莲说完,在场的几个人她看都没看,转身就走了。

  屋里的几个人都沉默了。

  “什么破玩意,拿这点东西来,当老娘我稀罕啊,你有能耐以后都别登我家的大门。”邱淑萍把两个纸包往地上一扔,纸包破了,里面的槽子糕轱辘轱辘的滚得到处都是。

  李香莲走到了院门口,听到身后老娘的话顿了一顿,然后毅然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家以后她不回了,她没有这样的娘家,她只有二弟。

  李香莲心里发狠,脸上却已经是泪流满面。

  原本还能劝自己老娘不借她钱确实是手里没有钱,她也不能逼着老娘卖血吧,可是听说了老娘给小弟买了辆自行车之后,这些自欺欺人的想法就再也没有了立足之地。

  今天早上建军跟她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他以后都不再是李家的女婿了,以后就是穷死也不在登李家的大门。

  李香莲也想跟自己家男人一样,以后再也不登娘家的门,可是她还有老爹呢,她再怎么样,老爹她还是惦记的,所以今天她才自己过来。不像以前一样,只要家里有的,她都想给娘家带去点,她被老娘伤的寒了心,所以她只带了两包供销社买来的糕点,去家里看一眼。

  抹干了脸上的眼泪,李香莲挤出一个笑容来,她得回家,多干点活,外面还欠了好多的债呢,争取早点还上,还有二弟那里也要还。

  初二过去之后,李红军又去了学校。

  家里就剩下了沈云芳带着孩子。

  想了想,在家也没什么是,她就带着孩子准备去四合院那边。

  卖房子那会儿去收购站她可是没少淘破烂回来。弄回来之后就一直放到西厢房也没收拾过,主要是没有时间。现在正好没事,就想带着孩子去看看。

  想到就做,给两个孩子穿好棉衣,戴好帽子手套,然后就一手一个领着下楼取自行车去了。

  等三人骑着自行车到了四合院之后,沈云芳被面前看到的情景差点没气个倒仰。

  这回门口没有人拦路了,但是自己家房子的围墙上不知道被谁抹上了很多的屎,真是缺了八辈子德的。

  天气冷,墙上还有墙根上黄黑色物体被冻得结结实实,到是没有散发出太大的臭味,但是这也足够膈应人的了。

  沈云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云秀,这肯定是她干的。

  自己在首都没有得罪过任何人,除了沈云秀。

  看着大门上的不明物体,沈云芳这推门的手是怎么也下不去。

  最后还是一跺脚调转车头去马家了。

  这事她不打算声张,即使报警了,抓不到现行,有怀疑的对象也没用。不过她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这都赶上在她头上拉屎了,她要是还能忍那可真是熊到家了。

  到了马家,马家三口人都在,沈云芳就把这事跟他们两口子说了。

  他们一个是警察一个有门路,这事交给他们肯定过不了多久就能确定是谁做的。

  两口子听了也跟着生气,穆华珍更是跳脚的骂那王八犊子,不干人事的家伙。

  不过冷静了之后,她就恢复了民警同志的敏锐,让沈云芳在家看孩子,她带着马立国就出去踩点去了。

  直到下午才回来。

  “我问了周围的邻居,你家围墙上大粪是大年三十那天晚上被人泼的,三十那天白天还没人看到呢,初一早上就有人发现了,不过具体是谁做的,没人知道。”穆华珍说道。

  “我已经找人给你处理了,还好现在是冬天,要不还真是麻烦。”马立国搓着冻红了的手。

  “我猜应该是沈云秀干的。我来首都半年了,没有和任何人结怨,除了沈云秀。而且我大爷是年前走的,这事立马就出现了,这时间也太巧了。”沈云芳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穆华珍两口子都点了点头,这个猜想很靠谱。

  “你打算怎么办,报案吗?这个我可以帮你。”不过就算是把人抓到也关不了多长时间。

  “还真的嫂子帮我,帮我查查到底是谁干的。不过我不报案,我想孩子等李红军回家之后我们在商量商量吧。”

  沈云芳当然也知道就是报案抓到人也就是教育教育,顶多拘留几天,对于有些人根本无关痛痒,她想好好想个办法,好好治治沈云秀,让她以后看到自己就怕,最好从此以后都不敢来招惹自己了。

  “这个没问题,姐就是干这个的,不出三天肯定给你弄明白。”

  果然,穆华珍找同事帮忙,在沈云秀家和四合院那里蹲了三天点,终于在第三天晚上发现方城建和沈云秀两口子一起,神神秘秘的拎着一个桶去了四合院那里,然后再一次把沈云芳家围墙泼的到处是粪水。

  第二天早上。

  “穆姐,果然是你说的那对夫妻俩,我们昨天亲眼看到那对夫妻半夜出门给人家泼粪的,穆姐你说咋办吧,要不要把人抓起来?”小公安凑到穆华珍的跟前说道。

  “看清了?”穆华珍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又动手了。

  “看的很清楚,我们是一路从那个姓方的家里跟出来的。”另一个小公安肯定的说道。

  “好,这事你们就不用管了。”穆华珍说完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就从兜里掏出两个信封来,“给一人一个,这是辛苦费啊,大冷天的,给姐干活不能让你们白干。”

  “哎,穆姐,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咱是什么关系啊,就这么点事,哪值当你这样。”小公安连信封都没看就往回推。

  “哎哎,人多啊,别推来推去的,让人看到不好。”穆华珍把信封又踹到他们兜里,“这也不是我给的,你姐我还没这么有钱,是我一个姐们,就是那个四合院的主人给你们的辛苦费,都拿着啊,以后有事了穆姐在找你们。”

  两个小公安这次到是没有推拒了,“穆姐有事你就吱声,你姐们就是我们的姐们,放心,有事肯定给你办妥妥的。

  “行,辛苦了啊,这事你们就当不知道就行。”穆华珍又交代了一遍。

  等穆华珍走了之后,两个小公安这才打开信封,倒抽了一口气。嚯,好大的手笔啊,每个信封里装了十张大团结,还有一百块钱的侨汇卷。